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时评:中菲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否定南沙群岛整体性之谬误

时评:中菲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否定南沙群岛整体性之谬误

  • 作者:李任远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6-07-19
  • 浏览数:10832

      2016年7月12日,备受争议的中菲南海仲裁案的最终裁决公布。该裁决第571至576段,否定了中国南沙群岛基于群岛的整体性主张海洋权利,仲裁庭的这一做法,违背国际法基本原则,适用法律明显错误,属于严重的误判。

      第一,在无明确法律争端的情况下,仲裁庭对南沙群岛的整体性这一事项进行审议,违反了国际司法与仲裁机构受理国际争端的一般原则。依据一般的国际法理,国际司法与仲裁机构裁判案件,以当事方存在法律争端为前提。这一原则为国际法院、国际海洋法法庭等多个国际司法与仲裁机构长期的实践所肯定。“争端”的存在,是启动司法与仲裁程序的关键。依据国际法最一般的定义,“争端”是指当事方对某一法律问题存在不同的看法。但在该案中,菲律宾并未对中国南沙群岛基于整体性主张海洋权利这一事项提出明确异议。从法律的视角分析,南沙群岛的整体性问题,双方并无法律上不同看法,不构成法律上的争端。仲裁庭在此情况下对南沙群岛的整体性进行审议,有违国际司法与仲裁机构审理国际争端的一般法理。

      第二,仲裁庭超越诉讼请求,对南沙群岛的整体性问题进行裁决,有违案件管辖的一般原则。国际司法与仲裁机构对案件的管辖权来源于国家的授权,它们只能对当事方授权的事项进行管辖。当事方在诉讼或仲裁程序中未提出请求的事项,法庭或者仲裁庭均不得管辖。在中菲南海仲裁案中,仲裁庭否定南沙群岛整体性的部分,位于裁决第四章,该章针对菲律宾第3至第7项诉讼请求做出裁决。考察菲方的第3至7项请求,涉及的分别是黄岩岛、美济礁、仁爱礁、南薰礁、西门礁、东门礁等岛礁的法律地位,这些诉求均针对单个岛礁提出,丝毫未提及南沙群岛的整体性问题。也就是说,菲律宾完全未提关于南沙群岛整体性的诉求,在此情况下,仲裁庭对诉求以外的事项做出裁决,违反了仲裁庭行使管辖权的一般原则,属于滥用权利,不当扩大管辖权之举。

      第三,仲裁庭在适用法律方面存在错误定位有关法律、曲解中国权利性质、不当适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称《公约》)有关条款等严重问题。

      仲裁庭在审理南沙群岛的整体性问题时,适用《公约》进行裁判,法律定位存在严重错误。《公约》在第4部分规定了群岛国制度,该制度仅适用于群岛国,即全部由群岛(可包括其他岛屿)组成的国家。中国是非群岛国,南沙群岛属于非群岛国的群岛。非群岛国群岛的法律地位事实上属于《公约》中未予规定的事项,对非群岛国的群岛问题,应适用习惯国际法进行裁判。在此,有必要对这个问题做进一步说明。

      1973年至1982年的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大会制定了《公约》,群岛问题是《公约》制定过程中的重要问题。部分与会国家提出,基于历史、地理、政治、经济、历史性权利等方面的整体性,群岛应当被作为一个整体对待,在公约中建立群岛制度。这些国家认为群岛制度应当适用于所有群岛,包括群岛国与非群岛国的群岛,持这一观点的国家有加拿大、希腊、西班牙、法国、哥伦比亚、智利、冰岛、印度、毛里求斯、墨西哥、新西兰、挪威、中国、厄瓜多尔、葡萄牙、秘鲁、洪都拉斯等。而有部分国家则主张群岛制度只适用于群岛国,如泰国、土耳其、印尼等。由于这个问题存在分歧,联合国海洋法大会决定,将群岛的法律地位分为群岛国与非群岛国的群岛(按照当时的会议记录,多数采用“构成国家一部分的群岛”这一措辞,实际上是指非群岛国群岛)两个议题。

      群岛国这一议题后来发展成了群岛国制度,因而《公约》的规定应理解为,群岛国制度只适用于完全由群岛构成的国家(可包括其他岛屿)。在会议的讨论中,这次大会多次决议将对非群岛国的群岛地位进行讨论,但直到会议后期,这一问题仍未能展开讨论。《公约》的制定历史表明,正如厄瓜多尔、土耳其、希腊、法国、葡萄牙、印度等国的提案所明确指出的那样,非群岛国的群岛问题是大会悬而未决的问题,也就是《公约》未能涵盖的问题。故而,该问题不受公约有关规则的调整。依据公约序言的规定,该问题受一般国际法的原则与规则调整。非群岛国历来依据习惯国际法,对其群岛的整体性主张权利,并受到了国际承认。仲裁庭曲解《公约》的适用范围,适用《公约》对南沙群岛的整体性进行裁判,是对法律规则定位的重大错误,属于适用法律严重错误。

      在权利性质的定位方面,仲裁庭同样存在明显错误。南沙群岛的整体性实际上不仅依据地理、历史、经济、政治等因素提出,也依据两千年来形成的历史性权利。由此,在南沙群岛的整体性问题上,除了关于群岛整体性的一般国际法则,还应包括历史性权利的有关法则。在《公约》的制定史上,菲律宾在提出群岛国及群岛概念时,也曾多次强调历史性权利的作用。但这次仲裁庭在审理南沙群岛的整体性问题时,完全未提关于历史性权利及相关法则,权利性质定位错误,是仲裁庭在审理南沙群岛整体性问题中所犯的另一个严重错误。

      不仅如此,仲裁庭在适用《公约》中的有关条款时也存在根本错误,最明显的有两处。

      一则,仲裁庭在裁决第574段中适用群岛国中的水陆比例规则,判定菲律宾不得在南沙群岛划定整体基线,这一做法极其荒谬。南沙群岛是非群岛国的群岛,依据《公约》规定,不得适用群岛国的有关规则。而且,仲裁庭所审议的事项是中国在由南沙主张整体性海洋权利的合法性,其后居然转化为审议南沙群岛能否作为菲律宾的一部分,基于群岛国制度划定基线。这一行为与仲裁庭申明不涉及岛屿主权的根本立场互相矛盾,仲裁庭的中立性存在严重问题。

      二则,仲裁庭依据《公约》第7条关于沿岸群岛的划界条款,来审理中国南沙群岛整体性权利主张的合法性,这是仲裁庭在适用法律方面的又一错误。《公约》第7条实际上来源于1951年国际法院的英挪渔业案,该条主要规定沿岸群岛领海基线的划定问题,而南沙群岛明显属于洋中群岛,无论从南沙群岛的整体分布还是具体的岛礁位置考察,该条均不适用。南沙群岛的整体性问题所应适用的,是非群岛国群岛地位的习惯国际法及历史性权利的有关国际法。

      综上,仲裁庭在南沙群岛整体性问题未构成法律争端、且当事方未提出诉求的情况下,非法扩大管辖权,对南沙群岛的整体性问题进行裁决,严重违反了国际司法与仲裁机构对案件行使管辖权的国际法原则和规则。在法律的适用方面,仲裁庭未能认识到非群岛国群岛习惯法的重要地位,法律定位错误;忽视中国南沙群岛整体性主张中的历史性权利因素,权利定位错误;不当适用《公约》中的相关条款,且在适用公约条款的过程中呈现不中立的倾向,法律适用严重错误。质言之,仅就南沙群岛的整体性问题而言,仲裁庭的裁决存在严重谬误!

      (作者:李任远,国际法博士,现为中山大学法学院博士后研究人员。研究方向:海洋法、国际法、南海问题等。主持中国博士后基金科研项目、外交部条法司委托课题多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