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时评之:两姊妹的琴声

希腊时评之:两姊妹的琴声

  • 作者:杨少波
  • 来源:中希时报
  • 发布日期:2009-12-22
  • 浏览数:521

 

 

  在满世界扰扰攘攘寻求全球金融危机解决之道的时候,12月阳光明媚的第二个周日,在雅典大音乐厅,在世界儿童基金会项目支持的“孩子音乐会”舞台上,我们听到了一种特别的琴声。那是来自中国的两姊妹刘晓希(Σοφία Λιου)、刘晓雅(Ειρήνη Λιου)的琴声,是东方两姊妹对西方古典名曲的演绎。

 

  在世界金融危机谣言四起的今天,在有人预测着“希腊将会是第二个迪拜”的今天,听到这样的如丝如帛、若溪若泉的琴声,令人感慨良多。

 

  那是钢琴、小提琴和大提琴的三重奏,是贝多芬的曲子,从她们两姊妹的运弓揉弦、转折处理,都让人感受到了一种独异的东方韵味。琴声款款,缓如溪水,溪水中有丝绸,丝绸上有闪光,柔和的闪光,柔软的闪光。

 

  在2001年美国9-11发生的那一刻起,许多人都感到世界的整体走向发生了巨大的转向。世界如一条巨大的鲸鱼,在累积数百年的能量之后,在9-11纽约双子大楼被击中的那一刻为标志,开始了缓慢而有力的转弯。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老子《道德经》第九章的这段话,白话说来大概是这个意思:“一个人如果老是把持着世界的财富,让所有的财富都进入自己的钵盆,不如该歇手时便歇手;一件事物如果老是让它锋利坚挺,这件事物便不能长久存留。一个家庭如果总是想着要金玉满堂,谁也不能永远守得住,一个人如果富贵而又骄横,不知反思自己,就会自己招致灾祸。”

 

  2500年前的老子《道德经》里的这样一段话,似乎是对美国9-11事件的一个预言性的国际形势分析报告,似乎是对那高高耸立的纽约双子塔楼遇袭事件的解说词。仅就具体事实而言,如果双子大楼不是纽约最高的建筑,不是人们“揣而锐之”使之成为纽约楼群中最为锋利尖锐的建筑,如此惨烈的命运也许不会落到它们的身上。“揣而锐之”的坚强之“有”,却在顷刻之间化为超乎语言的巨大的“无”,在美国人乃至全世界人心中,至今仍然是塌陷的“心理黑洞”。

 

  如果说9-11前200年左右的世界是以美国理念为核心价值观的世界,是美国雄踞天下、战无不胜、“指哪儿打哪儿”的世界,那么9-11之后的世界,人们似乎应该侧耳听一听东方古国的声音,侧耳听一听老子那“上善若水”的流水的声音,听一听孔子那“仁者,爱人”那舒缓的古琴的声音。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夫唯不争,故无尤。”老子《道德经》第八章的这段话讲的是水:“天下最好的人如同水一样,水善于滋润万物而不和万物相争,水往低下的地方流,常呆在大家所不愿意去的地方,所以,水的特性很接近于完美的事物——天下的大道。……因为水不和世界万事万物争夺什么,所以它永远没有过错,不会招致怨恨。”

 

  这是典型的东方的智慧,是每一个中国人的灵魂图像,善如流水、宽如江海的浩瀚节奏,是每一个中国人血液流淌的节奏。中国人正是在这样一种如水的柔软、柔韧和坚强的力量中,走过了千百年的历史进程。每一个中国人心底都潜藏着一个自知、或不自知的老子、孔子,每一个在异国他乡白手起家创出一片天地的中国人,都是老子的嫡传子孙。

 

  中国人,就是这样水一样地活着,就是这样一种水的力量温润着任何一片陌生的土地,亲和着一个又一个酷如石铁的胸膛。顽石点头,金石为开,中国人用老子“上善若水”的智慧、用孔子“和而不同”的心胸,弥合着世界间的裂隙,滋润了他人,也长养了自己。

 

  在雅典大音乐厅我们听到的,就是这样一种缓如流水的姊妹琴声,这是水流轻轻的淙淙之声,是水过荇草的潺湲之态,在两姊妹的举手投足之间,我们感受到的就是这样溪水清流的形态,丝绸曼舞的节奏。这是东方的节奏、韵味,是中国人天生的节奏和韵味。

 

  中国的东方智慧,是“兼善天下”的智慧,是“成人之美”的君子智慧,是“和而不同、天下一家”的心胸,不是你死我活的好勇斗狠,不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不是一遇到问题就马上摸枪的西部牛仔反应。

 

  1896年12月10日,下午4:30分左右,阿尔弗雷德·诺贝尔辞别人世,作为传统,为了纪念诺贝尔的辞世一刻,国际上沿袭在同一时刻颁发诺贝尔奖项。2009年12月10日下午时分,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在挪威奥斯陆市政大厅举行。对于“意外”获此奖项,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表达了足够的忐忑不安和羞涩难当之后,提出了他对于世界的解决之道:“会有一些时候,国家——不论单独行动或共同行动——发现使用武力不仅必要,而且为道义所需。”

 

  根据诺贝尔的遗嘱,和平奖应该奖给那些“为促进民族团结友好、取消或裁减常备军队以及为和平会议的组织和宣传尽到最大努力或做出最大贡献的人”。奥巴马在获奖演说中提出了“公义之战”的概念,他在对战争进行了最大限度的定义、修辞、开脱、漂白之后,提出在战争“符合特定条件的情况下”、“在别无选择或自卫的情况下”、“在动用武力须合乎比例”和“平民应尽量避免受暴力伤害”的前提下,“公义之战”有时出师有理,亦合乎道义。

 

  我们无法苛责奥巴马的用兵逻辑,自幼的美式教育和233年的美国史,都让奥巴马总统拔剑四顾心茫然,他所能摸得到的身边武器也只有牛仔祖宗传下来的那枝枪。与小布什不同的是:奥巴马的枪,是羞涩的枪,是有着许多定义和修饰语的枪,是一大通愧疚、无奈、哀哀以告、不得已等等说辞之后才扣动扳机的那枝枪。

 

  “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中国古人从音乐中明察社会的交替兴亡,我们从今天的各国乐声中,似乎也能听到时代的心跳。

 

  如果世界能静心听一听老子水的声音,听一听孔子“韶乐”的和谐,听一听来自东方的两姊妹的如水琴声,也许世界的解决之道就不仅仅只有枪和炮的逻辑,铁与火的道路。

 

  中国,作为负责任的世界一员,将为世界贡献她柔软的智慧,水的智慧,善的智慧。同样相似的话语在雅典公民苏格拉底那里也曾说过:“美德就是智慧”。

 

  善的声音,是很轻微的声音,是需要仔细谛听的声音,但那是最为永恒的声音,力量最为强大的声音,是身殁而不殆的声音,是千百年历久弥新的声音,是世界的整体解决之道。世界在9-11之后的巨大转身,将是水的推动,水的柔善的力量的驱使。

 

  东方和西方在雅典相遇,在两姊妹的琴声中相遇,每一个中国人,都对世界的未来肩负有不可推卸的道义责任,因为你先天地听得懂老子那水的声音,懂得孔子那“恕”的宽厚声音,懂得“仁者,爱人”的意义,听得懂刘晓希、刘晓雅两姊妹的小提琴和大提琴一问一答的声音。

 

  苏格拉底说:“我不仅是雅典的公民,我也是世界的公民。”老子心中所想的是“天下”,在《道德经》短短的81章5000字中,“天下”二字出现了59次。 

 

  能有幸聆听到雅典出生、中国血脉的两姊妹琴声的人,能听懂这东方心灵演绎的西方音乐的人,是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周日下午的人。

 

  经友人介绍,我拜访过她们姊妹,曾听到过她们姊妹的一次即兴演奏。她们用希腊语讲功课,用英语讲笑话,用汉语致问候,用德语表达音乐的词汇,一问一答的小提琴和大提琴,是东西方合璧的动人语言。那样的一个下午,是我在希腊度过的最为平静、幸福的下午。我感到自己真正是生活在雅典的一个中国人,一个天底下最为幸福的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