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雅典卫城:众神之下 为艺术殿堂祈祷和平

雅典卫城:众神之下 为艺术殿堂祈祷和平

  • 来源:中国网
  • 发布日期:2016-09-16
  • 浏览数:6479

  狄奥尼索斯剧场

  今年夏季,我曾去雅典卫城游览。路上,看到路两旁的树, 已是硕果累累。才6月初的希腊,大自然就如此恩赐。到了卫城山丘之上。一步步登山,就一步步带我回到了2500多年前的这里。

  大英-希腊展厅

   高高的卫城,东、南、北三面都是悬崖绝壁,地形十分险峻, 只有一条上山的路。踏上山丘, 便看到了一个残破建筑。半圆的平台和以它为中心扩散开来的座 椅,明确地告诉人们这里曾经是个剧场。向当地人一打听, 果然是曾经热闹非凡的迪奥尼苏斯剧场。据说,剧场建好之初曾有 1.7 万个座位,可容纳 近 2 万人。60 级阶梯式的座位,如今只剩下不到 20 级,且大多残缺不全。剧场建造技艺高超,圆弧形的剧场巧妙地运用了声学原理, 使边缘座位的 观众像前排的观众一样能清楚地听到演员轻微的叹息声。

  帕特农神庙

  舞台正面最低排中间的位子是酒祭祀迪奥尼苏斯的座位。剧场就是用他的名字命名的。

  帕特农神庙

  在希腊神话中,酒神拥有像美酒一样让人沉醉的力量,同时还有布施欢乐与慈爱的职责。的确,这座剧场应该给当时的观众带来很多艺术上的享受。

  少女石柱

   站在剧场舞台的一角,想像这就是当年埃斯库罗斯表演《普罗米修斯》的地方,他曾经慷慨激昂,大胆抨击波斯帝国的独裁,赞扬雅典的民主。但是他没有想到, 除了他本人,在这里表演过的索福克勒斯,还有欧里庇得斯,甚至连谱写了那么多喜剧的阿里斯托芬,也没能让这片他们热爱的土地上演真正的喜剧。就在他们百年 之后,他们的双脚站立的地方被战火摧毁得体无完肤。

  卫城地图

  继续向山顶前进,酷热的天气使得登上一个小山丘的路都变得格外漫长。沿途看到各种肤色的人,顶着烈日、冒着酷暑来看这些“大石头”,我想,这就是人类才有的、对历史和文化探究的本性。

  卫城公园外

  我一边走一边想着雅典卫城命名的故事。在刻克洛普斯统治时期,海神波塞冬和雅典娜女神同时争夺这个城池的保护神位置。波塞冬为此变了一口盐水井 ,而雅典娜女神在盐水井旁边变出了一棵橄榄树, 据说这是希腊的第一棵橄榄树。橄榄树是希腊重要的经济作物。

  卫城公园外

   在后面的故事中,不管是众神表决还是雅典人民表决,因为投票的女神或者雅典女人人数较多,而她们同时投票给了雅典娜,雅典娜便成了卫城的保护神。而愤怒 的波塞冬因此剥夺了很多雅典妇女的权利。而现实中,卫城真的有一口盐水井和一棵神圣的橄榄树的遗址。虽然他们没能在战火中幸存,但智慧的雅典人民还是赋予了它们美丽的身世。这个故事同时也反映了当年希腊的父权主义社会形态。

  卫城山顶-看山脚下

   关于雅典护城神的传说还有另外一个版本。相传,女神雅典娜和海神波塞冬都希望成为卫城的保护神。相峙不下之时, 神王宙斯决定,谁能带给人类最有用的东 西,谁就能拥有这座城池。波塞冬用他三叉戟在岩石上敲了一敲,一匹象征战争的战马就奔驰而来。而雅典娜用长矛在岩石上一击,一株枝叶繁茂、果实累累的橄榄 树拔地而起。象征和平和丰收的橄榄树得到了人们的欢呼。渴望和平的人民就此呼吁雅典娜成为新城的保护神,卫城也就因此命名为雅典。

  卫城山顶-远眺雅典

  虽然两个故事都是传说,但我内心深处愿意相信是拥护和平的人们最终取得了胜利。

  卫城-上山之前

   终于,走到了山顶。雅典卫城呈现在眼前的一刻,让我惊叹的并不是她的宏伟,反而是为她的残破感到一丝心疼。书里的那个气势恢宏的卫城, 在眼前不过废墟一片。单纯从建筑来讲,雅典卫城曾经是个不朽的杰作。它建造在一个天然的山顶平台上,城中建筑主次分明,布局看似随意但是有错落有致。在西方建筑史中, 雅典卫城被誉为建筑群体组合艺术中的一个极为成功的实例,特别是在巧妙地利用地形方面更为杰出。而眼前我的脚下是散落的大石块和铺满碎石的地面,一片断壁残垣。

  卫城-小剧场

   卫城的中心建筑便是著名的帕特农神庙,它位于卫城的最高点,体量最大,造型庄重,其它建筑则处于陪衬地位。经历了2500多年的沧桑变幻,数不清 的战火侵袭,仅存的几根庞大的罗马柱早已很难让人联想到她当年的辉煌了。宏大的建筑,配以精致的装饰,当年的神庙,曾经有160米的大理石浮雕装饰墙面, 那该是怎样一副华丽的模样。浮雕上那些栩栩如生的奥林波斯山大神们,就在这里静静地演绎着他们的故事。

  雅典街头-门卫

   行走于远古的辉煌与现实的颓废中间,我只在屋檐的一角看到一个半躺的石像。不知道他那双平静的眼睛,见证了多少战火纷飞。如果他有灵魂,应该早已默默流泪了吧。还有石板上雕刻精美的橄榄枝花环。也许它只是个小小的配角,但正因为它的平凡才能成仅存的传世之作。这象征和平的花冠,不知经历了多少血雨腥风。 还有著名的女像柱,就站在厄瑞克赛翁神庙的北部。这一希腊神庙的又一杰作,引来无数人千方百计地想把她们据为己有。

  雅典-小店

   在山顶,我眺望远处的城区,大大小小的房屋成就了今天的雅典。看看山脚下的平凡人家,想想曾经灿烂一时的历史,留在心中的是如此强烈的冲击感。艺术是不分国界不分古今的,好的艺术会得到传承, 给人们带来永久的享受。但是,艺术却受环境的影响,没有和平稳定的环境,艺术就受不到应有的保护。时间并没有摧毁艺术,是人类用战火、掠夺摧毁着艺术。多么期望爱好和平的人们,谱写创造新的文明的历史。(马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