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为全球经济敲了一记警钟

希腊为全球经济敲了一记警钟

  • 来源:新华社
  • 发布日期:2010-05-14
  • 浏览数:270

 

     自2009年12月以来,希腊债务危机引起外界广泛关注。同时,欧元区内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国也面临财政赤字攀升的问题。用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话说,希腊等国的债务危机使欧元处在诞生以来“最困难时期”。

  为了阻止希腊债务危机蔓延,欧盟10日达成一项总额7500亿欧元的救助计划,启动了次贷危机以来以债易债的“救市”模式,通过发行更多的债务来治理此次危机。虽然求助计划的作用尚不明朗,但可以肯定的是:由于债务负担仍在,问题并未解决。

  此次危机会不会引发主权债务危机的多米诺骨牌?欧元区乃至全球经济又将受到哪些影响?这是人们共同关注的问题。


  希腊危机缘何产生?

  欧洲债务危机的原因,既在于欧元区成员国债务严重超标,也缘于国际投机者趁机炒作;既有欧元货币体制存在缺陷的原因,也与欧洲经济长期以来的结构性弊端有关。

  首先,欧元区数个成员国的债务严重超标,这是导致欧元区债务问题的直接原因。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各成员国赤字水平不能超过本国国内生产总值的3%。但目前欧盟27个成员国中,有20个已经因赤字超标而受到警告。欧元区16国更是普遍超标,平均赤字水平超过6%,由此损害了欧元信用。导致各国赤字超标的原因之一是金融危机导致各国经济增长放缓、救市政策开支巨大,但同时也因为欧盟控制成员国赤字不力、部分成员国多年来财政纪律松弛。

  其次,国际炒家趁机炒作,也加剧了欧元区债务问题。当前市场上高声唱空欧元的并非那些恐慌的“散户”,而正是一些大型金融机构。它们可以先大举卖空希腊国债和欧元,然后煽动炒作希腊债务危机的严重程度,“四两拨千斤”地影响债市和汇市,从而从中获利。欧元区自身缺陷以及救援速度迟缓也让投机者们有机可乘。

  再次,欧元区各国经济结构长期以来存在的一些弊端是引发欧元区债务问题的深层次原因。希腊、爱尔兰、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五国的偿债能力之所以受到质疑,也是由于经济结构问题迟迟没有得到解决。例如,爱尔兰的主要问题是房地产泡沫破灭影响政府税收,民众背负沉重房贷几无消费能力;希腊政府多年来财政预算超支,公务员队伍庞大,偷税逃税严重,薪酬机制僵化,产业竞争力下降。

  最后,除了欧元区各国内部原因,欧元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则是滋生此次债务问题的土壤。希腊占欧元区经济总量虽不太大,但希腊债务问题却得以撼动欧元汇率,根本原因还是欧元区存在体制性缺陷。


  救助成效如何?欧元区何去何从?

  欧元的诞生曾被认为是欧盟一体化进程的重要标志。1999年1月1日,欧元正式启动时,曾被欧洲媒体称为“自罗马帝国解体以后欧洲1500年来最重要货币改革”,许多分析把欧元看成欧洲将能与美国平起平坐的最重要砝码。但是,当全球经济开始复苏之机,希腊危机对欧元这一全球第二大货币构成了严重威胁。

  希腊新政府09年10月开始遭遇危机,随即爆出欧洲央行间接注资希腊政府的消息,这再次引发了人们对欧元的质疑。希腊人向欧洲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寻求帮助,但是时间拖得太久,以致救市成本越积越高。最后,7500亿欧元的救助计划对希腊政府削减开支和增税的要求,甚至引发了希腊国内的示威游行。 可见,救助可能对希腊并没有太大作用。希腊国债几乎全是外债,若债务违约重组,国外投资者必须承担25%-50%的损失,这样可以减轻债务负担,代价是若干年不能进入国际资本市场。而救助资金5%的利率尽管低于市场利率,仍远高于希腊经济预期增长率。因此,即使希腊有效缩减政府赤字,增加投资和出口,沉重的利息负担也将使其经济难见曙光。不过,希腊若违约,后果也很严重:风险会扩散,西班牙、爱尔兰等国国债会大跌,欧美银行将遭受重挫;欧元会受到严重冲击。

  俄罗斯《新消息报》以“欧洲还将面临8年危机”为题的文章称,目前整个欧洲正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为了避免欧元区崩溃和减少债务,欧盟国家不得不大幅削减预算,但不但没能解决问题,反而引发社会的强烈不满和动荡。目前欧洲复苏的速度比世界其他地区都慢得多,就目前形势看,欧洲国家要复苏的话,至少要8年甚至更长时间。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的一篇文章称,到2040年,欧洲将从现在占全球经济总量的21%掉到5%,这将在一代人内发生。究其原因,除了欧洲人口老龄化问题外,实际上是“欧洲的文化挫败了欧洲自己”。澳大利亚《商业旁观者》称,对于世界来说,如今正在沉睡的是欧洲。

  在今年的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有“末日博士”之称的纽约大学教授罗比尼曾预测,“欧元区可能在本质上走向分歧,核心国家很强,而边缘国家较弱,一两年后我们可能看到欧洲货币联盟分裂,这个风险愈来愈高。”


  债务负担高峰将出现

  此次债务危机,欧盟将希腊的主权债务挪到欧盟范围内,暂时避免了希腊“破产”。如今越来越多的主权债务问题就像一把利剑,高悬在全球经济的头上。债务危机的多米诺骨牌已经波及希腊,下一个可能是爱尔兰、西班牙、葡萄牙,或者英国……

  统计数据显示,全球政府负债已突破35万亿美元,占全球经济总量六成左右。不少发达国家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超过了10%,明显高于3%的国际警戒线。美国国债正在超过其经济总量,英国外债规模已达到其经济总量的4倍左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特别顾问朱民认为,今年美国外债占GDP的比重将达116%,即便按照最好的预期变化,如果今年美国经济增长3%以上,后果也会很严重。

  美国财政部12日公布,美4月份预算赤字达826.9亿美元,为上年同期的将近4倍,且为历来4月份最高。日本财务省10日发表的数据亦显示,该国2009财年的国家债务达到882.93万亿日元(约合9.49万亿美元),同样刷新历史高点。尽管欧元区数个成员国高额的赤字近来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但日本庞大的债务余额及美国不断膨胀的预算赤字都显示这两个国家的财政状况逐渐走向低谷,甚至堪比欧元区情况最糟糕的几个国家。欧元区的债信危机已经不是地区性问题,已经日渐发展成全球问题,债务危机演变成为全球性灾难的风险并非不存在。

  澳大利亚财长韦恩·斯旺认为,“希腊敲了一记警钟,全球经济仍存在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