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欧洲为何连遭恐袭?

欧洲为何连遭恐袭?

  •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 发布日期:2016-07-27
  • 浏览数:11825

图为日前,两名女子在德国慕尼黑奥林匹亚购物中心附近的一处地铁站哀悼枪击案中的受害者。
新华社/法新

 
  蔚蓝海岸边的法国尼斯还在恐袭阴影之中,上周接连发生的维尔茨堡火车袭击案和慕尼黑枪击案,又使一向治安良好的德国沦为恐怖主义的“新灾区”。近来,一个又一个原本平静安宁的欧洲城市深陷血流和惊恐之中,反恐危机正在成为继债务危机和难民危机之后,欧洲必须正视的另一个“烫手山芋”。


  安全形势严峻

  据德国《明镜》在线报道,一名叙利亚难民7月24日在德国南部城市罗伊特林根市手持大刀砍杀路人,目前已造成一人死亡,两人受伤。这是德国自7月18日以来的一周内发生的第三次恶性袭击事件。

  此前,德国巴伐利亚州慕尼黑市警方7月23日称,调查显示,前一天在慕尼黑一家购物中心制造枪击案的嫌疑人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没有关系,而是受到挪威一名极右翼恐怖分子的影响。

  尽管官方撇清了此次枪击案并非恐袭,但是这一造成9名无辜民众死亡的暴力事件,让人不难联想到近来在欧洲发生的一系列恐怖袭击。就在此次枪击案发生的4天前,德国维尔茨堡附近一列火车上发生“持斧砍人”事件,一名17岁的阿富汗难民手持斧头和刀具疯狂砍伤数名乘客。而这距离造成84人死亡的法国尼斯袭击案也仅仅只过去4天。

  此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很快“认领”了在尼斯和维尔茨堡发生的这两起恐怖袭击。恐怖主义的阴云再次弥漫欧洲。

  据法国埃菲社报道,自2015年年初法国巴黎《查理周刊》编辑部遭遇袭击以来,不到两年的时间,欧洲已发生近10起恐怖袭击。从2015年末的巴黎巴塔克兰剧院等多处连环恐袭,到今年年初“欧洲心脏”布鲁塞尔遭遇连环爆炸,再到尼斯卡车碾压惨案,如今连一向以安全著称的德国都难独善其身,欧洲似乎再难找到一个安全的角落。

  更为严峻的是,从近来发生的几起事件看,欧洲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正在悄然变化。

  “自2015年底发生巴黎连环恐袭之后,欧洲各国容易将所有的恐怖袭击都归类为由境外极端组织直接组织策划和展开行动的恐袭活动,但最近的几起,至少在德国发生的两起都是典型的‘独狼’式袭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说。

  20日,位于海牙的欧洲刑警组织也发表声明称,欧洲正面临越来越严重的“独狼”式恐怖袭击威胁。

  暴露深层矛盾

  事实上,欧洲始终没有停下反恐的脚步,然而为何却越反越恐,如此不安全?

  自2015年以来的难民危机是近来恐袭频发的一个重要背景。这场自二战以来规模最大的欧洲难民危机,欧洲难辞其咎,也自食其果,仅在去年德国就接收了超过100万难民,法国同样面临着沉重的接收压力。

  “大量难民的涌入,大大提高了各国的管理难度,加上申根国家互相边界开放,使得难民涌入之后自由流动非常便捷,而各国安保防范力量有限,这就加剧了恐怖势力的抬头。”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闫瑾向记者指出,值得注意的是,实施这几次恐袭或暴力活动的人员多有移民背景,或是难民身份。

  而在崔洪建看来,最近发生的几起恐袭案件,将留给欧洲各国一个更为棘手的难题,因为不同于此前几起直接由“伊斯兰国”发动的大规模恐袭,这几次“独狼”式行动暴露的更多的是欧洲内部的矛盾。

  “驱使这些极端分子发动‘独狼’式恐袭,可能是两种情绪的叠加:一种是作为外来移民难以完全融入当地社会的被排斥感;另一种是在目前欧洲整体经济不景气的状况下,这些移民生活质量下降产生的失意感。”崔洪建认为,这两种情绪叠加,加上极端思想的传播扩散,易将一些外来移民或难民引向极端。

  如何更好地让移民融入社会,并且有效安置管理难民,欧洲始终没能找到令人满意的答案。在年初布鲁塞尔连环爆炸案发生之后,美国《外交政策》网站就援引一名比利时官员的观点指出,现在的欧洲面临两组难题,一方面是反恐和情报收集,另一方面是社会和经济融入,而经济因素加剧了一个以机会缺乏、心理脆弱、文化和宗教矛盾为中心的认同危机。

  此外,目前欧洲深陷欧债危机、难民危机、反恐危机甚至是英国脱欧危机等多重危机交织的困境,在这种情况下,排外、反移民的极右翼势力影响不断上升,成为欧洲社会一股不容小视的力量。

  “近两年,德国的极右翼势力就有很大的发展,因此虽然相比法国,德国的经济状况相对较好,但是移民不能融入当地社会的被疏离感依然存在。”崔洪建指出,这都为“独狼”式袭击滋生更多精神土壤,驱使他们产生极端行动的动机。

  恐袭威胁持续

  在维尔茨堡火车袭击案之后,德国内政部长德迈齐埃曾表示,德国将长期面临“独狼”式恐袭威胁,形势严峻。此后,慕尼黑枪击案很快佐证了他的观点。

  “类似的恐怖袭击或‘独狼’式袭击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会持续。”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周晓明认为,欧洲的难民危机持续存在,欧盟各国在安保和反恐上的配套机制和资源需要长期融合,欧盟各国国内民众、难民对政府在处理难民危机上的矛盾也无法在短期内得到解决,因此欧洲国家不安全的形式还将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最近,法国总统奥朗德计划敦促欧盟国家共同增加反恐预算,并将为此于8月底分别会晤德国总理默克尔、意大利总理伦齐等欧洲国家领导人。

  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日前也呼吁欧洲警方与情报部门进行更加密切的合作,并且采取持续的国际努力,打击“伊斯兰国”。

  “相比有组织的恐怖袭击,个体性、分散式的‘独狼’式袭击可谓防不胜防,这对欧洲各国反恐提出一种更高、更精准的要求。”在闫瑾看来,“独狼”式恐怖袭击的特点,使得欧洲各国必须在政治、安全、外交等方面进一步加强协调与合作。

  防范与打击固然十分重要,然而正如美国《外交政策》网站所言,对于欧洲来说,社会融入的难题更加艰巨。如今,这个难题尤为棘手。

  “欧洲目前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如果加强本土文化和主流价值观,那么无疑将加剧越来越庞大的移民、难民群体的受排斥感,如果尊重、照顾外来群体的文化、宗教,又可能刺激本土的极端主义。”崔洪建指出,虽然艰难,但是欧洲政府必须在两者之间找到平衡,不然社会就可能出现进一步分裂与对抗。

  此外,欧洲安全与否与经济复苏态势同样密切挂钩。“如果目前困扰欧洲的几大问题不能得到缓解,例如经济不能保持稳定强劲的复苏,从而给移民、难民群体提供足够的经济保障,那么这种安全威胁严峻只会成为欧洲各国近期内不得不接受的常态。”崔洪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