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偷渡欧洲 48小时1万人获救数十人葬身地中海

偷渡欧洲 48小时1万人获救数十人葬身地中海

  • 来源:法广
  • 发布日期:2016-10-06
  • 浏览数:4525


      欧土移民协议达成后,从土耳其横渡爱琴海前往希腊进入欧盟的移民减少,然而,一度减缓的地中海移民潮再现狂澜。仅仅四十八小时,就有10600名渡海移民得救,然而,数十人不幸丧生。在2016年,超过30万移民或者难民穿越地中海,3500多人永远葬身大海。

      那些做欧洲梦的移民,渡海时不顾一切上船,不管是小船、破船、一窝蜂往上挤,后果往往很严重,如果没有意大利海军、欧盟船舰、人道组织援救,葬身大海的移民数字难以想象。刚刚发生的就是一个最好的事例。

      星期二,西班牙救助人员凌晨五时忽然得到利比亚海防人员急报,他们发现一批移民乘坐的一艘小船正在海上下沉。救助人员赶到时,很快发现不止一艘,而是数艘小船,还有一只木船,船上的人堆积到密集到不可想象的程度。上面数千女人、男人、儿童,他们惊恐万状,渴望着逃生。

      但是西班牙救援人员乘坐的只是一艘帆船,这只船的角色只是负责找到移民并使其处在安全状态,然后再将移民从小船转往更大的救援船只。可是,此刻,大部分大船已于头一天开往意大利,运送周一获救的6000移民,西班牙救助人员只好尽可能地搜寻更多的小船,设法让偷渡者安静下来。

      根据救援人员叙述,突然,船上发生短路,冒出一股烟,装着一千多人的大木船爆发恐慌,200多人落入水中,大船开始倾斜。法新社的照片见证着移民们恐慌的情状,有的跳到海里,试图抓住军机投掷下来的逃生艇;另外的拼命抓住救援人员扔过去的救生圈。如果翻船,落水的无法生还。一直等到中午,军舰和人道船只赶来救援,救援工作到子夜时分结束。但是,救援人员最后才发现,在木船大仓,两名男子窒息,在一艘小船上,29人失去了性命,其中19名妇女,10名男子。救援人员解释说,他们根本没有发现这是怎么发生的,在恐慌发生的时候,一些人失去了知觉,摔倒在地,结果被其他的人踩死。

      这是周二发现的尸体,星期一,救援人员在海上发现另外20具移民尸体,尽管在利比亚海岸,部署着大量的救护网络,包括意大利海军船舰,欧盟“索非亚海上行动部队”,特顿欧盟边界行动组织,人道组织船只,但这一切都未能阻止死亡发生。

      对苦海余生者来说,淹死并不是唯一的危险,很多人,之前已经被艰难的旅途、被利比亚令人恐惧的生存条件折磨得非常虚弱,等到登上拥挤不堪的小船后,常常窒息而死,或者死于船只漏油起火,低温,脱水等等。更早些时候的报道引述见证人称,当船只发生倾斜时,有时甚至是移民自己,为了逃生弱肉强食,把妇女儿童,或者把不属于自己团体的人推入大海。

      还有些偷渡妇女身孕在身,她们害怕在利比亚生下小孩,尽管临盆日期来临,还要拼命登船,近几日,共有四个婴儿出生在救护船上。

      这只是四十八小时发生的情形。

      对意大利来说,最近四十八小时救援,使年初进入意大利的移民达到了142000人,接待移民的住所更形紧张,因为当地已经住着160000申请避难的人。

      现在再来看看整个欧洲移民潮的情况。2016年,30万移民穿越地中海,比起2015的970000要少许多,但比2014年的216054人要多。结论,关闭巴尔干偷渡之路大大堵截了移民经由土耳其进入希腊之路,由此也使得移民更多借助利比亚埃及海岸线偷渡意大利。三年以来,渡海进入意大利的人达到4670000人。2015年,870000人穿越爱琴海进入希腊。

      经由利比亚穿越地中海进入欧洲的移民几乎全来自非洲撒哈拉以南。但是整体上进入欧洲的难民主要来自叙利亚,2011年爆发的战争造成480万人逃离,土耳其目前是叙利亚难民的主要接待国。根据联合国高级难民署,进入希腊的48%是叙利亚人,25%是阿富汗人,15%伊拉克人,4%巴基斯坦人,3%伊朗人;进入意大利的20%是尼日利亚人,12%是厄立特里亚人,其余分别来自冈比亚、几内亚、苏丹及科特迪瓦。

      从2014年起,超过一万人葬身大海,大部分死于地中海。

      欧盟对策有限。2015年9月起,柏林放宽移民政策,接待叙利亚难民,结果导致近90万人入境德国申请难民,几近饱和后,德国立即恢复边境检查,暂时中止欧洲境内自由通行。

      欧盟其他国家尤其是东欧国家随后拒绝接受分摊难民名额的决定,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移民通道国家恢复边界检查,匈牙利、斯洛文尼亚移民入口国家竖起了铁丝网。

      2016年三月,欧盟与土耳其达成颇受争议的控制移民协议,预计把所有登陆希腊的移民遣返土耳其,按照规定,每遣返一名叙利亚人,欧盟必须接待一名叙利亚难民。

      从四十八小时之内地中海移民狂潮来看,更大的移民潮在望。虽然欧洲梦充满死亡危险,为逃避苦难或追求幸福生活,奋不顾身投奔怒海的移民仍源源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