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债务危机本质是高赤字下的主权信用危机

希腊债务危机本质是高赤字下的主权信用危机

  • 来源:中国信息报
  • 发布日期:2010-04-02
  • 浏览数:305

 

     国家统计研究人员在一份最新研究报告中指出,自去年10月份以来希腊债务危机的演变备受关注。希腊债务危机的爆发既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也是希腊政府长期执行扩张性公共财政政策的结果,同时也跟国际大型金融机构刻意掩盖债务有关。希腊债务危机造成希腊对外融资成本上升,社会矛盾趋于激化,使得世界主要股指下挫,各种利差回升,欧元贬值,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希腊债务危机很可能扩散到爱尔兰、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国家,放慢欧元区经济复苏的步伐,但希腊债务危机演变为全球危机的可能性不大。值得关注的是欧元区主权债务风险仍将上升,主权信用危机可能成为国际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的主要风险。

  研究报告首先分析了希腊债务危机的由来和进展。去年10月份,希腊政府宣布其2009年政府预算赤字和公共负债超出规定,导致世界主要
评级机构重新评估希腊的公共财政前景。主权信用评级下调后,希腊再融资成本上升。为此,希腊政府推出了旨在降低赤字和公共负债的一系列经济紧缩政策,包括削减公务员薪金、提高燃油税和增值税、征收特别税、冻结养老金以及削减公共投资项目等,计划增加收入和节约开支共48亿欧元,相当于希腊GDP的2%,占今年承诺赤字削减量的50%。按照希腊政府计划,今年希腊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将降至8.7%,比去年下降4个百分点。这些开源节流的措施得到了德国和欧盟的欢迎,加上今年1月15日希腊超额认购5年期国债,共筹得250亿欧元资金,令国际市场对希腊债务危机的紧张情绪有所舒缓。而本国公众却因为福利削减而反对经济紧缩计划。对于是否救助债台高筑的希腊,欧盟内部意见并不统一。虽然今年3月25日德国和法国就援助希腊达成协议,但德国强调只有在其他措施无法解决问题时才应该最后实施欧盟的救助计划。希腊债务危机能否顺利解决,将取决于实质性的外部救援措施是否能得到落实。目前,除希腊外,爱尔兰、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以上四国与希腊一起被称为PIIGS五国)的债务问题也较为突出,国际市场密切关注PIIGS国家的债务问题。

  研究报告接着分析了希腊债务危机的原因。希腊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负债超标的消息一出,国际评级机构立即下调希腊的主权债务评级。希腊债务危机既有金融危机导致大规模救市的原因,也是希腊不合理的经济结构和僵化的劳动力市场机制造成本国国际竞争力下降的结果,而国际大型金融机构帮助掩盖部分债务则埋下了危机的隐患。具体而言,希腊主权信用评级遭下调是希腊债务危机的直接原因。希腊政府过度扩张性的公共财政政策以及欧盟大规模救市措施是希腊债务危机的间接原因。不合理的经济结构和僵化的劳动力市场机制是希腊债务危机的深层次原因。

  研究报告还从直接影响、间接影响和潜在影响三个层次分析了希腊债务危机造成的影响。希腊债务危机带来的直接影响有:希腊对外融资成本上升,外债偿还前景雪上加霜;希腊政府被迫采取紧缩措施,放慢了经济复苏的步伐,同时使得社会矛盾趋于激化。希腊债务危机带来的间接影响有:一是股市下跌,股指波动扩大。希腊债务危机首先冲击希腊股市,随后波及世界主要股指。二是美国国债避险作用突显,美元对欧元大幅升值。希腊债务危机使国际资金出于避险需求增持风险相对较小的美国国债。同时欧元区经济增长缓慢加上希腊债务危机的影响,造成欧元在波动中持续贬值,美元兑欧元升值。三是金融市场利差一度回升。希腊债务危机导致希腊不得不推迟发行辛迪加
债券(指在国外发行以欧元为面值的、由一国或几国的金融机构组成承销商的债券)以进行测试市场,影响了希腊债券发行,同时还对整个欧洲大陆和国际金融市场产生影响。四是初级产品价格下降。希腊债务危机后,国际市场主要大宗商品价格有所下跌。希腊债务危机的潜在影响有:希腊债务危机可能扩散到爱尔兰、意大利、西班牙或葡萄牙和整个欧洲大陆;欧盟内部围绕是否救助希腊意见不一,势必危及欧元稳定。

  研究报告最后指出,希腊债务危机不会演变为全球危机,但一些国家主权债务风险仍将上升。希腊的债务危机本质上是高赤字下的主权信用危机。各个国家对希腊的风险敞口不是很大,希腊债务危机的溢出效应有限。同时欧洲在希腊的风险敞口较大,加上危机随时可能扩散到欧元区其他国家,欧盟必然最终救助希腊。据统计,截至去年10月份,整个欧元区
银行对希腊的债权为830亿美元,而美国和日本则分别仅为64亿美元和68亿美元。总体而言,这场危机主要集中在欧元区,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影响要大大小于次贷危机,因此希腊债务危机演变成全球危机的可能性不大。尽管希腊债务危机的影响有限,但未来两年欧元区负债水平还将上升,显示全球金融危机余波未平,再度发生主权债务风险的可能性较大。对于主权债务风险较大的国家而言,希腊债务危机扩散无异于雪上加霜,这些国家救市措施需提前退出,其经济复苏将大幅延后;对于欧元区而言,由于欧元区经济增长乏力,预计今后两年该地区经济仍将增长缓慢,欧元区救市措施的退出时间必将延后。主权信用危机可能成为国际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的主要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