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放纵生活”害苦希腊政府 借贷酿债务危机

“放纵生活”害苦希腊政府 借贷酿债务危机

  • 来源:人民网
  • 发布日期:2010-05-07
  • 浏览数:483

 

 
  5月6日,在希腊首都雅典,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在议会发表讲话。当日,希腊议会经过激烈辩论,通过了帕潘德里欧政府提出的新紧缩措施,以换取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100亿欧元的救助款。希腊政府需要实施严厉的紧缩政策,包括大幅削减公务员工资、增加税收以及在未来3年内削减财政预算300亿欧元,以便在2014年将财政赤字控制在国内生产总值的3%以内。新华社发



  “希腊闻名世界的将不再是历史古迹,而是财政废墟。”这是英国《每日电讯报》对希腊做出的点评。 在这场把整个欧洲卷入麻烦的希腊债务危机中,希腊人被抨击为“世界上最挥霍的人”,却要整个欧元区为其错误埋单———经济学家认为,危机的罪魁祸首是希腊政府持续借贷超出自身收入能力的资金,以供养该国民众的高福利。一家美国媒体讽刺说, 希腊像一个亿万富翁那样消费,可事实上他们连百万富翁都算不上,拿着士兵的工资,却过国王的生活。当帕潘德里欧以一国总理之身,跑遍西半球,屈尊乞求别国给予援助时,当希腊这个曾经的人类文明发源地,被斥为“放纵的发源地”时,不能不说这是一个令人悲哀的古国之殇。眼下的希腊人在哀叹“神话终结”,幸福不再;而该国政府却可能面对刚开始的梦魇———还债的压力,社会的动荡在未来几年内将如魅影般随行。



  欧洲挞伐“希腊生活方式”



  说起希腊债务危机,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希腊的一个哲理故事———海滩上,富翁看见渔夫躺着晒太阳,责备道:“大好时光,你怎么不去打鱼?”渔夫问:“打那么多鱼干什么?”富翁答:“卖钱啊!”渔夫又问:“卖那么多钱干什么?”富翁答:“有了钱,就可以像我一样,过上自由、快乐的生活,悠闲地在海滩散步啊!”渔夫笑了:“我现在不正在享受这样的快乐么?”如今说起这个典故,恐怕人们不会再叹服于希腊人的思辨能力,而是要恼怒其贪图享受的生活方式了。这个靠旅游和农业支撑的国家,仿佛从不指望能有多么富有,只要能从银行借贷出足够的钱来满足人们的生活就可以了。放纵的借贷让希腊负债的雪球越滚越大。



  在此次希腊援助计划中负担比例最大的欧元区国家德国,该国《图片报》3日公布了一项有关“破产希腊必须退出欧元区吗”的民调,结果,89%的民众选择,“是的。希腊应该为自己的不负责负责”。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希腊政府去年的财政赤字达到GDP的13%,远超欧元区3%的上限;其债务达到GDP的113%,远超60%的上限。英国《金融时报》称希腊人是“世界上最挥霍的人”,该国净存储率仅为GDP的-7%,国债的70%由外国人持有,“这完全是一个国家放荡不羁的应有后果”。



  20年前前往希腊生活的伦敦人克里斯托弗 汉佛莱斯4月29日在英国《每日邮报》上撰文,讲述了他在这个“灾难国家”看到的一幕幕。克里斯托弗在雅典一个小乐团当大提琴手,虽然收入不比以往,但足够其外出吃饭,租住不错的公寓,还能在爱琴海的岛屿上享受假期。但现在,“我骑摩托车出门前,必须想好线路,避开游行示威和催泪弹,当我穿过骚乱后的残骸时,听到直升机在头顶轰鸣。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希腊经济”。他写道,几十年来,希腊人一直沉浸在毫无节制、远超想象的过度消费和过度借贷之中。克里斯托弗的老朋友约翰在希腊国家管弦乐队工作,从政府那领薪水,还有一年的产假和一年休假,而且不管演奏有多糟糕,都不会被解雇;他的一位很富裕的律师朋友一直继承着父亲的养老金;他的公务员朋友中有人根本就懒得去单位,做着其他工作,却依然拿着国家发的薪水;而克里斯托弗的岳父,退休金比他的工资还高。对此,美国网站beforeitsnews4月30日讽刺希腊“像个亿万富翁那样消费,可事实上连百万富翁都算不上”,并称应该将希腊赶出欧元区,结束其不用付出劳动就过上疯狂生活的狂欢。



  危机背后的红包文化



  在希腊著名经济学家亚尼斯 斯图尔纳拉斯看来,希腊债务危机有着深刻的历史原因。从上世纪80年代老帕潘德里欧政府开始,基于政党和工会组织的压力,希腊政府就过量增加公共支出,过度提高工资和养老金等福利待遇,令财政不堪重负。公务员队伍过于庞大也是原因之一。据斯图尔纳拉斯估计,仅政府部门的公务员数量就占全国劳动人口的10%,如果算上公共部门的从业人员,比例会更高,这意味着财政的巨大负担。更为严重的是希腊的“全民逃税”现象。据斯图尔纳拉斯估计,希腊政府因此每年损失的税收至少相当于GDP的4%,接近100亿欧元。



  在希腊,很多人认为缴不缴税无所谓,因为政府并没有对此依法惩处。即使在希腊政府着手采取紧缩措施时,这个漏洞也没人在意。《每日邮报》称,根据希腊财政紧缩措施,如果拥有游泳池,就该缴纳一定的税款。但希腊人应对的方法却很简单,“希腊的官僚们只是坐在办公室用google earth察看,所以房主只需将游泳池盖起来就能蒙混过关”。



  “为什么税收工作那么差,政府还能大手大脚地花钱?很多希腊人说,答案只有两个词:"红包"和"政治献金"”。《华尔街日报》近日题为“希腊债务危机背后的贪腐文化”的文章这样写道。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一份即将发表的研究报告发现,贿赂、献金和其他公职腐败致使希腊政府每年损失200多亿欧元,相当于希腊GDP的8%。在世界银行和“透明国际”的反腐排名中,希腊在欧元区和欧盟内都垫底。“透明国际”3月的调查报告称,去年希腊有13.5%的家庭曾行贿,平均每个家庭行贿1355欧元。报告称,“希腊百姓拿出装有现金的信封来获得驾照、医生预约和建筑许可,或是降低他们的税负”。



  上台后想整治腐败的帕潘德里欧不久前以希腊腐败的医疗系统为例说,医院采购过程中的高额回扣,使希腊心脏支架手术的费用高达德国的5倍。他说“许多希腊人问自己:如果政客腐败,我为什么要缴税?我不知道我缴的税都跑哪儿去了”。而专门研究经济犯罪的希腊爱奥尼亚大学教授卡希尔斯称,在希腊,遵规守纪甚至会被当做耻辱,被称为傻瓜。



  “希腊神话”将从此破灭



  希腊旅游局的对外宣传口号是“生活在你的希腊神话中”。现在,这个神话即将破灭。希腊政府2日宣布将采取削减工资、养老金,增加税收等紧缩措施来换取国际援助,悲观情绪迅速笼罩这个国家。毕竟,谁愿意改变维持了几十年的生活习惯呢?希腊一家电视台的评论员悲哀地说:“从今天开始,希腊将不再是我们所熟知的希腊。”55岁的赫里斯托斯 亚历克索普洛斯对《每日电讯报》表示:“对大多数希腊人来说,好日子到头了。”



  愤怒的情绪也开始积聚。2日的政策公布后,希腊公职协会ADEDY立即发表声明称:“我们的协会已经变成蓄势待发的火山。”该协会呼吁所有公务员参加5日的全国大罢工。实际上从3日开始,地方政府工作人员以及教授已经相继开始了罢工。很多人认为,政府不敢大力改革人浮于事的政府机构,无法解决官僚主义和裙带关系,反而让普通百姓节衣缩食。希腊最大工会GSEE抨击说,这是希腊现代史上最不公平、最为苛刻的措施,将使希腊经济陷入严重的休克。《金融时报》也有分析担心,在经济滑坡期间用削减预算来平息债权人的不满情绪,会导致大规模失业,引发社会的激进反应。



  债务危机对老百姓生活的影响早已显现。雅典市中心一家杂货店的店主帕巴迪斯对记者说,这几个月来生意很差,过去当地人买烟总会买上三四盒,现在只肯买一盒。在银行排队取钱的一位退休老人说,大部分希腊人每月只有不到700欧元退休金,并不像德国媒体所说的3000欧元,“如果政府再削减退休金,真是没法过了”。在雅典做服装批发的华商也有同样感受,到他们那里批发服装的希腊商人提货都比以往少很多,原因是缺少流动现金,同时也不愿造成积压。



  但奇怪的是,记者漫步雅典街头时,在任何一个希腊人可以享乐的场所,依然感觉和往日的情形无异。遍布大街小巷的咖啡馆里,悠闲的人并没见少;1日上万民众集会抗议紧缩政策时,雅典的海边也有不少人在享受蓝天、海水与日光;上周末,雅典著名的酒吧依然人流如织,开着游艇到附近小岛度假的有钱人也很多。记者在克里特岛采访时,下午工作时间的哈里亚城餐馆里,坐满了享受美味的人群。“危机在哪里呢?”50多岁的希腊资深媒体人弗迪阿蒂斯自嘲说,债务问题在希腊可是老问题了,“我们是和债务危机一起长大的”。


  希腊危机暴露欧洲软肋



  德国《图片报》近日赴希腊采访的记者也发现了希腊人的享乐天性一点没变———一位正在泡吧的希腊人对该报记者开玩笑说:“嘘,别告诉默克尔,我们还在享受呢。”



  德国人已经对希腊人愤怒很久了。节俭的德国选民无法忍受政府花钱去拯救那些挥霍无度的伙伴。3月初,《图片报》写给帕潘德里欧一封公开信,建议希腊人学习德意志的工作方式和职业素质。信中说,在德国,人们一直工作到67岁才退休;公务员没有14个月工资;德国整天都在努力工作。此后,两名德国政客在《图片报》上撰文,让希腊卖岛屿还债。3月底,德国4位大学教授以“希腊不走,德国走”为题向《金融时报》投书,要求希腊退出欧元区,并威胁如果德国援助希腊的方式违反了当初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中的“不援助”规定,将毫不犹豫地向宪法法院提起诉讼。德国《焦点》周刊2月的一期杂志封面甚至刊登了一幅图片,让断臂维纳斯长出手臂而且伸出中指,题目是“欧洲大家庭的骗子”。愤怒的希腊议长专门写了抗议信提醒说,希腊是德国武器制造主要用户,每年需要花费高额军费购买武器,用于欧洲边界的防卫。雅典市长也向默克尔发表声明,说德国在二战期间在希腊欠下了血债,屠杀了两个村庄,并欠希腊的战争赔偿。德国ARD电视台新闻主播汤姆 巴赫鲁则愤怒地回应:“难道这就是欧洲工程的一切?或者让德国付账,或者拿我们的过去说事。”



  希腊与德国的口水战,将这场债务危机上升到了政治层面。英国《金融时报》副总编菲利普 斯蒂芬斯4月29日撰文称,欧洲在国家利益之争中解体,希腊债务危机让人对欧洲的团结心生怀疑,希腊的恣意挥霍与德国人的优越感产生了碰撞,但更深层次的真相是,整个货币联盟赖以生存的政治信任和共同扶持机制轰然倒塌,一系列事件凸显了欧元区领导层的无能。



  更多媒体对欧元区的未来不抱希望,担心除了希腊,还有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爱尔兰将把欧洲带向深渊。今年初,欧洲有好事之徒将此五国的英文首字母连在一起,称为“笨猪五国”。《每日电讯报》2日称,虽然希腊经济只占欧元区GDP总量的3%,但同时陷入困境的“笨猪五国”加起来占到欧元区GDP的1/3,比德国还大。英国投资公司皮莫科的首席执行官艾尔 瑞安对记者说,希腊已经成为欧洲经济失败的一个典型,该国的经济就如同雅典卫城神庙一样,破败不堪。但更令人担忧的是,希腊危机从根本上反映出欧洲以借贷为主的国家经济政策和高福利政策遭遇重创,这种危机将很快延伸到私人资本,并在未来几年内如鬼魅般缠绕整个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