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2016年5月,欧元区财长同意向希腊发放103亿欧元贷款,并考虑在2018年减免希腊债务。关于希腊债务危机,有人说 是“希腊人吃垮自己的国家”,也有人说“希腊先是自己惹麻烦,然后碰到三巨头带来的麻烦”。通晓希腊语且有一半希腊血统的记者安杰罗士(James Angelos),曾为《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工作。在希腊债务危机后,他多次在希腊实地探访官员、当事人与居民,寻找问题症结,写下《希腊悲剧:政 治与民主治理下的债务残局》一书。他从官医民合作诈领补助的“盲人岛”事件为起点,一路抽丝剥茧:因查税引发民怨的“渔船小馆”事件、贪污引杀机的“区长 命案”、宗教与民族主义情结所引起的政教冲突,以及难民安置与人权争议等。

      在书中,安杰罗士认为政治与民主治理机制失灵恐怕是造成今日希腊债务残局的原因。希腊经历多次政党轮替,为争取选票与巩固势力,除上 演政策买票外,每当新任执政党上任,便会一次又一次地扩增公务员职缺安插同党人士。而希腊的债务危机,不仅是政府未有效利用来自外部的基金与贷款,还有逃 漏税造成税收不足的问题。希腊是欧洲文明与民主制度的发源地,但当代希腊的表现却使欧盟各国“希退”声浪不断。虽然目前纾困案通过后,危机暂时退烧,但若 未能找到调整体质的解方,作者最后也直言,“债务危机会不会不久后重演呢?不太有人怀疑不会。”以下是本书中文版的推荐序,获卫城出版授权刊出。

      《希腊悲剧:政治与民主治理下的债务残局》(The Full Catastrophe: Travels Among the New Greek Ruins)


    出版时间:2016年5月
  出版社:卫城出版

     作者:James Angelos
译者:宋瑛堂


      阅謮安杰罗士这一本述说欧债的《希腊悲剧:政治与民主治理下的债务残局》后,心里百感交集。究竟是物先腐,而后虫生;又或是虫先蛀,才令物腐烂?

      我们不自觉地陷入鸡与鸡蛋的陷阱了。希腊债务问题千丝万缕,却牵动着欧盟的命运,对全球经济亦不无深远影响,不过,最受打击的还是当地的老百姓,大家都在问:哪里出了错?

      虽然希腊债务危机已出现了好几年,但自2015年希腊大选“激烈左翼联盟”上台,除了经济危机之外,又再发生了政治危机,政坛动荡不安。之后又遇到中东难民涌现波及欧洲,而希腊首当其冲,对于国际媒体来说,新问题永远比旧问题更吸引目光。

      无论如何,希腊是欧债的缩影,欧债又是过去资本全球化所彰显的问题缩影。当然,希腊本身也有其独特的问题。这次安杰罗士亲赴希腊现场,获知了许多我们在媒体上没有看到的事件、故事,可让读者从微观了解更多问题的来龙去脉,正所谓见微知著,这是可贵之处。

      最后,安杰罗士还为我们补充了难民这个因素如何影响希腊的政经发展,书中内容让读者可说是目不暇给。

      在此,我想提出两个疑问:一、没有了希腊,难道欧洲债务危机便不会发生吗?二、希腊本身的问题一直存在,为何债务危机会到2009年才爆发出来?

      而且不仅希腊,南欧其他地方也成为重灾区。数年前我也有到希腊进行债务危机相关的采访工作,或许,我在此可以对此做一些补充。

      希腊人好逸恶劳?


      希腊在历史上面临太多外来强权干预,也在希腊身上留下不少历史伤口,因此希腊人总是带着一种受害人的情结,这种情结多少反映在这次的债务危机中,也有可能因此让希腊人缺乏自我反省能力。但另一方面,外界对希腊的误解又有多少?

      在希腊,我访问当地人,想知道他们是否如外界所说,是个高福利国家,由于好逸恶劳,全民热中逃税、四十岁就退休?被我这么一问,他们都瞪大眼睛望著我。

      如果是学者,他们会搬出很多统计数字去逐一反驳外界的谬误。所谓四十岁退休真是很大的误会。希腊人反问,谁可能四十岁就退休呀?他们的退休年龄都在六十五岁,现在政府还要延长至六十七岁。

      如果公务员要提早退休,也必须服务满三十五年才会获得批准。只有军中的特种部队,才有可能早于五十岁前退休,但那是特别的个案,不能混为一谈。

      至于希腊人是否好逸恶劳这个问题,之前在飞机上恰巧坐在我身旁的,是雅典大学社科院研究员苏仪(Zoi),她告诉我,根据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 (OECD)的报告指出,希腊人每年工作2017小时,平均工时比德国要多40%,即使撇开自雇人士的部分,希腊工时仍较德国长10%。

      至于福利,调查统计也显示希腊的社会福利不及德国,甚至不及西班牙。事实上,希腊老百姓都希望多做多得,以应付高昂的生活指数,失业是个梦魇,谁想当长期失业者?每个国家都有懒人,希腊当然也有懒人,难道这就是债务积缠的原因之一吗?

      谈到逃税问题,希腊人就更愤怒了。因为逃税的都是有钱人,愈富有愈想逃税,老百姓则要负担高税率。有次我与一群希腊大学生喝咖啡时,其中一人拿着菜单对我说:“看!我们这里的消费税是23%,几乎是全欧洲之冠,我们老百姓的生活多难过啊!”

      没错,老百姓虽然也懂得逃税,但有钱人逃税则有更大的影响,这种现象到处皆是,最近“巴拿马文件”也揭露了全球的富豪,不论是在富国或穷国都在玩这种逃税的金钱游戏。

      希腊成了欧债代罪羔羊

      在一次希腊反撙节(编者注:撙节 ,Austerity,经济持续低靡情况下,政府提高税收、减少各项预算与社会福利经费等公共支出等措施)的大游行中,我遇上一位独居老人,他在政府部门 服务了一辈子,退休后每月能拿到800欧元的退休金,现在一减就减到500欧元,几乎无法维持基本的生活。

      他问,为什么外界总有这样的误会,以为退休者死后的退休金可由亲友继承?可能因为之前有官员受贿,让这样的事发生,但这是少数而不是普遍现象。老人 家也不觉得希腊的福利比西欧好,甚至还不如呢!希腊人认为,有人想找代罪羔羊,却把责任推到希腊身上,其实只不过是想转移欧债真正原因。

      希腊导演凯特琳娜.凯特蒂(Katerina Kitidi)、哈茨斯特凡诺(Aris Chatzistefanou)拍了一系列有关希腊债务的纪录片《解放债务》(Debtocracy)。该影片有一情节,讲述希腊接受德国金钱援助后,再用来购买德国的武器。

      而削减赤字则迫使希腊政府私有化国有资产以换取现金,德国及其他资本由此可平价收购希腊国有资产。片中尽是嘲讽希腊政客怎样成为欧盟的买办,出卖国家,贱售国产,而德国则是最大的受益者。

      事实上,希腊在德国等欧洲强邻的压迫下,逐步私有化、出售国有资产,其中包括卖掉国有机场、公路、国营企业、银行、房地产和乐透彩执照、两个最大港口和一家自来水公司,甚至有些美丽的小岛,都被政府拍卖。此举几乎是把整个国家出售,来满足国际债权人的要求。

      当然,希腊政府也应负责,他们未能向富有的希腊人追收税款,而是向老百姓开刀,削减养老金。在民生方面也大幅提高税率,例如连家用电费都调涨超过20%,令原本生活已吃紧的老百姓雪上加霜。

      此外,最令人难堪的还包括,一般劳工遭到不合理的减薪,欧盟要求希腊政府把25岁以下劳工的最低工资调降32%,25岁以上的劳工则调降22%。此外,劳动工时也增加,面对高昂的征税,人们很快便失去了消费能力,到头来裁员之声四起,派遣劳工首当其冲。

      投行骗局

      如此看来,仅靠撙节无助于清除银行业界的毒瘤。这次欧债危机中,有不少是金融犯罪行为,而最大的“骗局”,当属2000年美国高盛投资银行,为希腊 设了一盘局,巧妙掩饰希腊一笔高达十亿欧元的公共债务真相,好让希腊得以顺利进入欧元区,以享有欧元区低廉的借贷利率,继续借贷。

      据媒体曝光的数据显示,当年高盛利用换汇交易(swap transaction)和信用违约交换(CDS)两项金融工具,为希腊埋下主权债务炸弹,同时也加速了欧洲的经济危机,而他们则坐收渔人之利,单是交易佣金,三亿欧元已稳稳进入高盛口袋。

      高盛利用所谓“金融创新”手段,让希腊政府的债务先用美元等其他货币发行,之后于特定时间换回欧元债务,债务到期后,高盛再将其换回美元。据报导,多年以来,当中交易金额高达百亿欧元之多。

      为了进一步掩饰,高盛提供希腊优惠借贷汇率,好让希腊获得更多欧元,并享有长达十年甚至更长的还贷期限,以回避算入欧元区所需要统计的公共负债率。高盛这种障眼法,只会令希腊不得不制造更多的货币换汇交易,使希腊深陷坏帐漩涡而无法自拔。

      为了维持合格的负债率水准,高盛再为希腊寻找十五家银行达成货币换汇协议,其中包括德国的银行,而且还是主要债权人之一。高盛明显要把风险转嫁给德国银行业。

      为什么选择德国银行呢?主要是因为德国是欧元区最大经济体,此做法可将德国锁在希腊的债务链内,如果德国政府袖手旁观任由希腊违约,那么德国银行业也一并遭殃。

      当帕潘德里欧在2009年上任为总理时,发现这一盘残局已无法再骗下去,况且银行也因全球金融危机而身陷泥淖,反而需要政府动用庞大资金救助,就在这种情况下希腊债务危机爆发了,并同时暴露了希债危机在欧洲不是单一案例。

      而高盛介入欧元区其他国家金融事务之深,超乎我们所能想像。除了希腊之外,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义大利等“欧猪五国”,也相继爆出主权债务危机。

      事实上,欧洲金融机构当中有不少高盛人。为希腊量身定做出一套金融工具,以掩饰希腊庞大的债务者,就是当年的高盛副总裁德拉吉(Mario Draghi),他现在竟是欧洲央行总裁。而前任义大利总理蒙蒂(Mario Monti),在2005年也曾任高盛的国际顾问。

      有美国媒体直接指出,高盛就是欧债危机的罪魁祸首,他们透过琳瑯满目的金融商品,让世界充满债务,现在危机爆发,他们不仅不需负责,也没有受到惩治,反而被挑选出来处理欧债问题。如今出面为欧债危机提供解决方案的欧洲领袖,也多是高盛出身。这不是很荒谬吗?

      高盛一手种下欧债的种子,他们对欧债自然最清楚不过。但另一方面,当欧洲也被欧债拖垮时,高盛该如何反应?高盛集团总裁兼营运长柯恩(Gary Cohn)事后向投资者表示,鉴于欧洲银行为从财务危机解套,可能被迫出售至少一万亿美元的资产。

      因此高盛很可能从中获益,他们也许会掌握有利位置,去担任这些资产销售的中间人。因此,面对欧洲这趟浑水,他不仅不担心,反而还乐观地认为,欧洲潜在的经济危机能够为高盛带来营利良机。

      这种转化经济危机为生财良机的手法,高盛可是玩得出神入化,也难怪坊间对高盛抱持阴谋论的想法。人们不禁要问:高盛究竟是投资银行,还是全球政经大戏的制作人?

      有批评阴谋论者称,高盛可能只是一个有著资本嗜血本质的金融机构,他们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不择手段、唯利是图、整死对手的“企业行为”,而不是政治行为。

      可是,高盛这间美国投资银行如此精明计算,会是纯粹的商业行为吗?若不是单纯商业行为,难道真如外界所说的阴谋吗?无论如何,高盛的影响力无远弗届,它除了拥有全球第一线政经关系,更俨如美国政府重大政策的代言人或执行者。

      资本主义系统问题

      希腊无疑存在政治贪腐,而习以为常的逃税行为也的确成了社会沉重的负担,但希腊仍有在内部进行改革的机会。试想,一个人若没钱可借,便也不能继续毫无节制的挥霍度日,必须自我调整了。

      只不过,有人却掩饰希腊问题,并将这个问题包装成金融产品并拚命吹捧,接著更在欧元区内如细菌般,将债务问题散播出去,另外再加上大到不能倒的银行做为劫持者,欧债便可能恶化到威胁欧洲的整合,犹如日本恐怖片中的贞子,不时出来吓你一跳!

      说到底这关乎19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带来的资本主义金融化、金融资本全球化与去监管化的问题。对金融产业来说,有人借钱才会有人赚钱,大家都 被鼓励不断借贷,世界遂踏入一个大债时代。金融全球化制造了信贷泡沫和资产泡沫,这才是欧债问题核心,也是全球金融危机原因所在。

      试想,若不是希腊过去太过轻易借贷,希腊债务也不会如脱缰之马。若不是因为资本主义过度金融化,银行也不会大到不能倒,还要国家去拯救,加深了主权债务危机。

      若不是金融资本去监管化,得以在全球化过程中全速前进,跨越国境,不择手段追逐利润最大化,金融罪行便不会如此肆无忌惮。面对这样无边无际的金融罪行,被卷入金融全球化的小国,可能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命运了。

      媒体成功地把我们的视线从金融诈欺转移开去了,一切都是欧猪五国自食其果。就好像我们一味指责那些吸毒者,却对贩毒者视若无睹,无法道出两者如何互为因果,这正是国际社会需要回答的问题。

      (张翠容,香港战地女记者,国际时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