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圣城考古 停车场下发现古希腊堡垒

圣城考古 停车场下发现古希腊堡垒

  • 作者:Andrew Lawler
  • 来源:华夏地理
  • 发布日期:2016-04-27
  • 浏览数:271

在耶路撒冷的一次考古挖掘中,考古学家发现了一座希腊堡垒的遗迹,犹太人的圣殿山就在遗迹的上方。
摄影:XINHUA,JINI,新华社、CORBIS


      这里是圣城耶路撒冷。2000多年前,希腊人在古老的耶路撒冷老城中心建造了一座堡垒,最近以色列考古学家通过挖掘发现了这座堡垒的遗迹。该遗迹是希腊文化曾统治这座古城的首个确凿证据。

      迄今为止,人们对这座堡垒的了解只限于相关的文字记载。这座堡垒曾经居于一次血腥叛乱的中心,那次叛乱最终将希腊人从耶路撒冷赶走,犹太人至今仍会在光明节这天庆祝这个重大事件。

      此次挖掘地点位于圣殿山附近的谢里夫圣地,挖掘行动已经在这片政治色彩浓郁的土地上引起争议。

      “我们现在有大量证据表明,该遗迹是阿克拉堡垒(the Acra)的一部分。”以色列文物局的考古学家Doron Ben-Ami说道,他目前领导本次的发掘工作。

      遗迹位于圣殿山北部和巴勒斯坦塞勒瓦村的南边之间,其上方本来一直是一个停车场,如今则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矩形洞穴,洞穴的深度有3层楼高。在最近的一次访问中,Ben-Ami穿梭于不同的岩石之间,充满热情的指认新挖掘的遗迹,工人们则忙着清理泥土。


巨型岩石和小一些的石头为确认堡垒的身份提供了线索。
遗迹所在地先后被罗马时代的房屋和一座拜占庭果园占据,最近则被一个停车场取代。
摄影:XINHUA,JINI,新华社、CORBIS


      公元前4世纪,亚历山大大帝攻占了朱迪亚,他的继任者们都为争夺此地争吵不断。在朱迪亚首都耶路撒冷的支持下,塞琉古帝国国王安条克三世将埃及驻军驱逐出境。安条克三世因此授予犹太人宗教自治权以示谢意。在长达一个半世纪的时间里,希腊文化和语言在这里繁荣发展。然而,考古学家却鲜少发现这一重要时期的文物或者建筑。
 
      传统犹太人和受希腊文化影响的犹太人冲突不断,这加剧了他们之间的紧张关系。公元前167年,犹太人反叛者拿起武器进行反抗。这次反抗遭到镇压,安条克四世伊比芬尼趁机洗劫了耶路撒冷,下令禁止传统的犹太教仪式,而且在圣殿山树立起了希腊众神的雕像。

      犹太作家马卡比 1(1 Maccabees)在反抗发生后不久后著书。根据书中描述,塞琉古帝国在大卫城中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堡垒,“堡垒的墙壁非常高大结实,而且还建造了坚固的塔楼。”这座堡垒被称为阿克拉堡垒,在希腊语中意为高大、坚固的地方,但对于憎恨希腊统治的犹太人来说就像一根刺一样。

      公元前164年,犹大?马加比领导的犹太反叛军占领了耶路撒冷,解放了圣殿山,犹太人至今仍会在光明节这天纪念这一重大事件。不过,反叛军没有攻克阿克拉堡垒。在此后的20多年中,反叛军一直试图攻下这座堡垒,但均以失败告终。终于,公元前141年,西蒙?马加比重新夺回了堡垒,驱逐了剩余的希腊人。

      高耸于圣殿山之上?

      学者们对随后发生的事情产生分歧,并为此困惑了一个多世纪。Josephus Flavius是生活于公元一世纪的犹太历史学家,生前为罗马政府服务。根据他的记载,西蒙?马加比花了三年时间拆除阿克拉堡垒,以确保堡垒不会高于圣殿山。

      圣殿山位于大卫城北部,地势比耶路撒冷古城边界高30多米,因此Josephus的记载合情合理。但马卡比则在书中坚持认为西蒙实际上对堡垒进行了加固,甚至将其作为自己的住所。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上述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衍生了许多不同的理论,不过研究者并未发现切实的考古证据。

      直到一个名为Ir David基金会(Ir David Foundation)的以色列组织宣布了在停车场上建造一个博物馆的计划,Ben-Ami便于2007年开始了抢救性发掘。


考古学家在这座古希腊堡垒附近发现了一座罗马别墅。
这座堡垒被毁坏后,遗址就变成了居民区。
摄影:XINHUA,JINI,新华社、CORBIS


      Ben-Ami的团队先后在这里挖掘出了不同时代的遗迹,先是一个早期的穆斯林市场,接着是一个拜占庭时期的果园,而后是一座精致的罗马别墅,里面还发现了公元7世纪的264个金币,最后还有一个公元一世纪的犹太教沐浴场地。在遗迹下面,考古学家发现了公元前早期的陶器和金币,此外还找到了一层层看似随意堆放的碎石。

      不过,这些碎石其实是认真摆放的斜堤,或者是一面巨大的墙壁延伸出的防御性斜坡。“石头是一层层摆放的,最下面一层的角度为15度,顶层的是30度。这些石头不是一座建筑垮塌下来的,而是有意放置的。”Ben-Ami说道,还用手比划着一层层固定在一起的用颜色编码的卡片。

      考古团队还发现了从安条克四世到安条克七世的金币,当阿克拉堡垒倒塌时,后者是塞琉古帝国的国王。“我们还发现了希腊的箭头、弹弓和弹石,除此之外还有两耳细颈酒罐装的进口酒。”他补充道。因为犹太人只喝当地酒,这就表明当时有外国人生活在这里,或者是有些犹太人受到外国人的影响。


图为在希腊堡垒里面和附近发掘出的投石和箭头,
证实了希腊人和希腊的犹太人拥护者与反对希腊统治的犹太人之间曾发生过激战。
摄影:XINHUA,JINI,新华社、 CORBIS


      Ben-Ami没有发现这座堡垒遭贸然拆除的迹象,也没有找到Josephus声称的堡垒被夷为平地的证据。事实上,在后来的建设中,随后的哈斯摩王朝拆毁了斜堤。罗马的建设者们将拆下的石块用在了其它建筑中,逐渐侵蚀了这座希腊堡垒。

      依旧是一片冲突之地

      之前有研究称阿克拉堡垒位于圣殿山北部,或者紧挨圣殿山,抑或位于圣殿山西部的高地,如今被耶路撒冷城覆盖了,但此次发现彻底宣告了这些理论的错误。对于这个发现,特拉维夫大学的退休历史学家Bezalel Bar-Kochva十分高兴。1980年,他就曾撰文称堡垒就位于Ben-Ami现在挖掘的地方,距离圣殿山南部几百米,位于大卫城旧城的中央。

      “到了Josephus生活的年代,耶路撒冷已经扩张到了古城的西部和北部,大卫城就变成了一个低点。”他说道。Bar-Kochva认为,为了支持自己的观点,Josephus采纳了一位希腊历史学家伪造的传说,也就是西蒙将阿克拉堡垒夷为了平地。

      Oren Tal是特拉维夫大学的一位考古学家,没有参与本次考古挖掘。他表示Ben-Ami的发现极有可能是阿克拉堡垒。“这个发现非常有趣,它表明在更长的时间里,耶路撒冷是一座外国人占统治地位的希腊城市,希腊人建造的建筑之多超乎我们预期。”以色列考古学家Yonathan Mizrachi补充道。

      Mizrachi是一个名为Emek Shaveh的学者团体的领导者,他反对建立博物馆,因为这会对新发现的遗迹造成破坏。去年6月,一个以色列计划委员会命令Ir David基金会缩减博物馆的规模。Mizrachi还抱怨说,对于这次几乎是在当地居民(主要是巴勒斯坦人)家门口进行的考古挖掘,相关人员没有咨询或征求他们的意见。他指出,Ir David基金会支持犹太人定居在这片地区,包括塞勒瓦镇周边地区。

      与此同时,塞勒瓦镇的巴勒斯坦人称,挖掘工作使附近的房子墙壁和根基出现了危险的裂缝,已经威胁到他们的人身安全。

      当地居民更为担忧的是,虽然此次挖掘对于学者们来说是喜大普奔的好事,但可能导致塞勒瓦镇遭到拆除。“这次发掘不是寻找历史,其原本的目的是为一个定居项目服务。”位于塞勒瓦镇的Madaa社区中心主任Jawad Siam说道。

      Ir David基金会的官员没有对寻求评论的要求做出回应。“当听到耶路撒冷的召唤时,你永远不会拒绝。我的专业是在考古领域,不是在政治领域,”Ben-Ami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