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赴希难民减少 欧盟的权宜之计奏效了?

赴希难民减少 欧盟的权宜之计奏效了?

  • 作者:方向明
  • 来源:一财网
  • 发布日期:2016-03-28
  • 浏览数:503

       希腊的官方统计是,协议生效后的一周,进入希腊的难民数量的确有所减少。

       欧盟和土耳其从20日开始执行双方达成的关于难民问题的协议,把取道土耳其进入希腊的难民遣送回土耳其。从希腊方面来看,官方的统计是,协议生效后的一周,进入希腊的难民数量的确有所减少,那么,这意味着欧盟-土耳其协议真的开始奏效了吗?

依旧在希腊边境等待的难民

       进入希腊难民减缓增长

       在协议生效之前,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难民从土耳其进入希腊。而根据希腊移民危机委员会的统计,21日,也就是协议生效的第一天,进入希腊的难民数量减少为1662人,22日骤减到600人,23日仅有260人,其中24日甚至没有难民进入,到26日也仅有78个难民进入希腊。目前,希腊境内的非法移民登记数量保持在略多于5万人的水平。

       希腊当局随后开始清理一些设立在边境的难民营,把滞留边境的难民整合到其他难民营中。根据希腊官方统计,在北部边境小镇Idomeni,目前还滞留着超过1.1万难民,包括4000名儿童,希腊已经开始每天用十几辆大巴将此处的难民输送往北部的其他难民营。

       根据20日达成的协议,欧盟和土耳其在难民问题上将采取更密切合作。重点包括,从土耳其入境希腊的非法难民将被遣返回土耳其,而且欧盟每将一个叙利亚难民遣返回土耳其,将从土耳其安置另一个叙利亚难民进入欧盟。

       土耳其要做的是,采取措施防止新的难民从海路或陆路进入欧盟;而欧盟要做的是,向难民提供必要的人道主义援助。而且,土耳其还从欧盟方面争取到了加速土耳其入盟谈判和签证自由化的承诺,另外还有总共60亿欧元的援助资金。

       但是,协议从此前几个月的谈判开始就一直没摆脱来自不同方面的质疑。联合国难民署此前表示,任何集体驱逐外国公民的协议都是违背欧洲人权公约,“不符合欧盟法律”。这一协议也遭到不少国际志愿组织的强烈反对,认为欧盟不接纳难民无异于把他们推回火坑。也有评论认为这是土耳其和欧盟为了各自目的在交换筹码。

       欧盟的任务仅完成1/160

       联合国难民署声明,自己并非欧盟和土耳其难民协议的参与者,仍然会继续致力于在希腊境内增加难民安置能力。难民署认为希腊目前既没有足够的难民申请审核人力,也没有妥善的安置条件接纳难民。

       该机构表示,欧盟各成员国在欧盟的紧急机制安排下,两年内安置16万难民,其中希腊承担6.64万人,意大利承担3.96万人。但是,截至本月21日,共有22个欧盟成员国设置了7015处安置点,只有953人得到安置。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统计,2016年的前两个月,便有10万难民从西亚北非穿过地中海进入欧盟。2015年,约有125万非法移民进入欧盟,其中一半为试图逃离内战的叙利亚人。大约85万难民选择从土耳其出发,试图穿过爱琴海进入欧盟境内,因此去年有超过300个非法移民在此路线上丧生。而在叙利亚内战爆发的5年时间里,土耳其境内已经集中了超过270万叙利亚难民,接近欧洲、西亚和北非地区所有叙利亚难民人数的一半。

       根据协议,希腊将从4月4日起开始向土耳其遣返难民。希腊在Lesbos和Chios等5个爱琴海小岛上设立了登记中心,试图进入的非法移民将在这些地点进行登记。但是,由于人手不足,目前这些岛上的难民处理速度远远不能满足需求。

       例如,Lesbos岛上还有2600个难民未做登记处理,另有1300份难民申请滞留在Chios等待审批,还有4000个难民在比雷埃夫斯港干等。因此,希腊预计未来几天将急缺翻译、欧洲难民事务支援办公室的专家和安保力量。 其中,欧洲承诺向希腊提供2300名人员参与难民安置工作。

        欧盟黔驴技穷

       对于多数从土耳其漂洋过海而来的难民来说,他们只期盼彼岸是自由和充满希望的,而事实上,如果他们成功抵岸,如今等待他们的也只有两种可能:在一周内提出申请并满足避难条件的难民将被批准留在希腊;未能满足审核的难民将被遣返回土耳其。

       对希腊来说,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原本已深陷债务危机,棘手的难民问题更是令希腊雪上加霜。拿出高达相当于GDP总额0.5%的款项用于安置难民,自然是苦不堪言。

       欧盟和土耳其之间的协议更像是欧盟的另一次尝试。欧盟的决策者明白,既然是尝试,成功和失败的可能性并存。至少,过去的一周里希腊新增难民数量得到控制是一个好兆头。但是,在过去一年中,关闭边境的结果往往是,难民纷纷寻求别的欧盟入口,毕竟“大门”不止一个,而在战火的驱使下,他们对欧洲的渴望又是如此强烈。

       在欧盟看来,生活在土耳其的大量叙利亚难民正伺机非法进入欧盟,如果什么都不做,那么土耳其作为“缓冲带”的功能随时有可能崩溃,而要从政治和战争上彻底根治难民问题,又绝不只是一朝一夕的工作。

       为了暂时缓解难民危机,欧盟给了土耳其不少甜头,过去30多年一直尝试入盟的土耳其也乘此机会最大化了自己的利益。看来,欧盟这种“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做法,传递出各种政策工具黔驴技穷之后的万般无奈。

       而那些认为自己已经逃离战火的难民,只能在比他们家乡条件好不到哪里去的安置区张望着,等待别人给他们安排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