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一只希腊船 远洋到中国

一只希腊船 远洋到中国

  • 作者:玄武海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6-03-21
  • 浏览数:1216

一只希腊船 远洋到中国

——瓦盖利斯.瑞纳斯雕塑作品:《梦舟》入藏中国国家大剧院三周年记



《梦舟》雕塑作品捐赠仪式

      爱琴海、爱奥尼亚海、伊奥尼亚海,荷马笔下的“酒蓝色的大海”是希腊人自古至今战斗和生活的永恒之地。大海是希腊人胸腔以外的蓝色血液,大海上的船只是希腊人不朽灵魂的现实外化。

      大海和船只共同组成的舟楫通商之利,构成希腊文明的物质基础。在大海上建立的同舟共济的关系,被平行位移到遍布地中海沿岸的古希腊城邦。自由、平等,超乎血缘、地缘关系之上的“契约精神”,在波涛汹涌的大海舟船中建立,构成整个西方文明的社会根基。舟船和大海是构成希腊文明的最重要的关键词。

      西方圣诞节,通常的家庭是支起一株圣诞树来庆祝。传统的希腊人则是建造一艘小船的模型,张灯结彩,欢度圣诞。船只是希腊人灵魂的骨骼,它给希腊人带来财富,带来希望,带来死亡,也带来新生。
 
      希腊艺术家瓦盖利斯.瑞纳斯热爱自己的故土,热爱大海和大船,自童年时起,他对遥远的中国怀有切近的梦想。中国的老子和孔子,是他梦中谈话的对象,神秘的东方山水画是他梦中无数次出现的景象。他决心用故乡的事物,向中国传达他自童年起就怀有的深沉情愫。他用产自希腊大地的橄榄树——雅典女神钟情的神神圣事物,一枝一干,一钉一铆,打造出了一艘木制的雕塑“大船”。他把这艘船取名为——“梦舟”。


国家大剧院中的《梦舟》

      他知道中国的象形文字中,“舟”字就是一艘船的具象符号。他决心用毛笔在这艘“梦舟”上,写下他自童年起就对遥远的中国怀有的梦想。在中国文化专家罗彤女士的指导下,他拿起了毛笔,一笔一划地书写着一个希腊艺术家的童话梦想。

      瓦盖利斯的故乡是希腊数学家毕达哥拉斯的出生地——萨摩斯岛,这艘流线型的木船,如一条大鱼,如一件乐器,如一叶橄榄,自萨摩斯岛出发,经过地中海、红海、阿拉伯海、印度洋、太平洋、渤海,最终抵达中国国家大剧院。

      三年前的暮春时节,国家大剧院将这艘大船作为永久收藏,陈列在国家大剧院戏剧厅的旁边。每一个来到国家大剧院的人,都可以切近地触摸到这件来自遥远的蓝色爱琴海的“梦舟”。它像一条安静的大鱼,呼吸缓慢,游弋在国家大剧院波光粼粼的天光水影之中,为走进戏剧厅的观众们诉说着埃斯库罗斯、欧里庇得斯、索福克勒斯的古典戏剧之梦。

      这是古老的东方文明发源地——中国,和古老的西方文明发源地——希腊之间的一个词语,一个契约,一条道路,一声呼唤, 一个梦想。是海上丝绸之路和陆地丝绸之路在古老中国首都的一个精神交汇点。荷马史诗中,古希腊的将士们乘坐这样的“深旷的快船”驶向美女海伦所在的特洛伊。《奥德赛》中足智多谋的俄底斯修斯驾驶这样“双尾弯翘的海船”回返忠诚的佩涅洛碧所在的故乡——伊萨卡。战争与和平,出征与回乡,这样的“梦舟”的两端勾连起的是伊萨卡和特洛伊,亦如哲学家雅斯贝尔斯的“古老文明轴心说”,中国—印度—希腊,一次次推动世界文明发展的古老文明大轴的两端,是东方的北京和西方的雅典。

      柏拉图在他的《理想国》中,把一个国家比喻成一艘大船,领航人、船员和大船的关系,是其《理想国》论述的主要关系。一艘船和船上的人们之间的关系,构成了柏拉图关于理想城邦的核心观点。诗人奥维德把大船和诗歌联系在一起。他认为,一首诗在结尾时节,如同一艘大船经过漫长航行的靠岸,充满疲惫,溢满容光,带着冠冕,安详止航。

      “金、木、水、火、土凝聚成的船,凝结着无数的时间:有树木生长的年轮,祖先血液的喧哗,有工匠心跳的节奏;有盲人眼里的光,哑人心里的话,有孩子的微笑,天使的羽毛。”瑞纳斯考虑到盲人和艺术品的关系,他决心把这样的童话翻译成盲文,让盲人观众也能感受到遥远的希腊信息。他的心愿感动了万里之外北京盲文出版社的黄秋生先生和李涛、程岭两位同志共同协作,把整篇童话翻译成了盲文的点读文字,数万个盲文的木钉符号,使得中国的盲人也能感受到爱琴海的湛蓝。在国家大剧院颤动的光影之中,盲人的手指,在静默中感受着爱琴海的微风。
 
      这艘自希腊萨摩斯岛出发的海船,抵达中国已达三载,这艘“梦舟”承载着东西方梦想,在三万米的高空风云际会,如一面旗帜,感受着世界的风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