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奥林匹克为啥生在希腊?

奥林匹克为啥生在希腊?

  • 作者:王昱
  • 来源:齐鲁壹点
  • 发布日期:2016-08-05
  • 浏览数:9859


    随着里约奥运会临近,很多人都在谈论“奥林匹克”精神,其实对于奥林匹克到底是啥,我们并不是很了解。

    奥林匹克运动诞生于古希腊,从公元前776年到公元393年,希腊曾举行了292届古代奥运会。不了解西方历史的人可能会奇怪,希腊人为什么会搞出这么一个运动会呢?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以“和平”为主旨,不过如果你考察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发现它很可能脱胎于战争。比如说奥运会最开始时只有一项比赛,就是短跑,该短跑的规则非常有意思,首先运动员们的穿着既不像后来那样裸奔,更没有现代奥运会的运动服,而是必须顶盔掼甲、左手持盾,穿着古希腊重步兵的标准装备跑完全程,而且短跑的距离也很有意思,大约刚好是两百米左右(具体数字为192.27米)。这么奇葩的规定是怎么来的呢?

    如果结合古希腊具体的战争场景,你立刻就明白了。两百米这个距离,大约刚好是当时古希腊和近东地区投石兵的射程,古希腊重装步兵一旦进入这个距离就要开始冲刺了,因为你再不冲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在这个冲刺过程中,跑的越快当然意味着你挨的板砖越少。同理,标枪、铁饼起源自投掷武器;跳远和撑杆跳则是当年攻城战的必修科目。可以说整个古希腊奥运会,名义上是一场运动会,实则是一次联合军事演习。

    这么说来,古希腊各城邦参加奥运会,那个心态和今天国际联合军演各国心态是一样一样的——名义上是敬神,实际上却是为了通过运动员,传达这样一个潜台词:瞧见爷的战士牛没有?以后在交往中让着我点。



    说白了,这就是种战略威慑。当今世界各大国喜欢搞核威慑,当年古希腊各城邦搞的是“奥运威慑”。这招玩的最灵的是那个著名的斯巴达,如果你细翻希腊史,你会发现斯巴达这个城邦虽然已军事力量著称,但真正上战场打仗是很少的,除了温泉关那一战它“斯巴达”了一下,其他遇到要打仗的时候斯巴达都是本着能躲就躲的态度。那么这个城邦是怎样体现自己军事牛逼的呢?很简单,鼓励运动员在奥运会上“为国争光”啊!在古希腊奥运会中,斯巴达长期处于制霸地位,以至于“斯巴达运动员”在当时成了个公认的品牌,奥运历史上,还曾经发生过其他城邦运动员冒充斯巴达人沿途骗吃骗喝的事情。打个比方,斯巴达当时的运动水平大约跟今天美国差不多。跟今天奥运会就是多挣几块金牌不同,那年头标枪扔得远、跑步跑得快那可是实打实的战斗力,所以希腊各城邦都认他。

    其实在生产力不发达的那年头,世界各文明古国都喜欢搞威慑,在地球另一边,正值春秋时代的古代中国的类似活动也处在兴盛期。诸侯之间动不动就喜欢搞个“兵车之会”,推杯换盏之余本着“点到为止”的态度演习一下。最盛大的一次是楚庄王在周天子眼皮底下搞的,所谓“观兵于周原”。搞完之后还问了问周天子鼎的重量,楚庄王之所以敢这么牛气哄哄,说白了就是军事演习搞得好么。

   那么,有一个问题就来了。既然古代东西方同样有“奥运会”或“观兵”的传统。为什么其他古文明的演着演着就打起来了,唯独古希腊将演习抽象化为运动,并且越玩越嗨最终搞出了个奥林匹克精神呢?

    这就涉及到古希腊独特的地理环境了,我们说四大文明古国: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印度还有中国,其实都是“大河文明”。也就是说我们的文明是沿着河岸的冲积平原展开的,是典型的农业文明,农业文明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生产产品高度单一化,就是种粮食,粮食能填饱肚子就行。这种生产产品的单一化造成了必然结果是,生存在同一文明圈里的各个城邦之间相互需求是很弱的。因为你生产的也是粮食、我生产的也是粮食,我把你灭了对我没有任何损失。既然没损失,那战争自然可以敞开了打。所以咱中国从春秋到战国,仗打的越来越残酷,越来越没下限。

    与之相比,古希腊人的玩法跟咱却是完全不一样的。希腊这块地方很有意思,它完全不同于那些一马平川的大河地区,这片咱们看来巴掌大的地方是被许多高山分割开来的。而且由于这些山脉往往非常之高(奥林匹斯山海拔接近三千米,是泰山的两倍),这就造成了希腊半岛上各地区之间气候、水土都很不同,各地的特产迥异,再加上靠海,希腊人自然养成了重视商业的习惯,形成了所谓的爱琴海商业圈。

    一个地方一旦重视商业,你就会发现它对战争会有一种天然的抵抗力。因为商业的本质是互相需求,两个城邦如果在商业上形成一种互补的关系,他们之间就很难打仗。比如说,现代人都知道,雅典与斯巴达在当时古希腊各城邦之中时一对暗暗较劲的双雄,后来还爆发了伯罗奔尼撒战争,但为什么这两个城邦之前长期就没打起来呢?理由其实很简单,因为斯巴达所处的伯罗奔尼撒半岛这个地方是希腊为数不多的粮产区,向包括雅典在内的希腊各地供应粮食,而雅典则盛产橄榄油,斯巴达也需要从雅典进口橄榄油才能过活。双方谁要向对方动手,都要面临断粮或者断油的危险。所以只能互相忍着,充其量也就是在奥运会上较较劲,吓唬一下对方。


    商业带来和平,其实古希腊人自己也非常清楚这一点,他们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神话故事。说雅典城要选一位守护神,奥林匹斯众神都来竞选——从这一点你也能看出中西文明差距之大,咱这儿连灶王爷都是玉皇大帝空降的干部,逢年过节还得上天汇报,你看看人家,城邦守护神都得竞选——最终参与角逐的两位候选人,你要是看过圣斗士星矢的八零后肯定特熟,一个是女神雅典娜(五小强誓死效忠那位),一个是海皇波塞冬(跟纱织小姐求过婚那个),当然正规神话史里,这两位是大侄女和二叔的关系。两个人分别向雅典市民发表演讲,他们约定各送一件礼物给雅典人。波塞冬送的是一匹骏马,在当时骏马相当于现在的航母,战争必备利器啊,他还许诺给雅典永恒的海上霸权,雅典人民很满意。轮到雅典娜上场时,女神微微一笑,送出一棵橄榄树。并教育雅典人光有海上霸权没用,能卖得出东西才是实打实的,橄榄榨出的油是一种生活必需品,将保证雅典的繁荣。于是雅典人就把票都投给了雅典娜,于是该城邦才被定名为雅典。而橄榄枝于是也成了和平的象征。

    说了这么一圈,我们回到当下,今天的世界到底是更像古希腊还是春秋时代的中国呢?毫无疑问,更像是前者。今天国际贸易的高速运转,就像古希腊时代各城邦之间交换粮食和橄榄油一样,这消弭了战争的可能。也许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能平平静静的聚在一起,开这个奥运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