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兰台说史•土耳其家门口的岛屿为何是希腊的

兰台说史•土耳其家门口的岛屿为何是希腊的

  • 作者:殷夫
  • 来源:凤凰历史
  • 发布日期:2016-07-18
  • 浏览数:7578

现希腊土耳其边界 资料图

引言:海岸曲折、蔚蓝而美丽的爱琴海,先后诞生了米诺斯文明、迈锡尼文明、古典希腊文明,是西方文明的摇篮,勾起无数骚人的浪(zhuang)漫(bi)遐想。然而,当我们翻开地图却会发现,偌大的爱琴海上岛屿星罗棋布,但基本全是希腊领土,甚至离土耳其近在咫尺的土耳其沿岸一系列岛屿,也都属于远在海的另一头的希腊所有。这不由得让心怀南海领土争端的国人对这一奇特而又相似的国境分布充满兴趣。确实,自20世纪初以来,爱琴海也的确成为希腊与土耳其两国的“冷战”之海,两国围绕各自的国家利益在爱琴海问题上尖锐对立,互不相让,甚至一度走到了战争的边缘,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千年帝国寿终

君士坦丁堡之战 资料图

1453年,拜占庭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沦陷于奥斯曼帝国之手。此一国人亦耳熟能详的事件,掀起的滔天巨浪,经过数百年的翻滚,仍不断荡漾起层层涟漪。至今我们依然能从“巴尔干火药桶”地区时不时迸发的紧张局势中感受到其余波。而希腊和土耳其两国历时百年的爱琴海权益纷争,亦由此种下了远因。

拜占庭帝国末期,国力日益衰落,最后领土仅剩下首都君堡、周边的东色雷斯以及部分希腊地区,首都本身也残破不堪,在城破前仅剩5万人口,约7000左右的能战之兵。城中到处残垣断壁,村社农田遍布。城破之后,土耳其军虽然也进行了烧杀淫掠,但得益于土耳其苏丹穆罕默德二世的刻意保护(他并不想获得一座彻底损毁的都城),情况尚好,不久希腊人便重新来此定居。此后,散布于东地中海的希腊人便基本被置于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之下。尽管如此,亡国之痛、宗教冲突和身为苏丹二等臣民的身份,还是深深刺激着曾经骄傲的希腊人,由于君士坦丁堡在星期二失陷,直到今天,很多希腊人仍然认为星期二是一周中最不祥的日子。

拯救西方母亲!

奥斯曼帝国 资料图

到了19世纪初,老迈的奥斯曼帝国日渐衰微,面临着被列强瓜分的危险。1814年,以解放希腊为目标的秘密组织“友谊社”成立,并计划在伯罗奔尼撒半岛、多瑙河公国和君士坦丁报同时起事。1821年,多瑙河公国首先起义,很快被土耳其人镇压,但伯罗奔尼撒立刻起兵响应。经过激烈战斗,到3月底,整个伯罗奔尼撒半岛已经被起义者所控制,而奥斯曼帝国也展开了全力的镇压。然而“友谊社”不愧是友谊社,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在这关键时刻,希腊起义军竟然由于严重的派系矛盾而玩起了内战,奥斯曼联合埃及军阀乘机猛烈反扑,在1825年年底,又重新夺回了半岛大部分地方。

当然,时刻准备削弱奥斯曼帝国的欧洲列强,自然也不会放弃这一千载难逢的干涉机会,解救西方文明母亲(希腊)的行动开始了~。1827年,英国、法国及俄国签订《伦敦条约》,呼吁奥斯曼土耳其在保留宗主权下容许希腊人自治,三国又共同派遣舰队到希腊,意图促成希土停战。三国的联合舰队在该年10月20日的纳瓦里诺海战中摧毁了奥斯曼和埃及的联合舰队。1828年,俄罗斯与土耳其爆发第八次俄土战争,同年法国出兵伯罗奔尼撒。希腊人趁机反攻。万般无奈之下,1832年,奥斯曼土耳其被迫承认希腊独立。

希腊独立运动的开展,激发了无数欧洲文人的浪漫幻想,更有部分行动党身体力行投身解救“西方文明母亲”的洪流中,如英国著名诗人拜伦,还为此献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

19-20世界希腊国土变化 资料图

伟大理想:恢复拜占庭的荣光

乔治一世 资料图

1831年,在即将赢得独立之际,希腊总督爱奥尼斯·卡伯吉斯蒂亚斯遇刺,希腊陷入不成体统的无政府状态。有鉴于此,欧洲列强英法俄三国在1832年的伦敦和会上给希腊钦定了一个外国人当国王:巴伐利亚17岁的小王子奥托(据说此人乃拜占廷帝国拉斯卡里斯皇朝皇帝狄奥多尔一世的21世孙,原系根正苗红)。

希腊王国建立后,经历了小国王奥拓带来的巴伐利亚摄政与希腊立宪主义者的多次较量,最后于1843年爆发了九三宪法革命,希腊立宪主义者获胜,虽然此后的历届宰相未必真得把民主宪政当一回事,但至少希腊有了一部装点门面的自由主义宪法。此时的小国王奥拓一世已经长大成人,为了在依旧动荡的政局中巩固自己的地位,奥拓决定站在希腊民族主义的潮头,践行“伟大理想”

所谓的“伟大理想”,说白了就是大希腊民族主义,复辟拜占庭帝国的大国梦,凡是有我希腊民族定居的地方,凡是在历史上与希腊民族发生紧密联系的地方,都应该是希腊王国的领土,而君士坦丁堡则是未来希腊帝国天然的首都!多么鸡血沸腾。乘着1854年克里米亚战争的良机,奥拓一世开干了。土耳其军主力与俄军前线交战,希腊派非正规军队侵入土耳其境内,结果是大败亏输,什么便宜都没捞到。不久,奥托一世因国内政变而被迫退位,第一阶段的“伟大理想”实践以失败告终。

不久之后列强又给希腊钦点了一个国王:乔治一世(据说父系和母系都与拜占庭皇室沾亲带故)。此人刚一即位,就为希腊带来了爱奥尼亚群岛——英国把该群岛作为乔治登基的一份厚礼。乔治一世作风开明,颇有政治手腕,在他长达半个世纪的漫长统治中,使希腊领土几乎翻了一倍,尤其是在巴尔干战争中,皇储康斯坦丁一胜再胜,连续击败了土耳其与保加利亚,获得了克里特、马其顿、伊庇鲁斯和萨洛尼卡,以及爱琴海上的众多岛屿,眼看前面就是君士坦丁堡了!远大理想似乎唾手可及了!

从君士坦丁堡到伊斯坦布尔

凯末尔 资料图

在巴尔干战争即将胜利之时,乔治一世国王遇刺身亡,皇储康斯坦丁一世即位。作为第一个在希腊出生的国王,之所以取名康斯坦丁,乃是寄托了希腊人民的殷切希望——希望有朝一日他能够统治与他同名的故都君士坦丁堡,实现拜占庭的“伟大复兴”,甚至有许多的人愿意称他康斯坦丁十二世,认为他是拜占廷帝国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的继承者。

没过多久,一战爆发,老迈的奥斯曼帝国再次站错了队,跟着同盟国一起战败而面临被协约国彻底瓜分。1920年8月10日,奥斯曼帝国政府与协约国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色佛尔条约》(又译塞夫勒条约),条约规定:东色雷斯和爱奥尼亚地区割让予希腊。包括君士坦丁堡在内的达达尼尔海峡和博斯普鲁斯海峡地区划为非军事区,由协约国共管,但是天知道哪天是否又被协约国通过肮脏的屁眼交易转交给希腊了呢——如果《色佛尔条约》(又译塞夫勒条约)有效落实,那么拜占庭帝国在某种程度上就真得复辟了,希腊将占据爱琴海两岸的大陆领土和之间爱琴海上的所有岛屿。历代土耳其人的艰辛付出也将付之东流。然而——

1920年,现代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在安卡拉召开大国民议会,宣布组成代表国家的临时政府,并担任新成立的大国民议会主席,该政府拒绝承认《色佛尔条约》(又译塞夫勒条约)。于是希腊军队大举进军,意欲乘安卡拉政府立足未稳之机将其一锅端。最后的决战开始了。1921年1月,希土两军在伊诺努展开激战,刚刚组建的仅1.5万人的土耳其国民军,击退了6万希腊军队的进攻,震动了世界。3月23日希腊集结4万军队,与2.4万土军再战伊诺努,经过激烈战斗,希腊军队再次被击退。

1921年夏天,经过精心的准备,希腊军队于8月23日发动总攻,双方在萨卡里亚河爆发决战,凯末尔亲临前线指挥,经过20天的激烈战斗,到9月13日,希腊军队大败亏输,彻底丧失了进攻能力,至此,战局已定。经过一年的准备,在获得了法、意和苏俄大量军火和物资援助之后,土军实力大增。1922年8月至9月,土军以雷霆之势驱逐了占据士麦那的剩余希腊军队,于9月9日占领该城。希腊军队撤离之后,来不及逃跑的三万名士麦那希腊人和亚美尼亚人被残忍虐杀,这场悲剧为希腊人经营小亚细亚2500年的历史画上了沉重的休止符。

1923年7月24日,土耳其与协约国签订了《洛桑条约》以取代《色佛尔条约》(又译塞夫勒条约),陆地上的东色雷斯和爱奥尼亚地区得以归还土耳其,同时承认了土耳其对海峡的主权。希腊也不是一无所得,获得了从保加利亚割出的西色雷斯聊作补偿。

再来看看君士坦丁堡。在一战之前,该城90万居民中,希腊人和亚美尼亚人竟高达45万,约占总人口的一半,然而到了洛桑条约签订后的1927年,仅剩下24万,如今则只剩下不到4000的希腊族居民。希腊人逐渐离开了他们的伟大故都。1930年,君士坦丁堡正式更名为伊斯坦布尔。“伟大理想”黯然破灭了。

当理想破灭,至少还有爱琴海

爱琴海 资料图

所幸的是,爱琴海上的大部分岛屿还掌握在希腊人手里。

八万平方英里面积的爱琴海,约2500多座岛屿中,希腊牢牢控制着其中的2400多座,仅60多座归属土耳其。这些岛屿靠近希腊本土的部分在独立战争结束后就已归属希腊,而其他较东面靠近土耳其的岛屿则是通过巴尔干战争和意大利人手中获得,通过一系列条约确定其合法希腊领土的身份,土耳其绝无染指其主权的可能。尽管土耳其对希腊领海“逼到老子家门口”的状况非常不爽,屡次制造事端想要搅乱局面,然而面对铁一般的既成事实又谈何容易。当年雅典城邦没落后,雅典人无奈阿Q道:至少咱们还拥有卫城。如今亦是同理,尽管“伟大理想”最终破灭,白白葬送了士麦那几万希腊人的性命,但至少,希腊人还拥有爱琴海,退一步海阔天空。

地图上每一条看似违反常理的界线,背后都是一串曲折历史,现状的形成并非没有原因的。而这种界线能够稳定存在,实际也是相关各方利益相互妥协形成平衡后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