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欧元真的会走向消亡吗?

欧元真的会走向消亡吗?

  • 来源:经济观察报
  • 发布日期:2010-04-03
  • 浏览数:434

 

 

     希腊债务危机已经发展为关系到欧元稳定的问题,令全球市场感到极大不安。欧盟委员会已经启动欧盟程序对希腊的财政支出进行严格监控,要求希腊政府在2012年之前让财政赤字重新回到可控范围之内,这是自欧元区成立以来,欧盟委员会第一次启动欧盟反过高财政赤字程序,要求一个成员国限期整改其财政状况。随着危机的不断升级,市场上出现了一片唱衰欧元之声,甚至断言欧元将在危机中走向消亡,形势真的如此严峻难以挽回了吗?

 

     似乎不是。

 

      悲观之声

 

     希腊债务危机所引起的连锁反应导致 “欧元陷入自诞生以来最严重困境,市场已有欧元将走向消亡”的悲观之声。

 

     希腊有可能是欧元区内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债务危机存在泛滥的危险。2009年葡萄牙、爱尔兰和西班牙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分别为9.3%、11.8%和11.4%,这些都是脆弱的“边缘国家”。此外,意大利、比利时等国的主权信用也受到广泛猜疑,赤字攀升、融资成本增高使这些欧元区国家债务违约风险进一步加大。

 

     欧元因此而承压,迄今为止欧元对美元汇率跌幅已超过11%,形势之所以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是有其主客观原因的:

 

     第一,希腊本身难辞其咎。作为欧盟中的贫穷落后国家,希腊当初是竭尽全力才登上了欧元区的列车,但近年来并没有大力改革其颇受诟病的财税体制和很好地控制赤字,这既有希腊政坛不稳的影响,也与社会因素及政府的懈怠有关。其一,欧洲国家向来以高福利著称,希腊也不例外,常年10%左右的失业率不仅限制了政府税收的增长,失业救济金对这个财力单薄的国家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其二,希腊的老龄化负担约占GDP的15.9%,是全欧洲最高的,养老金的支出压力越来越沉重,且管理上也存在大量浪费现象,这是造成财政困难的最根本原因。其三,与要求控制赤字规模背道而驰的是,近年希腊的社会工资水平处于高增长状态,其中庞大的公务员队伍是收入增加的最大受益者,导致政府本身开支巨大。其四,在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形势下出台的财政刺激措施,更进一步加剧了赤字的恶化状况。

 

     第二,欧盟的犹豫和应对迟缓。希腊债务危机的演变将欧盟推入了两难境地,一方面涉及惩罚问题,按照规定,对这种不知节制的任意行为应予惩罚,以儆效尤,但希腊已到了破产边缘。另一方面是救助问题。无论是从欧盟制度层面出发还是从各成员国民意来看,都不赞成为某些国家寅吃卯粮的不自律行为埋单,所以在危机爆出后,各方均持消极态度,只不断向希腊施压令其大幅度增收节支,影响了市场信心。

 

     第三,国际投机者的推波助澜。在欧元的一片唱衰声中,国际投机客们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出击大捞一笔,从市场角度看,投机炒作也是助推欧洲债务危机不断升级的重要原因。

 

     虽然从目前情况看,希腊政府最终破产的几率微乎其微,但投资者仍借机炒作,不断抬高其融资成本,意在进一步打压欧元,从中获取丰厚收益。此外,在许多汇市投机者眼中,即便欧洲领导人准备救助希腊,欧元汇率仍未见底,投机获利仍简便易行。

 

     欧盟协调

 

     德国前外长费舍尔指出,希腊危机本质上就是一场 “欧元危机”,显现出欧元缺乏统一政策支持的内在弱点。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范龙佩则表示,欧盟需要建立一个“经济政府”,以更紧密地协调并制定共同经济战略,促进经济与就业的增长。

 

     的确,欧元区作为货币联盟,其成员国只是让渡了各自的货币政策调控权,财政政策依然掌握在自己手中,一旦出现债务危机,欧洲央行无法调动各国财力进行调控。对比美国的情况则更使这种缺陷暴露无遗,欧元区与美国的经济总量和人口规模不相上下,而美国的财政赤字大约占GDP的10%,远高于欧元区6%的平均水平,但目前反是欧元区深陷债务危机,欧元对美元汇率持续下滑,原因就在于美国是由联邦政府统一负责税收和公共开支,以全国之财力为美国国债和美元信用做担保,美联储可以购买国债并向受困银行直接施予援手,而欧洲央行却不能,所以阿拉斯加或马萨诸塞州的赤字问题不会对美元产生影响,欧元区成员国的债务危机却对欧元造成了极大困扰。

 

     加强版的紧缩财政计划推出后,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即定于3月5日访问卢森堡和德国,7日会见法国总统萨科奇,9日则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华盛顿会面,这一系列穿梭外交的主旨均在探讨如何应对危机。事实上,目前的危机已把所有利益攸关方都捆绑在了同一辆战车上,不管愿意与否,各成员国必须团结一致,共同应对挑战,使问题在内部得以解决,这样才能保住欧元的信誉并恢复市场信心,当然,内部协商不是件简单容易的事。既然希腊已尽最大的努力在自救并公布了令各方满意的方案,下一步该要看欧盟及其成员国的行动。

 

     从欧洲一体化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中所显示出的应对危机和宏观调控能力来看,我们没有理由感到悲观,而如若援助计划得到落实,这将是欧元区成立11年来首次有成员国接受援助,对未来应对挑战不无借鉴意义。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危机的爆发及演变将带给欧盟不少经验教训,对其未来的一体化建设走向和加强内部协调问题不无影响和助益。

 

     黑暗过去是曙光

 

     危机二字的寓意是既有危险也存在机遇,因此从另一个角度看,欧元危机中也蕴含着完善欧元机制的机会,将能促使欧元区在货币联盟基础上创建统筹经济、财政、预算及税收的制度和机构,并实施更加严格的财政监管。法国经济、财政与就业部长拉加德就表示,通过共同面对希腊债务危机,欧元区国家间的协作将得到进一步发展,并由此促进欧洲各国的经济政策在今后逐步走向统一。

 

     从经济层面上来讲,欧元贬值也并非一无是处,在复苏依然乏力、多国财政不允许再加大刺激的形势下,有利于增强欧元区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促进出口的扩大,从而为经济增长提供助力,尤其是对法国、意大利等苦于前两年欧元坚挺影响出口的国家。当前,在希腊自救、欧盟援手、遏制投机三项措施齐头并进的共同作用下,相信能使市场逐步稳定下来,而未来更重要的是消除产生危机的隐患。虽然英美日的财政赤字状况都比欧盟严重,却没有遭遇类似的危机,这便是一种警醒,希腊的主权债务危机是欧洲区域一体化建设中的独特现象,但并不意味着没有解决之道。

 

     欧盟走到今天,历经多次坎坷和危机,却能一次次脱困,具备了非凡的化解危机能力,相信不会轻言崩溃和解体,凭借其丰富的应对经验,必将能使欧元继续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