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华尔街日报:希腊债务危机的代价

华尔街日报:希腊债务危机的代价

  • 来源:新浪财经
  • 发布日期:2010-04-30
  • 浏览数:328

 

   导读:《华尔街日报》4月30日发表评论文章,针对已处悬崖边缘的希腊能否最终赢得欧盟的援助以及欧盟援助希腊需要付出的代价进行了讨论,以下为文章摘译。

 

  前几天,我们在一篇文章中将希腊描述为欧洲版本的贝尔斯登(Bear Stearns),本周过后,我们需要重新考虑一下这一比喻。现在看来,希腊似乎与花旗集团(Citigroup)拥有更高的相似性。

 

  2008年至2009年间,美国财政部不得不三次增加花旗集团援助规模,其中包括为其价值3000亿美元的资产损失提供担保,大规模的援助使美国政府最终拥有花旗大部分股份。

 

  现在,欧盟对希腊的援助正以相同的方式逐步扩大。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来估计,希腊将在未来三年内需要1000亿至1200亿欧元的援助,即最高可能需要约1580亿美元。这一数额几乎是希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一半。所以,如果针对希腊的援助计划获得通过,希腊最终可能也会为欧盟所有。

 

  同时,本周三,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下调了西班牙的主权信用评级,而西班牙曾被视为是为希腊提供援助的国家之一。所以,为了避免希腊债权人蒙受巨大损失,欧盟政治家将会进一步向其它负债国家的资产负债表施压。如果欧洲当前极其缓慢的经济复苏能够随着时间的推移获得足够动力使各国赤字在GDP中所占比例下降,那么对希腊近乎赌博方式的援助或许能够获得偿还。当前希腊、西班牙和葡萄牙财政赤字在GDP中所占比例分别为13.6%、10.4%和8.7%。

 

  另一方面,标准普尔在下调西班牙评级的同时也降低了对西班牙经济增长预期。近期一些数据显示,随着全球经济缓慢回升,欧洲也正逐步退出这场经济衰退。IMF预测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均将能实现超过4%的增长,欧元区将分别会为全球经济增长贡献1和1.5个百分点。那么,债权人将会产生疑问,更快速的经济增长与下一次评级下调,哪一个会更早到来?

 

  指导当前经济决策的新凯恩斯学派(neo-Keynesians)认为希腊只不过是遭遇了流动性问题,而欧盟刚可以通过为其提供现金来解决困境。欧洲的政治家以及他们的媒体也同样将当前的混乱局面归咎于在危机期间将其降级的评级机构。

 

  或许人们不愿接受的现实是希腊即将破产,它的政治经济模式已走到了穷途末路。它已经利用加入欧盟集团所获得的一次性信贷优惠存活了许多年,但它没有履行欧元《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义务。

 

  其它欧元集团成员国串通一气地允许了这一切的发生,所以现在是他们为此埋单的时候了。如果欧元集团的债务重组是不可避免的,那么现在接受这一痛苦并将其了结要比把它拖到未来的某一时期好得多。德国和法国银行一定会蒙受一定的损失,但在当前全球经济走向复苏的大背景下是可以承受的。如果这些银行选择退缩,相信欧洲纳税人宁愿将他们的钱花在重新注资银行上也不愿用来为希腊公民支付养老金。

 

  作为援助成本,欧盟就不得不以欧元区的可信赖性为代价。希腊危机恰巧是经济学家罗伯特-蒙代尔(Robert Mundell)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所预见的在《稳定与增长公约》没有得到执行情况下可能引发的危险。希腊危机的爆发也惊醒了一些幻想。或许单一货币联盟这次可以存活下来,但人们不必再陶醉于欧元短期内将会挑战美元世界储备货币身份的梦想了。在可预知的未来,欧元区将会被其主权债务困境深深牵制。

 

  欧盟经济与货币事务专员奥利-雷恩(Olli Rehn)公开表示援助活动将会将一项多年度方案强加给希腊,迫使其进行财政及结构性调整。事实上,雷恩只是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通过这种言论说服德国纳税人接受援助计划。但是,对他来说恐怕更困难的工作会在希腊国民意识到他们可以免于债务违约之后到来。此外,债权人也将会获悉他们可以继续投资高收益率的欧元区债券而无需担忧蒙受损失。

 

  至少,花旗集团在纳税人和美联储的帮助下重新恢复了盈利,美国财政部也开始出售其持有的花旗股份。但恐怕欧盟在希腊身上并不会获得同样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