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英国脱欧不是“黑天鹅” 影响甚至不如希腊公投

英国脱欧不是“黑天鹅” 影响甚至不如希腊公投

  • 作者:韩伟
  • 来源:瞭望智库
  • 发布日期:2016-07-12
  • 浏览数:11984
   英国脱欧虽然超出多数人的预期,但并非不可预测,因为民粹主义和疑欧主义早已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公投本身就有脱与不脱的可能。

  英国公投决定脱欧后,世界关注,更是引爆了媒体舆论,各种评论文章接连不断。很多观点认为英国退欧将是去全球化的开始,会带来西方的分化,导致世界地缘政治格局的重大转变,其影响堪比苏东剧变和“9·11”事件。诸如此类,笔者不敢苟同,对英国脱欧的影响不应过度解读,需冷静看待、客观分析这一事件。

  1.出于政治考量的公投终成政治赌博

  1975年6月5日,工党威尔逊政府执政时期举行过一次公投。40年过去了,英国人为什么再次举行脱欧公投?执政的保守党政府为什么会冒退欧的风险,去搞一场政治豪赌呢?这主要是保守党针对英国国内形势和政治力量对比变化做出的政治策略。

  2013年以来,英国国内移民问题不断突出,导致国内政治格局出现变动,持反欧、疑欧立场的英国独立党迅速上位,尤其在2014年英国地方选举中获得了选民的广泛支持,拿下163个议席,而上次选举中该党只获得两个议席。同年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独立党更是大有斩获,成为英国欧洲议会的第一大党,这也是历史上首次保守党和工党之外的第三党拔得头筹。

  针对这一形势,保守党出于政治考量,试图对国内疑欧主义等右翼力量妥协和拉拢,着眼赢得2015年大选,党内领导层开始策划脱欧公投。

  2012年英国首相卡梅隆、外交大臣黑格和首相办公厅主任卢埃林在参加北约峰会间隙,就举行公投进行了内部讨论。期望以民主的形式,一劳永逸地解决国内右翼主义势力对主流政治和保守党执政的威胁。

  2013年5月,保守党发布了公投法案草案,指出于2017年12月31日前举行公投。2015年大选保守党在其竞选纲领中,进一步做了“保守党如上台执政将举行公投”的承诺。

  2014年苏格兰公投的先例,也可能令卡梅伦政府觉得心中有底、稳操胜券。

  孰料当权者误判了形势,低估了民粹主义和草根阶层的巨大力量,政治策略演化成了政治冒险和赌博,结果一语成谶,聪明反被聪明误,最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2.脱欧是“去欧盟化”而非“去欧洲化”

  长期以来,英国与欧洲大陆就处于两个频道上,难以找到共鸣,甚至貌合神离,同床异梦。

  历史上看,英国并非欧洲经济共同体(欧盟的前身)的创始成员国,直到1973年英国才加入欧共体。英国之所以加入欧共体,就是看中了欧洲单一市场,希望这块大蛋糕能为英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实际利益。然而,随着欧盟东扩加快,在一体化道路上越走越远,英国人开始心生芥蒂。

  从理念传统来讲,英国与欧洲大陆也格格不入,英国奉行自由主义理念,崇尚独立自主、自由竞争,但欧洲大陆却有孕育民主社会主义的肥沃土壤,作为欧洲议会第一和第二大党团的欧洲人民党党团和欧洲社会党党团,占据了欧洲议会的半壁江山之多。

  因此,假设即使脱欧公投的结果是英国留在欧盟,英国与欧盟也不会相安无事,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英国人向来是务实的民族,是有战略意识和格局观念的,虽然今天的英国已今非昔比,日不落帝国的光环早已失去了光辉,但英国人精神层面还是继承了大英帝国衣钵,骨子里的傲气还是有的。“立足欧洲,面向世界”是英国长期奉行的外交理念,英国不甘于仅仅做欧洲的一员和德国法国的小伙伴,也不想被庞杂的欧洲事务和臃肿的欧洲机构所羁绊,而是选择性孤立。

  所谓脱欧,是脱离欧盟的制约,而不是脱离欧洲。

  准确地说,英国脱欧公投应该叫英国欧盟成员国身份公投或者英欧关系公投,英文表述为EU Membership referendum。尽管公投结果决定脱欧,英国与欧盟将就脱欧具体事宜进行谈判,但在谈判完成前,英国难以切割与欧盟的关系。

  而且,失去欧盟成员国身份的英国,也不会真正脱离欧洲,英国仍是欧洲的英国,欧洲仍是包括英国的欧洲。脱欧之后,英国只不过换了与欧盟打交道的方式,英欧关系进入调整和重塑的新阶段。

  3.英国脱欧不是国际政治的“黑天鹅”事件

  不少观察家认为,英国脱欧将造成国际政治经济的动荡,甚至开启欧洲衰落的历史。笔者认为,英国脱欧影响重大,但很多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其产生的不确定性主要是市场和经济方面,对国际政治的影响有限,更难言撼动国际格局。

  首先,英国脱欧不是国际政治中的“黑天鹅”事件,英国脱欧虽然超出多数人的预期,但并非不可预测。

  因为民粹主义和疑欧主义早已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公投本身就有脱与不脱的可能。英国脱欧影响主要是经济层面,政治上的影响目前还仅仅在英国国内。英国脱欧的影响,甚至不敌希腊公投。

  花旗首席全球政治分析师Tina Fordham领导的团队日前在报告中也指出,英国退欧的确给欧盟制造了问题,意大利的宪法改革公投可能是整个欧洲政治版图的巨大威胁,那才是真正的高风险事件。如果公投否决改革法案,伦齐政府将下台,意大利将重现前总理贝卢斯科尼被迫下台留下的政治乱局。

  其次,英国脱欧可能产生示范效应,引来个别欧盟国家效仿,但难以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

  英国脱欧公投肯定引起欧洲战略家进一步反思,重新审视欧洲一体化,但就此断言欧洲一体化遭遇重大挫折甚至走到了穷途末路,不但为时过早,也不负责任。

  相反,英国脱欧可能倒逼欧盟改革进程,欧洲一体化进一步走强而非走弱。今后欧盟相关制度的约束力将加强,防止之前英国这种“伪欧盟国”(不是欧元区、申根区成员,在一些制度上也享有优待)的存在。

  最后,英国脱欧也不意味着去全球化、逆全球化进程的开启。

  英国退出欧盟后,不再受制于欧盟自由流动原则,没有义务接收欧盟移民配额,也会减少欧洲难民和欧洲伊斯兰极端主义对英国的威胁,但英国退欧就一定会彻底摆脱移民问题的困扰吗?会彻底远离恐怖活动的威胁吗?答案是否定的。

  全球化时代自开启以来,本身就是不可逆的,何况在信息技术高度发达的互联网时代,反全球化与全球化本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脱欧后,英国也无法拒绝来自欧盟的资本、货物、人员进入,只不过这进入可能不像以前那样天经地义和顺理成章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