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债权人重返希腊 各方分歧待解

债权人重返希腊 各方分歧待解

  • 作者:冯迪凡
  • 来源:一财网
  • 发布日期:2016-03-10
  • 浏览数:466


      种种迹象表明,虽然欧盟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之间在希腊问题上尚谈不拢,但双方还是决定让国际债权人重返希腊雅典,并由此开启减轻希腊债务的讨论:毕竟谁都不想在被难民危机搞得焦头烂额之际再来一次希腊债务危机。

      尽管对于希腊的改革清单到底要拉多长还有持续争议,欧元集团主席戴塞尔布卢姆(Jeroen Dijsselbloem)在当地时间3月7日的欧元区财长会后表示,欧盟与IMF之间已经有足够的共同空间来重启谈判,他表示国际债权人中的首席官员最早在8日就可抵达雅典,且一旦各方可以确认希腊的改革落实情况,欧元区财长就可以开始讨论减轻希腊债务了。

      欧盟、IMF立场差多远


      戴塞尔布卢姆已指出,各方在雅典有大量工作要做,“事情不容易,我们都对此有清醒认识。”欧盟官员均承认,尽管重返雅典,IMF和欧盟对于希腊的改革需要有多彻底并未达成共识。

      此前,包括IMF,欧盟委员会以及欧洲央行(ECB)等国际债权人所组成的代表团曾在今年1月就希腊改革进度进行评估,但评估程序在2月5日完成第一阶段审议后暂停,暂停的主要原因在于:首先,IMF同欧盟方面就希腊养老金改革程度、策略等方面存在看法分歧。其次,IMF同欧盟方面对希腊应如何制定其未来经济发展目标道路亦存在不同看法。

      对于养老金改革的争执来源于希腊在去年签署救赎协议条款时承诺,到2018年,希腊将使中期基本预算盈余达到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5%。为了达到此目标,目前希腊政府认为,需要实施更多的紧缩政策,譬如通过进一步削减财政支出并增税的方式,可以得到约占GDP1%的预算盈余改善,而上述3.5%中余下的盈余将可通过经济增长的方式得到。

      国际债权人对上述措施均不买账,但欧盟和IMF之间产生分歧的区域在于,希腊究竟该投入多少财政努力。欧盟方面认为,应采取等值于GDP2.5%~3%的财政措施,但IMF认为,需要等值于GDP4.5%的财政措施,且IMF在这些财政措施是否有效方面比欧盟悲观得多。譬如,IMF就认为希腊承诺完善税收征管的这种承诺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希腊GDP的4.5%约为80亿欧元,但IMF认为,让希腊继续寻找80亿欧元的财政紧缩措施空间是非常困难的,理由是希腊已经大幅度削减了公共财政,而希腊的税率已然过高。唯有其养老金领域仍是全欧洲最慷慨的,尚存在改革空间。

      由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所率领的激进左翼联盟政党最新提出的养老金改革方案,承诺可以节省希腊GDP的1%,不过IMF仍不认可这一方案,尽管如此,这一方案已经在希腊全社会引起轩然大波。

      在此情况下,IMF认为各债权方为希腊制定的中期基本预算盈余目标过高了,然而,如果将该目标降低到一个更现实的政治水平上,这将意味着希腊的整体债务将持续过高,该国将永远资不抵债,因此,较低的盈余目标将需要欧元区为希腊减免债务。IMF并为此提出,如果不如此操作,IMF恐怕将无法重新加入救赎计划。

      真的要债务减免么?


      实际上,债务减免所讨论的重点无非是延长欧元区贷款的期限、宽限期以及下调一些贷款的利率,或者把每年的偿债成本限制在希腊可以承受的水平以下。债务减免将不会涉及到削减本金。而欧元区以前也不是没有进行过这样的操作。

      不过,一方面,德国强烈需要IMF参与希腊的救赎计划,而另一方面,德国带领着不少债权国强烈抵制着债务减免,这令德国、债务减免和IMF构成了一个尴尬的三角冲突。

      “没有IMF的解决方式,对于许多国家,包括我国,都是非常困难的。”芬兰财长斯塔布表示。此次戴塞尔布卢姆表示,有关于债务减免的讨论可能会“马上就开始”,这是戴塞尔布卢姆迄今为止在债务减免问题上所发出的与德国意见最为相左的一次信号。

      “我对各位部长说,我们已经承诺了很长时间,而且从来没有特别指出什么时候要讨论这一问题,不过现在这个时刻已经非常接近了。” 戴塞尔布卢姆表示。不过德国目前依然不想谈论这一点。

      “对于德国议员和德国大众,我没法解释为什么这应该是现在工作的辩论重点。”德国财长朔伊布勒3月8日表示,任何关于希腊债务减免的讨论都不会有什么实质内容。

      2015年8月,希腊同国际债权人签下了一份希腊“史上最严”的改革谅解备忘录,换得三年860亿欧元贷款,其中一项条款涉及,如希腊在关键领域均执行了令人满意的改革,那各方将对希腊进行债务减免进行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