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旅游业兴旺杯水车薪 希腊经济阴云难散

旅游业兴旺杯水车薪 希腊经济阴云难散

  • 来源:汇通网
  • 发布日期:2016-08-23
  • 浏览数:15421

  随着欧洲面临难民危机、经济衰退和英国脱欧后政治瓦解等越来越迫切的危机,去年夏天占据媒体头条的希腊政治和经济危机很容易被人所遗忘。但实际上,希腊面临的危机还没有完全消失。

  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希腊获得了860亿欧元(961亿美元)的第三轮经济援助。这一援助是希腊和债权人之间进行了曲折谈判才得到的。现在的希腊社会上演着两种不同的情况,许多希腊人在遭受痛苦,而一些人试图利用糟糕的情况获利。

在争取这三次独立的救助计划期间,希腊政府被迫大规模幅削减开支,使大多数普通希腊人的生活更为艰难。随着希腊的失业率上升至欧洲的最高水平,政府削减开支的做法,已经影响希腊所有年龄层的人。

  在争取这三次独立的救助计划期间,希腊政府被迫大规模幅削减开支,使大多数普通希腊人的生活更为艰难。随着希腊的失业率上升至欧洲的最高水平,政府削减开支的做法,已经影响希腊所有年龄层的人。

  今年6月,独立分析公司DiaNEOsis的一项调查显示,许多希腊人觉得日子越来越艰难。希腊拥有1100万人口,其极端贫困人口比例从2009年的2.2%的基础上上升到2015年的15%。这份针对1300人的民意调查显示,现在有多达160万希腊人生活在极端贫困的环境中。

  一位希腊北部城市塞萨洛尼基的居民Evangelos Kyrimlis表示,希腊的债务危机已经压倒了社会,地方和国家两个层面都是如此。他表示,对人生幻灭是第一件大事,人们不再相信任何东西。第二件大事是人们精神世界的撤退。人们撤退到家庭,只为家庭的生存而战。希腊的社会已经支离破碎。

  Kyrimlis曾在伦敦的一家工程咨询公司工作,随后他回到希腊,为其父母的家族企业工作。

  他在希腊面临金融崩溃期间回到希腊。他注意到,现在人们之间的敌意有所上升。他表示,希腊社会弥漫着一种仇恨情绪。这种仇恨不针对任何人,而是针对所有人,针对整个社会。

  步履蹒跚的希腊经济

  去年1月,希腊左翼激进派政府靠着反对紧缩措施的宣言上台。但是,为了得到更多经济援助,希腊和欧洲邻国以及债权人进行讨价还价后,希腊激进派领导人,总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被迫承认“反紧缩”行动失败,并在去年夏天签署第三轮援助协议,尽管大多数希腊人对更多的紧缩政策说“不”。

  实际上,齐普拉斯对第三轮经济援助的犹豫,以及他对债权国明显的愤怒情绪使得情况变得更糟,债权国加要求希腊加强改革并且削减支出,许多欧元区国家担心,希腊的经济援助不会有所帮助。欧元区国家担心,纳税人不断增长的愤怒可能掩盖希腊接受援助的效果。

  除了要求希腊削减关键领域,比如国防方面的公共开支,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债权国还要求希腊实现基本的预算盈余。希腊被要求到2018年实现3.5%的盈余目标,因为债权国想通过预算盈余降低希腊的债务。在实现预算盈余的情况下,希腊的政府收入高于支出,不算需要支付的债务利息。

  希腊的债权国还要求希腊对税收制度、劳动力市场和养老金进行全面的改革,扭转以前公共部门养老金较高的情况,并且提高退休年龄。

  现在,希腊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债权国以及高额的债务,其债务占GDP的比例高达180%,从而使该国成为世界上负债最多的国家之一。这使得各债权国就希腊的债务问题产生了分歧。

  IMF没有参与希腊的前两次救助,但是还没有决定是否参加希腊最新的援助计划。特别的一点是,IMF对债权人对希腊的要求,比如达成基本预算盈余目标产生了争执。IMF要求欧盟将希腊债务至可持续的水平。

  与此同时,希腊今年4月的最新失业率仍高达23.3%,仍为欧盟地区最高。此外,希腊的经济慢慢脱离衰退,试图提高投资和经济增长率。

  不过,对希腊的未来抱有希望还是有理由的。上周五,希腊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二季度的GDP意外增长了0.3%,远远好于下滑预期的-0.2%。希腊也修正了第一季度的数据,称其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下滑了0.1%,而不是先前报道的下滑0.5%。不过,和去年相比,希腊今年第二季度的经济还是同比下滑了0.7%。

  Kyrimlis指出,希腊经济就像是一个60岁的男人,能被迫着走路但不会跑。此外,希腊私营部门的人对政府雇员怀有很大的仇恨。他暗指人们认为政府公共部门员工待遇太好。

  在希腊的小城市,可以见到超过60岁的老人和小于20岁的孩子,但中间的青壮年却似乎消失了。事实上,自2007年以来,已经有40万人离开希腊前往其他国家打工,这些是最聪明的人,知道让自己脱离苦海。

  兴旺的旅游业是庆祝的理由吗?

  在希腊首都雅典,去年有成千上万的人走上街头,抗议财政紧缩和债权国的要求。现在雅典街头的气氛似乎好一点了。希腊的某些行业,如旅游业在债券危机的情况仍然能撑住,而旅游业是则是该国最重要的支柱行业之一。

  雅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旅馆员工表示,她没有经历经济衰退的太大冲击,尤其是因为她的工作涉及招待游客。

  引人注目的是,青年旅馆今年夏天订满,客人的年龄主要在20-35岁之间,但是还有更年轻和更年长的客人。

  此外,这位来自波罗的海地区的旅馆工人觉得,她在此就业是安全的。

  她表示,希腊的旅游行业仍然很好。她知道经济大局势不好,有很多人在挣扎着过活,但她的大多数朋友都很好。他们中的很多人做自己的事情,或从事自由职业,所以他们也发现了其他赚钱的办法。

  她注意到,和人们的收入相比,雅典的物价不算低。从某种意义上说,生活在雅典这个城市依然不容易。但是,在希腊首都雅典的生活经历对她来说还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