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欧洲小镇为何不输大城市

欧洲小镇为何不输大城市

  • 作者:吴黎明
  •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 发布日期:2016-05-10
  • 浏览数:579


      驻欧回来之后,我常常推荐朋友们去看看欧洲的小城镇和乡村。尤其是阿尔卑斯山中的小镇,湖光山色中,真乃人间仙境,让人流连忘返。

      记得有一次带国内朋友去德国南部著名的新天鹅堡,夜宿一个离天鹅堡几十公里远的不出名的小镇。我们入驻的是一家有几百年历史、乡村风味浓郁的酒店,酒店提供的膳食就是附近农家的物产。黎明时分,附近小教堂的钟声与牛叫声向耳畔传来,让人有置身世外桃源之感。早餐后,我们在小镇上闲逛,居家都是两三层小楼,风格各异,鲜花摆满了家家户户的窗户、阳台,到处整整洁洁,安详静谧。这些都让国内来客大呼过瘾。一位来酒店餐厅喝咖啡的当地人说,小镇居民大部分在附近一家奶制品企业上班,无失业之忧。

      放眼欧洲,类似这样的小城镇到处都是,已成为欧洲社会的主体。一些风格各异的欧洲小城镇,甚至成了世界城市建设史上的瑰丽篇章。法国人口超百万城市不超过5个,人口在10万以下的小城镇却密布全国;德国七成城镇人口生活在2000人~10000人的小型城镇里;云游欧洲,捷克温泉小镇卡罗维瓦利最让我印象深刻,小镇犹如隐藏在山谷之中的世外桃源。

      反观当今中国,城市化进程一日千里,就连很多二三线城市的发展也直追西方发达国家。但是,与发达世界发展面貌差距最大的是乡村和小城镇。只有当小城的生活比都市好成为社会共识,只有小城日子比都市更迷人,中国才真正步入发达世界。

      放眼全球,小城镇的形成与发展有历史渊源,也有规划理念的结果。在欧洲,汇聚百年甚至千年建筑的小城俯拾皆是,大都是以教堂和市政广场为中心,街道沿着地势、河道而行,不追求笔直宽阔,房屋建筑负载历史,使千年百年的岁月触手可及。历史上,中世纪的欧洲庄园经济和城堡经济是经济结构中的主体成分,生产经营性活动在城镇外的独立区域完成,生产与生活功能分离,城镇职能以生活为主,也形成了居民重视人居环境、爱整洁卫生的传统。

      保持历史风貌,是国外小城镇建设的一大基本原则。城镇规划体现人文主义精神,注重环境保护,兼顾历史的延续性和社会发展的前瞻性,使之能和谐地统一在城镇建设上。在欧洲,小城镇建筑以独立式和连排式住宅为主,动辄数百年的建筑屡见不鲜,而居民改建、新建房屋都需要审批,无论是外观还是层高都有严格限制。

      放眼世界,许多国家小城镇建筑有着强烈的民族特色,历史风貌与现代生活的融合自然流畅,深厚的文化内涵与活力得以兼顾。反观国内,很多城市都热衷于大拆大建,许多小城镇千楼一面、千街一色,忘记特色,缺乏底蕴,让人视觉疲倦。

      外国小城镇中,墨西哥的“银都”塔斯科以其独特风貌让我记忆犹新。这个10万人口的小城建在一座山腰上,许多地方紧邻峭壁。以建于1748年的圣普利斯卡教堂为核心,一座座古老西班牙风格的红瓦、白墙低层楼宇延绵不绝,弯曲的鹅卵石街道边是300多家银器商店,特有的甲壳虫出租车载着一批批游人穿街过巷。塔斯科一直努力保持着一百年多前的样子,熠熠生辉的银器、优美的山城景色和独特的建筑每年吸引着大批游人。

      城镇不是空中楼阁,保持活力的另一个秘诀是需要产业支撑。塔斯科虽然银矿早已废弃,但人口中的一半还是从事银器加工,旅游业也风风火火。在德国,“穷乡僻壤”有企业,是其城镇发展生生不息的根本。二战后德国重建时,城镇化也曾走过一段“摊大饼”的弯路,后来又回归发展中小城镇的思路,提倡“小即是美”。许多德国大企业不喜欢在大城市里扎堆,依然扎根在其出生地。比如大名鼎鼎的贝塔斯曼集团,总部一直设在一个名为居特斯洛的小镇,全球化工巨头巴斯夫总部在路德维希港,大众、奥迪、欧宝的总部分别在世人不熟悉的沃尔斯堡、因戈尔施塔特和吕瑟尔斯海姆等小城。产业均衡分布,让小城镇有了产业支撑,也让小镇和周边居民不离乡土就能拥有稳定的工作和经济来源。

      便捷的交通,完备的基础设施和文化生活设施,加上大城市里所稀缺的优美自然环境,小城镇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不见裸露的土地,不见垃圾堆,不见晾晒衣物”,这是一些国内朋友对德国小镇的感叹。实际上,从卫生来说,德国垃圾分类是城乡一体的,总体感觉小城卫生状况比大城市还要好一些。一些小城镇里,超市、店铺、医院、学校一个都不少,各种体育俱乐部更是让休闲不成问题。除了偶尔驾车到城里看一场“高大上”的歌剧之外,小城基本解决了一切居民工作生活休闲问题。所以,诸多有钱人或中产家庭,往往更愿意住在小城里,把大都市“甩”给了低收入阶层或外来移民。

      南非世界杯金靴得主、德国拜仁俱乐部球星穆勒就以小城情结出名。穆勒出生在慕尼黑郊外40公里一个名叫帕尔的小城镇,父亲是宝马汽车公司的工程师,母亲是当地“村委会”的普通工作人员。穆勒4岁起就在家乡帕尔镇球队踢球,很快就凭借过人天赋引起球探注意,后被拜仁招致门下,最终进入拜仁一线队、国家队。穆勒张口闭口就是帕尔,瞧不上慕尼黑大都市的生活,甚至组织球队跟帕尔镇球队举行义赛,为当地体育场募捐。试想想,正因为小小帕尔体育设施齐全,方能培养出一个球星,方能留住大腕的一颗心。

      小城镇的发展也是与时俱进的。如今的欧洲,打造“节能低碳”的生态型小城镇成为潮流,“环保”“绿色”“生态”这些发展理念,渗透到欧洲小城镇发展和规划的各方面。一个典型标志是,太阳能越来越受青睐,改建、新建能源自给的房屋成为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