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神话的童稚读法——读《多莱尔的希腊神话书》

希腊神话的童稚读法——读《多莱尔的希腊神话书》

  • 来源:北京日报
  • 发布日期:2016-08-16
  • 浏览数:8827

  《多莱尔的希腊神话书》

  英格丽·多莱尔、爱德加·帕林·多莱尔 著

  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出版

  遆存磊

  希腊神话读本的汉译版,流传较广的,有德国施瓦布的《希腊神话与传说》、俄罗斯库恩的《希腊神话》,相似处在于其取材和编排体例接近,区别是前者卷帙浩繁,砖头样厚重,后者大大精炼,要言不烦。而就版本而言,周作人选译的两种希腊神话是特别的,其一是英国人劳斯的《希腊的神与英雄》,乃普及本;再一是阿坡罗陀洛斯的《希腊神话》,其可珍贵处因是公元一世纪希腊人所著,极少留存至今的古本,价值可想而知。

  略列希腊神话的若干版本,各有其好处,不过,若论哪种适合儿童读,就要挠挠头了。更接近的,大约要数劳斯的《希腊的神与英雄》,因本来就是普及读物,不过译笔朴雅,译名未与如今通行的一致,未免为阅读构成障碍,且无图,对孩子们来说是个大遗憾。如此而言,英格丽·多莱尔和爱德加·帕林·多莱尔绘著的《多莱尔的希腊神话书》,在这一面即有着胜出之处了:故事之删繁就简,插画之鲜活童趣,无疑为希腊神话提供了一种童稚读法。

  诸多希腊神话著作,采“纪传体”,这是自然形成的,所谓“希腊的神与英雄”是也。多莱尔夫妇编织此读本亦未逾此体例,不过其保留主干删减枝叶是必然的,也是必要的,而看其去除哪些故事,可略窥作者的取向。

  俄底修斯的故事、阿伽门农和儿子俄瑞斯忒斯的故事,均属规模颇大的希腊英雄事迹。《多莱尔的希腊神话书》未留,应是因其相当“成人化”且故事多血腥暴力的缘故,毕竟,俄底修斯的历险记及诛戮求婚者,及阿伽门农之死,俄瑞斯忒斯之复仇,实在有些少儿不宜,不大适合出现于儿童读本。不过,俄狄浦斯杀父娶母的故事依然保留,虽然其同样“惊世骇俗”,但名气之大难以忽略,多莱尔夫妇可能亦不忍令希腊神话斫丧元气过多。另如美狄亚的故事,金羊毛的主干均在,但略去她亲手杀死两个亲生儿子以报复负心的伊阿宋,取舍标准不言自明。

  故事的细节如何取舍,试举阿芙洛狄忒诞生的故事。多莱尔夫妇这本书如此描写:

  “美丽的阿芙洛狄忒是奥林匹斯山上唯一既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的神。没人知道她来自何方。第一个看见她的是西风之神。在清晨那珠辉般的光芒中,阿芙洛狄忒脚踩一团泡沫浮出海面,随着温柔的海浪缓缓漂移。”

  事实上,阿芙洛狄忒的诞生,有一个异常残酷的起因:克洛诺斯打败自己的父亲乌拉诺斯,将其肢体投入海中,从涌起的泡沫中诞生出阿芙洛狄忒。多莱尔的希腊神话读本抹去了这些血痕,变化为美丽的故事。(库恩的《希腊神话》作了相似的处理:“乌拉诺斯的女儿阿芙洛狄忒诞生在库忒瑞岛附近的海中,是从海浪的白色泡沫中出生的。温和轻柔的海风将她送到塞浦路斯岛上。”)

  而一些小型的故事,如皮格马利翁、阿多尼斯、厄律西克同等故事,亦未保留。或因血腥,或因故事之成人化,确不好留在儿童读本中。但如克洛诺斯吞吃五个新生婴儿、宙斯与姐姐赫拉结为夫妻等情节,仍为原初模样,是明智的,因这就是人类始祖社会形态的某种折射,虽有许多蛮性的残余,但也不必删汰净尽。不要太小看儿童的容受度,真实的历史与社会样貌是可以少许存留的,“蒸馏”过的故事或许出于善意,却未必真正有益于孩子们的成长。

  插画,是多莱尔希腊神话读本极令人愉悦的部分。一百六十幅严谨与创新兼具的图画,蔚为大观。多莱尔夫妇的绘画,显然对希腊神话人物形象经过一番精心考据,却亦有别出心裁之处。如美杜莎,如此狰狞可怖的女妖,如何画出给孩子们看呢?多莱尔夫妇很有意思,干脆采用涂鸦的法子,画面上的英雄珀尔修斯乃正常的样貌,而被割去的美杜莎头颅,及另两个戈耳贡姐妹,龇牙咧嘴,吐着舌头,本来怪可怕,不过儿童涂鸦画法,更多了滑稽,而非吓人。另如阿芙洛狄忒的诞生,多莱尔夫妇显然模拟波提切利的名画,但作了一些变化:波提切利原作中,阿芙洛狄忒近于全裸,一头浓密的长发飘散在身后,而多莱尔将长发移到身前,盖住了大半身体;原作的阿芙洛狄忒跃出海面,脚踏荷叶状贝壳,而多莱尔版,女神脚下乃泡沫;原作中,风神有两位,多莱尔版减为一位,而时辰女神却由一位增为三位。

  多莱尔夫妇的这册书,虽是对希腊神话的一种童稚读法,但不能不说,仍是“高看”孩子的,毕竟神话谱系再简化,仍具有将人绕晕的可能。不过还是那句话,如此的“高看”,永远较之拘囿儿童之视野的做法要好,因为我们未必能够轻易揣测,孩子们的心灵之容纳度与丰富性有多么宽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