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独家披露中远希腊比雷埃夫斯港谈判秘笈

独家披露中远希腊比雷埃夫斯港谈判秘笈

  • 作者:师琰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发布日期:2016-08-08
  • 浏览数:8406



六年磨一剑 誓建地中海东部第一港

  中远2008年6月在比港私有化招标中成功中标,以总计约40亿欧元代价获得租用比港二、三号码头35年的特许经营权。2012年,傅承求首度通过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希望能跟希腊政府谈判,修改特许经营权协议缴费条款。2014年底,他得偿所愿。2016年8月,中远已走完所有程序,即将以3.685亿欧元代价,顺利取得拥有一号码头经营权及整个比港主要所有权的PPA67%股权。

  第一次见傅承求,也是在他位于比雷埃夫斯港二号码头的办公室,他刚从汉堡拜访客户回来,又马不停蹄一头扎进工作。那是2012年秋,他已62岁,像他这个年纪的工作狂,记者也见过些,不过都是在打理属于自己的公司,而傅承求是中远比雷埃夫斯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PCT)的CEO,业内人称“傅船长”。

  傅承求年轻时曾做过空降兵,后来转业进入中远,曾长期在中远总部及中远意大利公司工作。2010年春,他被“空降”到比港时,中远正等待全面接管二号码头的经营。中远2008年6月在比港私有化招标中成功中标,以总计约40亿欧元代价获得租用比港二、三号码头35年的特许经营权(当时三号码头还基本上是一片海面),一号码头仍由希腊国营的比雷埃夫斯港务局(PPA)继续经营。

  也是在2012年那次采访中,傅承求首度通过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希望能跟希腊政府谈判,修改上述特许经营权协议缴费条款——在外人看来,那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在2014年底,他竟得偿所愿。

  他当时谈到的另一个愿望是,抓住希腊国资私有化的机遇,取得一号码头经营权,实现规模效益,但前景也并非太乐观,因为这条路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

  四年后的2016年8月,中远已走完所有程序,即将以3.685亿欧元代价,顺利取得拥有一号码头经营权及整个比港主要所有权的PPA 67%股权。与此同时,通过苦心经营,把当初这个很可能最终结局是失败教训的投资案例,硬是做成了中资海外投资典范和中希两国交往言必称之的友谊佳话。

  66岁的傅承求如今已是满头华发,不谈工作的间隙,似乎喜欢用一本正经的口吻开点玩笑,时不时调侃几句身边的年轻部下。中国员工们私底下都叫他傅爷,这个有那么点江湖气的亲切称号,倒是蛮符合这位倔强老爷子的气质。

  目前,仅二、三号码头加起来的实际吞吐量已超过300万标箱,比2010年接手时的88万标箱增长近4倍。记者问傅承求比港如今在地中海港口的排名。“超过300万标箱的港口眼下在地中海很少。” 傅承求回答道,“我们现在不去计较谁是第一谁是第二,就说是最大的中转港之一吧,让别人听着舒服一点。”

  收购海外港务局属全球首次

  《21世纪》:在你看来,PCT能取得今天的成功,关键是靠什么?

  傅承求:这几年通过PCT在海外的投资,加强了中希两国互信,增加了两国领导人之间的联系,可以说是起到了两国友谊桥梁的作用,中央政治局常委来过四五个人,希腊总理四次来现场视察,都充分说明从国家层面给予重视程度。我们很幸运、也很欣慰成为两国投资的样板。

  中远海运集团领导从一开始就高度重视,给予了全方位的人力和财力等支持,通过整个集团层面选拔优秀人才来第一线工作,利用集团的信用背景及相关银行关系,让我们不必为需要的资金支持发愁。

  作为国企在海外投资,没有强大的国家政治背景,没有集团总公司的全力支持,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我感到幸运的是,我们得到了方方面面的关照和全面支持,所以才有了今天你看到的码头面貌。

  《21世纪》:从2010年6月接管到现在,中远外派到比港的管理人员一直保持在七位左右,但业务量却一直在快速增长,是怎么做的?

  傅承求:这是我们当初的承诺之一,以打消当地人对中国人夺走工作岗位的担心。随着业务量增加,我们在当地的雇员数也相对增加。你上次来,我们一共雇佣了900多人,现在PCT自有人员是265人,外包人员1100人,一共1300多人。

  这是我们给当地提供的直接就业人数,还不包括现场施工间接带来的就业机会,比如每天进出的集卡就有1500到2000辆,每月进出港口的船只接近200艘,随之而来的是食品供应、燃油供应商机,以及引水员就业岗位、拖轮的就业机会和收入,还有国家的税收等。

  与我们刚进来时受到的敌视相比,对中远的社会反响已经有一个翻天覆地的改变,现在你走进当地社区,大家几乎异口同声对中远的到来表示欢迎,认为中远是真正负责任的投资者,给当地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21世纪》:你怎么看收购PPA的价值?

  傅承求:收购PPA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和深远影响,我们过去到海外投资,往往投资一个单项,比如投资一个码头、一个泊位,有时还只是参股,只能获得财务收益,而我们现在是从投资一个码头扩展到投资整个港口。

  比雷埃夫斯港是希腊最大港,也是希腊首都的重要港口,占整个国家进出口贸易的比例相当高。通过对一个港口的并购,体现了我们中国的国家实力,也实现了中远海运的战略布局,通过收购海外港口,更是向西方国家学习、提升我们自己管理能力的好机会。

  一个港口是综合性的,要考虑到各个方面。比如我们收购的PPA下面有六大板块业务:集装箱、滚装船(汽车码头)、仓储物流、国际邮轮码头和通往各个岛屿的渡轮服务、庞大的修船业,还有成品油码头,覆盖面非常齐全。

  收购PPA也体现了中希两国关系的密切程度。当今世界,在海外收购整个港务局还是第一次,前无古人,后肯定有来者,但我们首先迈出这一步,必然会引起舆论高度关注。在这种高度关注下,对我们中远海运的要求也会更高。

  获得港口的经营权,只要你有钱,还是可以拿下的,但必须经营好,提升各项业务板块服务质量,求得投资效益,还要对上市公司、对股东有高度责任感,坚持股东利益最大化。

  就“一带一路”倡议而言,比港是陆海联运的桥头堡,卡位时机正好。通过收购港务局的多数股权,可以增强中国软实力的传播,有助于把比港打造成亚洲产品和服务输往欧洲(或者相反方向)的重要中转港,这也将极大地促进希腊基础设施的提升和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的提升,实现和谐共赢。

  参与竞标是个痛苦的过程

  《21世纪》:当时希腊政府向包括中远在内的几家企业发出投标邀请,另外几家参与竞标是否曾对中远构成威胁?

  傅承求:这对我们来说是个痛苦的过程。当时竞标方有好几家,但随着这几家公司对现场包括当地舆论反响的深入了解,他们都感觉到,真正强有力的是COSCO,因为我们在他们之前已经深入了市场,占得先机,所以在投标之前虽然声音很大,真正到投标的那个月,一个一个宣布弃权,只剩我们中远一家。

  从某方面来讲,投标剩一家,那就意味着你肯定可以中标;但只剩你一家,真正的压力也都体现在你身上,对一些希腊人来说,不论卖的价钱有多高,因为没有竞争和比较,仍会有一部分人反对,指责贱卖国有资产,这给主持招标的希腊共和国发展基金也带来无形压力。

  反过来,我们作为投标方,压力也是无穷大,哪怕价钱谈得再好,仍然会有一部分人指责——其他投标人都放弃了,就剩你一家,报价为什么还要超出股票市值价格?

  为此,集团成立了一个非常全面的有经验的投资希腊PPA领导小组,下面有工作小组,我们在市场上招聘法律顾问、国际财务顾问、舆论公关顾问,有一个完备的投资评估体系。我作为现场工作负责人,要把真正的市场需求、当地政府愿望和价格估值等信息及时传递回去。

  幸亏有集团顶层的远见和支持,同时两个国家相关方面政策具有一致性,才能使我们的投标相对比较顺利,虽然两边不断出现不同的声音,但必定是走向成功了。

  《21世纪》:接手PPA后是否会调整公司的战略目标?

  傅承求:我们继续按照我们集团确定的三大战略目标去充实完善,强化发展。利用比雷埃夫斯的独特地理位置,把比港作为中远海运在地中海的中转港,比港现在实际上已成为CKYHE联盟的中转中心,我们也希望成为其他联盟的中转中心。

  你今天看到我们的三号码头还在扩建,设备马上就要到位,现有码头的装卸能力已在满负荷运行。我们必须逐步发展,以满足市场对我们的需要,真正成为地中海东部地区最大的港口。

  《21世纪》:现在吞吐量已是满负荷运转,是否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样拜访客户了?

  傅承求:客户永远需要拜访。我们作为码头是服务行业,出去拜访,听取客户的声音,他们还有哪些突出的需求,对我们服务有哪些不满,这才是提高服务质量的关键。

  了解对方发展规划,船队要怎么发展,对港口设施的提升、泊位吃水深度以及场地的一些物流有何需求,只有通过拜访才能得到。我现在场地已经满了,感到无穷压力,货太多,但是货多是短暂的,三号码头一开始营业,就又填不满了。要做好长期规划,就要跟客户保持密切联系,由此规划港口发展,设备什么时候到位,客户什么时候过来,能来多大的箱量,都需要综合设计,这是我每天必须考虑的事情。

  《21世纪》:你现在的主要精力放在哪里?收购PPA之后有何规划?

  傅承求:所有精力都还是放在“人”上。第一,如何与当地的执政党、在野党打交道,搞好我们自身的公共关系,确保我们公司平稳运行。

  第二,接手PPA后,它的工会实力非常强大,怎么能够跟工会这些领导人打好交道,把他们过去的固有思维定式慢慢融入到私有化后的企业中,这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

  第三,PPA过去的员工都是国家公务员,吃喝不愁,企业效益好坏跟自身关系不大,国有化企业的经营思路和人本身的惰性,在私有化与外来投资带来的文化碰撞中必然会产生矛盾,如何跟他们打交道,更重要的是,如何选择更加精明强悍的当地管理人员并充分发挥他们的积极性。

  我们首先考虑的是平稳过渡,不要有周折和大的波动,以免给当地社会带来不良印象。

  第二步要考虑如何通过这些业务板块求发展,增加更多就业机会,给投资者带来一定回报,也给当地社会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要稳妥地根据市场环境,一步步向前推进。每个板块都要制定出发展方向,投入的钱怎么规划好,要做负责任的投资者,说的话就要实施,这才能获得当地政府和民众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