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探访希腊财政部 财长月薪5000欧元

探访希腊财政部 财长月薪5000欧元

  • 作者:郝倩
  • 来源:新浪财经
  • 发布日期:2010-06-09
  • 浏览数:401

 

 

这幢不起眼的大楼,一个狭小的门洞里,就是希腊财政部,紧挨着希腊邮政的营业厅

 

      与康斯坦汀的会面约了整整1个礼拜,他是希腊财政部的官员,为了让我有与财长,或者是其他的专业官员有一个会面的机会,康斯坦汀也算是尽了力,给所有可以给中国记者以专访机会的部级官员发了邮件。

 

  “最后依然是没有人能够安排出时间,可能最近一段时间大家都太忙了,你也知道,部长要去马德里做宣讲,而整个团队都在为这次宣讲做前期的沟通。除此之外,其他人还要为送交国会的草案做更新的工作。”周二,他在电话里万分遗憾地说。不过,他说他倒是有空可以让我和其他的官员聊聊,只是不要透露他的身份,或是直接引用他的话。

 

  “这是一个敏感的时刻,但是我们可以说说最近的情况,就当是背景介绍吧。”他说:“要知道,从计划实施改革开始,财政部共提出了20个新的法案,并递交国会讨论和审批。虽然许多国家部委都在为希腊社会的改革作出努力,但是毋庸置疑在此间财政部是十分积极的一个。因为财政部就如同引擎,可以点燃其他的经济社会改革。”康斯坦汀对新浪财经说。

 

  而他们的财长本身,是欧洲议会的议员,却还不是这一届的希腊国会议员。

 

  步行街旁的财政部

 

  最终的采访敲定在周三(6月8日)下午4:30,财政部办公室。他很仔细的对我介绍办公室的详细地址,“就在宪法广场的对面,Nikis路上,我们在6楼。”

 

  挂了电话后,我心里仍有些狐疑。两次造访雅典,我早已将宪法广场周边逛了个遍,像国家财政部这样重要的办公场所,肯定有国旗或是其他的标记,或者是森严戒备,总之应该很容易发现。但是我却从来没有留意到财政部的办公楼,这实在有些蹊跷。

 

  从宪法广场地铁站出来,我沿着地图的标示寻找Nikis7号。新雅典的市中心是一个正南正北的布局,也就是说从宪法广场往西走,就可以进入希腊最大的Ermou步行街,而Nikis恰好是走进Ermou必经的第一条马路。

 

  而事实上,我从这里经过了超过10次。Nikis路5到7号是一条很窄的马路,一头连接着Ermou,一头则是希腊邮政一个近百平米的营业厅,每日人声鼎沸,混合着所有寄送快递的当地人,以及风光明信片的游客。我的朋友曾经试图在5到7号门口停他的私家车,可是车刚一熄火就有保安模样的人立刻前来制止,以保证这一片的道路畅通。

 

  这真是个奇怪的地方,我还曾经非常奇怪:一个邮局居然还对门口的停车位这么斤斤计较。要知道,希腊除了步行街之外,很多街道都鳞次栉比地停放着私家车,有的地方有人盯着收费,而大多数的地方根本无人管理。

 

  事实证明,邮局旁边一幢十分不起眼的8层楼就是希腊财政部。没有围墙,没有名牌。与其他办公楼唯一的区别,就是门口的接待处有两名保安,还有个类似机场的安检门禁。仅此而已。

 

  我隔着堆着一堆当天金融时报和华尔街日报的接待台,有些迟疑地问保安:“请问这是财政部么?”

 

  “是。”其中一个回答我。他问了我约了谁,以及约访的时间。几通电话之后,我获准上了6楼。

 

  康斯坦汀正靠在6楼入口处等我。他的办公室和希腊财长的办公室隔着一个天井。

 

  “你看,那里就是财长每天办公的地方,但是他今天不在。”隔着两层玻璃,可以依稀看到一个很简单的办公室,一名保安疲劳的坐在楼梯上。在这幢没有名牌的楼上,每层楼大约有至少2名保安,而建筑风格和国内县级市的政府没什么区别,方方正正,简单装修,甚至在这个炎热的夏季,连冷气也没开。好在天井有些穿堂风,让人好过一些。

 

  “可以拍照么?你们的办公楼真的很简朴,包括你们的财长办公室——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提出请求。

 

  康斯坦汀表现出有些为难,他询问了相关人士之后,很抱歉的说:“这违反了我们的规定,可能在财政部里你不能拍摄任何照片。”

 

  不论如何,能够进入希腊财政部一探究竟,也算是一个很不错的机会,何况还有人可以介绍更为详细的情况。

 

  财长月薪5000欧元

 

  进入财政部其中一个办公室,已经有一个官员在等着给我介绍情况,他穿着清凉的T恤坐在房间里。这个办公室正朝着吵杂的Ermou步行街,正是炎热的午后,屋里就靠开着窗户通风,他们用的是联想的电脑,办公室里还摆放着一台大约21寸的老式彩电,以播放最新的新闻。

 

  “你们的设备还真是陈旧。”我不得不感叹说。

 

  “是。”这名官员说:“其实有很多的新闻报道都出现了偏差,不否认我们的确有很多问题,但是我们也没有拿很高的薪水或是养老金,特别是参照欧洲普遍的水平来说。”

 

  话题从一开始介绍欧元区援助计划的“官样文章”转为探讨他们财政部官员眼中的社会问题,眼前的两名官员很平和,却也适时地纠正我因为看了之前新闻报道而形成的固有成见。

 

  “有官员拿8000欧元么?那简直难以想象。知道我们财长的工资多少?月薪5000欧元。

 

  而一般的初级官员月薪几乎维持在1200欧元左右。当然,财政部的官员是可以拿到其他的补贴的,如果工作了25到30年,月薪可能会在1800欧元到2000欧元左右,然后根据其地位,以及家庭状况还可能获得大约同等水平的补贴,也不会超过4000欧元。”一位官员对新浪财经介绍说。

 

  “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获得一个永久的职位。虽然根据签约时间的长短仍有更为详细的合约类型,但是大体来说,公务员可分为终身的,以及短期合约的。所以,不是所有的公务员都能享受终身福利。而且,今年所有退休的‘终身公务员’岗位都被取消,没人取代。而明年,可能形势会好一些,就是其中有1/5的职位会有新人进入。”该官员说。

 

  他认为改革虽然令民众痛苦,但是长期来说对希腊社会依然好处多多。因为去年有1.5万名官员拿了养老金退休回家,却同时新增了3万名公务员,这些人都被聘用于高校、国防、医院以及警察等各公共服务部门。

 

  “这的确是个问题所在,人数在增长了,工资也在增长。这只能造成公共服务部门越来越肢端肥大。”他半开玩笑地说。

 

  养老金为工资75%

 

  “所谓的养老金,也就是一种‘保险’。现在有三种保险,分别是针对公共服务部门;农民以及自营企业主。而养老金的计算也工序复杂,需要和工资水平、存款以及工作时间和年限通通挂钩,经过一个复杂的运算体系即可得出最终的结果。无论如何,现在的养老金平均水平大约为工资的75%。需要强调的是,希腊普通工资,尤其是公务员的工资也就是月薪1400欧元。对比欧洲其他国家,这实在不是什么很高的数字。”该官员说。

 

  但是在整个公务员系统中,可笑的是国家根本无从得知他们到底给多少名公务员发工资,这些公务员具体隶属于哪些部门,又是哪些人。这种体系上的巨大漏洞和希腊财政预算上存在的漏洞如出一辙。在最新的改革中,这也是方向之一。

 

  “也就是说,现在公务员都要进行网上备案,首先从社会保险体系开始。公务员必须要从下个月起,3个月之内完成网上注册,包括个人资料和工作情况等等。注册之后可以获得一个认定号码,并凭借这个认定号码来领取社会保险。假设不注册,他们将在3个月之后失去领取社会保险的任何机会。”该官员对新浪财经介绍说。

 

  他认为,凭借这一备案体系(Unique payment of authority),起码政府本身终于可以知道有多少人在领政府的俸禄,而他们的具体情况又是如何。而在6月份以前,所有的工资体系都是一笔糊涂账,财政不短支出,却不知道钱都发给谁了。

 

  除了目前已经开始实施,和公共部门改革直接挂钩的保险制度改革之外,还有一个改革与希腊财政部直接挂钩,即银行界的改革,目标有两个:让银行有能力利用借贷支持企业发展;改善监管。

 

  “最近利息高企,似乎没有多少企业主可以负担得起10%到13%的商业借贷?”我说。

 

  官员摇了摇头:“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技术性的话题,很多人说是银行没钱借贷;或者是企业家因为借不到钱所以不投资。其实这都不完全正确。关键在于,现在就连可投资的项目都屈指可数。”

 

  “而这个问题就是金融危机的反应,英国不也是这样么?”他反问说。

 

  加大私有化力度

 

  “最新的产业振兴计划就是关于私有化了,其实这也刚刚获准,现在还停留在大纲的阶段,仍有诸多的细节需要逐步落实。”这名官员介绍说。他说他相信新一轮的私有化计划出台之后,一定会有海外投资人予以关注,虽然现在还没有一家伸出橄榄枝。

 

  所谓希腊本月刚刚推行的私有化计划,广泛涉及到从铁路和公路交通,机场,港口码头以及公共房地产项目等诸多内容。这也是为了能够撬动私人投资来重塑希腊经济。具体的方式包括吸引战略投资者,上市。从未有过的一种尝试便是创建私人控股公司,并使其最终在雅典证券交易所上市。

 

  私有化的举措可以让政府有最少少于34%的股权,到控股51%,或者更多。

 

  “我们计划重组或是关掉一些亏损的铁路路线,把OSE,也就是国家铁路的运营商49%的股权售出;还有希腊邮政(Hellenic Post, ELTA),我们计划将39%的国有股权出售;此外还有一些水务公司也有股权出售计划。更多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也将引入已实施的公私合作关系(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私人投资者可投资建造一些船运公司或是高速公路,建成后也可以以收费的形式收回投资。”他说。

 

  “至于赌城(Casinos),以后将全盘私有化。”他补充说。

 

  “你们中国公司不是已经投资了码头了么?根据我们的了解,中远集团上次已经和政府又进行了多轮沟通,事实上他们的兴趣已经不仅仅在于码头了。”

 

  “为什么不把岛也卖了?或者长期租赁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啊?”我询问道。

 

  “这怎么可能?可能我们现在很困难,但是我们还不至于很绝望。”这名官员立即反驳道。“事实上,直到现在,我们想了很多主意,做了很多尝试,但是从来没有,从未想过要动我们那些海岛的主意。不要说卖,租也别想。”他说。或许有一天,如果希腊过不了这次债务危机的坎了,也许会有针对海岛的政策出台,“但是绝对不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