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艺术家眼中的另一个希腊另一个中国

艺术家眼中的另一个希腊另一个中国

  • 作者:杨少波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6-06-04
  • 浏览数:1519

希腊画家瓦盖里斯和中国画家林庆华


希腊画家的作品

      希腊画家瓦盖里斯-瑞纳斯(Vangelis Rinas)和林庆华(Ioanna Lin)的联合画展6月2日在位于比雷埃夫斯港口的“棱镜艺术画廊”(Art Πρίσμα Gallery)开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比雷埃夫斯及周边群岛地区主席约安尼斯-马洛尼迪斯(ΙΩΑΝΝΗΣ ΜΑΡΩΝΙΤΗΣ)先生出席开幕式,并给中国艺术家林庆华颁发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的荣誉证书,旨在褒奖她在中国-希腊间文化及视觉艺术方面做出的独特贡献。


林庆华作品 《克里特的大海》


瓦盖里斯作品《中国民居》

      此次展览,是希腊艺术家瓦盖里斯-瑞纳斯画笔下的中国题材和中国艺术家林庆华画笔下的希腊题材的一次联展,这是东西方艺术家在彼此故乡的一次相互对望。中国的江南民居风光在希腊画家的视野中呈现出独特的异域色彩,希腊的大海蓝天在中国画家的眼睛里又是另一番“气韵生动”的景象。

      这是东西方艺术家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的一次新的艺术对话,东西方艺术同处一厅的对话场景,在中-希文化交流史上亦十分鲜见。观众在两位东西方艺术家“凝神对视”的视觉对话中“恍兮惚兮”,人我莫辨,体会到一种特殊的观赏感受。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林庆华颁发荣誉证书

      林庆华来自中国南方,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获得硕士学位,曾于台湾修读美术教育学专业。她曾为报纸画新闻漫画,并为书籍配插画,主业在大学里任教,教授绘画技巧和美术史。林庆华擅长水彩和水墨,她的水彩画色彩丰富,水墨修习自岭南画派画家赵少昂和杨之光,继承了岭南画派特有的“吸收海外画风与传统水墨技法相结合”的创新风格。在中国,她参加过沙龙和团体展;她五年前来到希腊,积极参与中希文化交流的推广,并结合异乡的灵感表现于自己的创作之中。

      展览开幕之后,我们采访了中国艺术家林庆华,她以自己的切身体验,讲述了自己对东西方艺术的诸多感想。

      《中希时报》:你对希腊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在希腊居住这些年,你对希腊现在什么感觉?

      林庆华:未来到希腊之前,认为希腊是个古老的充满神话色彩的欧洲国家。第一次踏上希腊的国土,觉得这是一个色彩斑斓十分独特的欧洲国家,再观看古遗址,觉得这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国度。在希腊居住这些年,在一波三折的政治经济危机中,希腊人的淡定从容,让我们自己汗颜。生活在其中的我也渐渐放宽心态,让一切顺其自然。在希腊到处充满阳光,阿波罗把一切照亮,我相信,只要阳光不离开希腊,希腊人会坚持笑迎每个挑战。

      《中希时报》:作为一个画家,你怎样感受希腊的阳光?

      林庆华:希腊的阳光,把画家的画布照亮,这里常年在灿烂阳光之下,使得从中国来的人们感到整个人都亮堂堂的。这里很少有北欧阴郁的天气,也没有那么多的抑郁心态。希腊的咖啡馆里总是人声鼎沸、欢声笑语,苏格拉底、柏拉图的《对话录》,也许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这样的阳光下自然而然产生的吧,从阳光这件事,我就觉得上帝在眷顾着希腊。但是,艺术中奇妙的事是,希腊人自己的艺术表现中,他们常常避开明亮的阳光,表现某种灰色的甚至是黑暗的东西,比如希腊著名的电影导演安哲罗普洛斯的作品,他避开灿烂的阳光,反而去表现大雾细雨中的希腊,这也是艺术和人心的无比丰富和奇特的艺术转化逻辑使然吧。

      《中希时报》:为什么萌生做这样一个中-希画家的联合展览?谁的最先倡议?准备过程怎样?

      林庆华:去年十月份,瓦盖利斯去中国办画展期间,画了了一批中国速写,他回到希腊后就跟我提议办个中希双人展的想法,而我也一直在画希腊风景画,于是一拍即合,找了画廊确定了此事。瓦盖利斯把他之前在中国收集的素材用来创作了一批水墨浓郁的中国风作品。

      《中希时报》:在绘画的过程中,有什么最深的感受?希腊的风景有什么特色?

      林庆华:希腊风景,如海湾,海滩,山岚,岛上民居,在我眼里是如此纯净,大气和明亮;我的水彩希腊风景画也从过去比较拘谨的造型向更奔放的笔触发展,色彩风格更趋向本土特色,纯净,利落。希腊的“天空之城”曼泰奥拉(Meteora)神奇壮美,众多修道院聚集于群山之巅,是大自然的奇观和人类文化的奇观,这个地方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自然和文化双遗产”之地。这个地方的光线神秘、多变,有一种不受外界干扰的宁静、空灵之气,特别是黄昏傍晚时分,这里云气光线的变化无比丰富,我创作了一系列关于曼泰奥拉的作品。
      希腊人和大海一起生活了几千年,大海包容着希腊人的一切,大海给希腊带来的非洲、亚洲、尼罗河、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文化,希腊的大海孕育了希腊的文明。希腊的大海颜色纯粹、变化丰富,描绘希腊的大海,是可以直接用颜料管里的蓝色挤在画布上的大海,深蓝、湛蓝、蓝绿……白天阳光下的大海明亮深蓝,傍晚时分丰富的晚霞映照下,是难以描述的丰富多彩。

      《中希时报》:你对瓦盖里斯有什么印象?对他的艺术有什么印象?

      林庆华:我非常喜欢瓦盖里斯的作品,他的油画作品有很深的内涵,豪放中蕴含细腻的情感,画中深邃的眼神让观者不忍心对视,但又不愿挪开脚步。他的水彩作品也很有意蕴,他把自己对中国的感情融入浓墨渲染中,忽隐忽显的中国村落是他对中国最真实的认识。这是一个敏感的西方画家对中国现实的感受,因为他所描绘的中国的民居,大部分都是正在消失、已经消失的事物,我们自己知道某些文明的底子正在消失,他是一个外来者的眼睛,他更把握不住这些新建起来的、缺乏文化深厚根基的建筑,他用模糊的、忽隐忽现的水墨笔触,把这种微妙的感受表达了出来。

      《中希时报》:你对古希腊艺术有什么印象?哪些艺术是你关注和喜爱的?

      林庆华:古希腊艺术的瓶绘和雕刻都达到古时的最高水平。我对古希腊艺术古典时期的雕塑作品顶礼膜拜,这么优美的造型,让当代的艺术家依然感到汗颜。他们强调精确、均衡和稳定的理性表现,不仅具有写实的生命力,更是对人体最完美的神性追求。

      《中希时报》:你们的展览得到了什么样的反馈?希腊人和中国人对你们的展览有什么感想和评价?

      林庆华:我们的展览在希腊媒体做了报道,得到无数希腊人的点赞和祝贺。很多人看展览时,误以为中国风景画是我创作的,瓦盖里斯的浓情水墨得到无数赞誉。希腊人看了我的希腊风景画,觉得是异国风情的,是融合水墨技法的,特别的。

      《中希时报》:通过展览,你感到东西方艺术有什么异同?东西方艺术家之间有什么值得相互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林庆华:东西方巨大的文化差异导致了以油画为代表的西方绘画和以水墨画为代表的中国绘画除在材料及工具使用上的差异外,在创作方法和审美观念上也存在根本性的不同。西方绘画一般重形似、重再现、重理性;而中国画注重的是情感表现,注重“以形写神”、“气韵生动”。创作方法上西方绘画重写实、以块面塑造形体、强调焦点透视;中国绘画重写意、以线造型、追求打破时空界限的散点透视。
      西方艺术家可以从学习水墨中体会“气韵生动”,中国艺术家在学习西画的严谨造型中,体会光线透过物体的存在感,在光影变化中体会“以形写神”。

      《中希时报》:你们是否有想在中国也做一个类似展览的想法?

      林庆华:我们的愿景当然希望把中希文化艺术的交流传递到国内,从希腊艺术家的眼中来观看中国,从中国艺术家眼中来观看希腊,这是我们最热忱诚意的文化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