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雷殿生:用双脚丈量“丝绸之路”

雷殿生:用双脚丈量“丝绸之路”

  • 作者:杨少波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6-07-23
  • 浏览数:16628


雷殿生在雅典孔子学院举行了题为《坚定信念的力量》的主题讲座



     
从180多万年前人类开始直立行走,世界就以更为开阔的视野进入人们的脑海。每个人都有一双脚,迈开双脚在大地上自由行走,是人类的一种天生本能。每日行走在居室、街道和工作场所之间,构成着我们的日常生活。然而,一个中国人却把双脚行走这件事变成了一项事业,他用十年时间走遍全中国,走完了81000多公里的行程,相当于绕赤道两圈。他是连续徒步最远的世界纪录保持者,他是历史上第一个赤手空拳只身走出死亡之地——罗布泊的人。他叫雷殿生。

      中文“人”字的甲骨文就是一个谦恭地垂手站立于大地的人形;英文的“人类”human源自于拉丁文的homo,它源自于印欧语系的语根dhghem,意指“大地”。能够穿越边界在大地上自由行走,饱览各方风物,增长内在见识,山川砥砺、浩莽心胸,构成着人类的一种优越特权。雷殿生——一个把祖先和父母给予的身体的行走功能发挥到极致的人,他用双脚走出了东方和西方“人”字的含义,以“一以贯之”的坚持和执着走出了属于自己的“大道”。

      日前,他来到希腊雅典,开启了预计为期3年的双脚丈量“丝绸之路”之旅。甫一抵达雅典,他就在雅典孔子学院开设了一场主题为《坚定信念的力量》的专题讲座。面对苏格拉底时代的卫城,他携带者来自孔子故乡的鲁国风尘,向雅典孔子学院的中外听众讲述他十多年“吾道一以贯之”的沿途见闻心得。这是一个从陆地走向海洋的“东方的俄底修斯”,他以生命历险得来的故事,让在座的许多人流下了热泪。

      之后,他身背古琴在希腊大地开始了东方俄底修斯新的行走:希腊黄金时期的象征建筑雅典卫城、古希腊公民大会的会址普尼克斯山丘、雅典古市场、柏拉图的雅典学园遗址、艾彼达夫鲁斯古剧场、奥运会的发源地奥林匹亚、迈锡尼城堡、神话中大地的中心德尔菲、欧洲文明的发源地克里特岛……他在短短的时间内几乎走遍了希腊人内心深处无比珍贵的重要地点。

      在结束全部行程之后,他接受了《中希时报》的专访,畅谈一个来自东方的行者,在西方文明发源地希腊的感受见闻。





      
《中希时报》:您在希腊最快乐的事是什么?

      雷殿生:我在希腊最快乐的事,就是能够在雅典孔子学院和中希学子交流。雅典是古老的文化之都,西方文明的发源地,西方的民主、哲学、历史等基本理念都发源于此。孔子学院是一个连接起东方西方两个古老文明的现代舞台,老子、孔子、孟子和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都是东西方文明大厦的奠基者。我在讲座过程中,感到这里有一种特别强大的“气场”,雅典孔子学院的教室对面就能一眼看到苏格拉底时代的雅典卫城,在这样跨越时空、穿越历史的地方和中国和希腊的同学交流,是我人生的巨大幸福体验。

      《中希时报》:您抵达希腊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雷殿生:希腊是众多群岛组成的国家,地域面积如此之小,而文化的辉煌不亚于任何一个文明大国。我抵达此地的第一感觉是:这里文化气息浓郁,文化底蕴深厚,古迹遍布希腊大地,数千年的古迹保存如此完好,令人震撼。

      我在中国走遍了沙漠、森林、峡谷、冰川、草原,脚踏希腊大地,感到了这里人们对于自然环境的自觉保护意识,这里的人们仍然和大自然之间保持着古老的紧密联系。我十年行走的主题之一就是“热爱自然、保护环境”,我希望通过自己的行走,宣传环境保护意识,使得人类和大自然之间恢复天人合一、息息相关的同一生命体的古老关系,为人类的百年千年大计呼吁,为保持我们后代和大自然的持续良性关系呼吁。

      《中希时报》:您对希腊人的印象是什么?

      雷殿生:沿途所见,我都能感到希腊人的热情好客,尤其是对于来自另一个文明古国的中国人。我在雅典的菜市场遇到一位店主,当他知道我从东方来,来这里是为了走“丝绸之路”,他热情地和我合影,还送了我几瓶水。我回赠他一把印有“不二禅茶院”中国扇子。我十分珍惜他送我的礼物,这不仅仅是雅典城市中的几瓶矿泉水,这是在大沙漠里能够救命的生命甘泉,是一份希腊普通人的祝福和深情。在古欧洲的文明发源地克里特岛,我们和当地人的一个聚会之夜,虽然相互之间言语不通,但丝毫没有感到我是从遥远的东方来到了欧洲,丝毫没有隔膜和陌生感,无声的言语之外,一个手势,一个眼神,都能感到彼此之间的亲和、尊重和发自内心深处的礼敬。

      《中希时报》:在希腊您还行走过哪些地方?

      雷殿生:首先是美丽的爱琴海,爱琴海真是太美、太干净了。爱琴海上的阳光,朗照着大地,爱琴海的蓝色,明艳夺目。在神话中“大地的肚脐”德尔菲,看到一大片橄榄树林,这是希腊神话里雅典娜的神树,是智慧和富足的象征。整整一个山谷的橄榄树,浩浩荡荡向大海奔涌,不身临其境,那种震撼难以形容。在德尔菲还有保存完好的古剧院,有古代德尔菲运动赛会举行的原始场地,两千多年前的体育场,竟然保存得如此完好,令人赞叹。在柏拉图的雅典学园遗址上,我和朋友于士明共同烹茶抚琴,向柏拉图致意。古琴一曲,高山流水,清茶一盏,以慰古人。来到古奥林匹亚,我在那片巨大的遗址上转了足足一整天。我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火炬手,在北京我双手接过从这里的赫拉神庙前点燃的奥运圣火火炬,今天终于逆时间河流而上,来到奥运会的古老源头,无比兴奋,我在古运动场还跑了一圈,这是生命中最为难忘的一段行走道路。

      《中希时报》:来到哲学的故乡希腊,你对哪位希腊哲学家感兴趣?

      雷殿生:希腊是西方哲学的故乡,我最喜欢的哲学家是苏格拉底,他有三句话我印象深刻:“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度过”,“一个人能否有成就,只看他是否具备自尊心与自信心两个条件”,“逆境,是磨练人的最高学府”。我就是在逆境中成长的,十几岁失去父母,只读了三年零两个月的书,这三句话让我在希腊感到了精神回家的感觉,我在苏格拉底的这三句话里找到了生命的共鸣。

      《中希时报》:您说您在全部的丝绸之路行程中随身携带着三本书,为什么要带这三本书?

      雷殿生:在这将来的三年20多个国家的行走过程中,我会全程随身带着这三本书:老子的《道德经》、孔子的《论语》和习近平主席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这三本书都有各种语言的译本,便于和当地人们交流。在我看来,这三本书是中国自古到今的一个历史序列:老子的《道德经》讲的是天人合一,要人们遵循自然规律,凡事有度,循规律、重规矩,天地宇宙如此,人类社会亦然;孔子的《论语》讲的是仁义礼智信,千百年来东方的人们依靠这些古老的准则建立起和谐的社会关系;习近平主席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是我们当代的著作,这是我们当代在总结前人经验、凝聚国家民族智慧而形成的一本面对现实、指向当下的书。我们古老中华民族,泱泱十三亿大国,需要这样一本指导中国现实、思考世界未来的著作,它使得我们能够肩负东方大国的责任,最终实现我们的中国梦。

      在《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中有这样一段话:“创新正当其时,圆梦适得其势……把爱国之情、强国之志、报国之行统一起来,把自己的梦想融入人民实现中国梦的壮阔奋斗之中,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辉史册之上。”我觉得这句话就好像是说给我听的一样。

      《中希时报》:在未来3年20多个国家“丝绸之路”的行走中,您有什么样的目标和理念?

      雷殿生:我心中的“丝绸之路”,是求同存异的一条路,是一条友谊、创新、环保之路,希望更多国家、各个肤色所有爱好和平的人们都能参与其中,这是一条文化、经济、历史交流的纽带,其中有我们这个时代整个人类的福祉。我是一个农民,没有文化,我知道一切事都要靠亲身践行。我觉得自己赶上了这么好的时代,我要在“丝绸之路”的行走过程中,把中国人的精神、中国人的历史文化带出去,把国外好的东西带回来。我最喜欢的老子的话是:“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我身虽微,却总在路上,一直努力,我希望一生做正心、正念、正能量的事,果能如此,就不枉此生。

      我心里对自己说的一句话是:我愿意在丝绸之路上做一粒铺路的沙子。



雷殿生著作《31天穿越罗布泊》

      面前的雷殿生,朴实、坚毅、谦和,粗布衣服,语速缓慢。十多年历经艰辛的行走道路,使得他身上有一种最为质朴的辉光,一种熟悉的属于古老中国人的辉光。道路给他带来一种奇异的儒雅,这是没有经过知识熏染的璞玉之雅,有一种让人随时在他面前陷入静默的巨大力量。《道德经》《论语》《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这三本书,是属于他单个人的一份意味深长的简明书单。这三本书里有他作为一个东方中国人的世界观,有他对我们生活于其中的这个时代的美好期许和真诚向往。他的一生,是梦幻成真的一生,如果你亲耳听过他的故事,如果我们知道他如何一路走来,我们就很难觉得这三本书的选择里,他有什么样的社会机心和世俗考量。

      相反,他选择的三本书,是应该让我们这个时代肃然面对的一件事,是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期许,一份信任,一份普通人的重托。伟哉!我们的千年文明,来者!我们的未来十年,壮哉!我们的泱泱大国,我们将不得不思考所有的一切是否能够对得起这样一个普通农民的期许和重托。

      这三本以古老方块汉字写就的著作,在历经千载的“丝绸之路”上,是缓慢铺展开来的一份问卷,它的答案,必将隆隆回响在千年之后的同一条“丝绸之路”上。

      (本文系中希时报/希中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