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难民危机让东西欧矛盾“公开化” 欧盟裂痕加深

难民危机让东西欧矛盾“公开化” 欧盟裂痕加深

  • 作者:任彦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发布日期:2016-02-19
  • 浏览数:388

      2月18日,为期两天的欧盟峰会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欧盟总部拉开帷幕。如何有效应对难民危机是本届峰会的重要议题。有分析认为,由于单边主义和小团体主义在欧盟甚嚣尘上,本届峰会除了又一番唇枪舌剑,恐仍难形成一个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根据国际移民组织公布的最新统计数字,在2016年前6周,已有超过7.6万难民抵达欧洲,是去年同期进入欧洲难民数量的25倍。该组织担心,随着天气日渐转暖,将会有更多难民涌入欧洲。甚至有评论认为,欧盟到了最危急的时刻,如果不能赶在春天到来之前将脱缰野马似的难民潮控制住,欧盟可能将不复存在。

      与土耳其加强合作 在“门口”分流难民

      16日,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她将在本届峰会上“竭尽全力”劝说与会领导人同意尽快落实欧盟与土耳其达成的合作协议,并向土耳其提供更多帮助,将难民从土耳其按照配额直接送往欧盟各国。

      土耳其与叙利亚接壤,前往欧洲的叙利亚难民绝大多数先到土耳其,再寻找机会从爱琴海偷渡到希腊海岛。据土耳其《晨报》报道,土耳其境内目前至少有260万叙利亚难民。近日,欧盟28国同意去年11月欧盟与土耳其达成的一项协议。根据该协议,欧盟向土耳其提供30亿欧元援助资金,帮助其改善难民生活条件,土耳其则将加强边境管控,帮助欧盟甄别和遣返那些不具备难民资格的非法移民。

      据欧洲新闻电视台报道,由于欧盟一些国家怀疑土耳其是否能完全履行其承诺,这笔资金至今没有全部到位。默克尔认为,与土耳其合作是一条值得尝试的途径,只有在欧盟边界外采取限流措施,才能有效抵御难民潮的冲击。有分析指出,默克尔依然奉行对难民“开门”的政策,与以前不同的只是,现在要控制进入欧盟的难民数量,让那些最需要帮助的难民进入欧盟,而将滥竽充数者遣返。

      东欧国家自建“防线” “开门”政策应者寥寥

      “本届欧盟峰会上,最孤独的人就是默克尔。”法新社近日报道称,在越来越多的欧盟成员国想对难民“关门”的情势下,默克尔对难民的“开门”政策显得很不合时宜,不仅遭到东欧国家的公开对抗,就连此前对“开门”政策表示支持的法国、奥地利等国态度也在转变。

      就在本届欧盟峰会召开之前,捷克、匈牙利、波兰和斯洛伐克4国总理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举行维谢格拉德集团峰会,商讨如何应对难民危机。会后,捷克总理索博特卡代表该集团宣称,如果希腊和土耳其不能限制进入欧洲难民的数量,这4个东欧国家将支持马其顿强化其与希腊边界的管控措施,以遏制难民大举进入欧洲内陆。

      去年以来,到达希腊的难民绝大部分取道“西巴尔干之路”前往西欧和北欧国家,这条路线从东南向西北贯穿马其顿、塞尔维亚和匈牙利。据悉,马其顿所谓强化其与希腊边界的管控措施,就是要筑起一道“马其顿防线”,封锁与希腊的边境,切断难民进入西欧和北欧国家的通道。

      维谢格拉德集团代表着东欧国家的利益,在难民问题上与西欧国家存在严重分歧。在默克尔的大力推动下,欧盟去年给成员国强行摊派难民安置指标,但在维谢格拉德集团的反对和抵制下,意大利和希腊境内16万需要重新安置的难民中只有不到500人被欧盟其他成员国“认领”。

      起初,德国、法国、奥地利等8个国家在面对难民危机时表示愿意“敞开大门”。然而,时至今日,法国认为德国的难民政策“不可持续”,有必要加强边境管控。奥地利则完全倒向东欧国家一侧,不仅设定本国的难民接纳上限,还派兵前往马其顿与希腊边境,协助加强边境管控。

      难民政策“忽热忽冷” “政治分裂”愈加严重

      欧洲难民理事会高级政策官员克里斯·鲍利特对本报记者表示,欧盟有能力解决难民危机,但这需要取得政治突破。“我很悲观地认为,这次峰会难以取得突破,毫无疑问又是一场混乱的口水仗。今年欧盟的‘政治分裂’程度将比2015年更为严重。”

      面对汹涌而至的难民潮,欧盟成员国之间不时爆发口水仗。西欧、北欧富裕国家指责中东欧国家没有安置好难民,致使难民大量涌入西欧、北欧,中东欧国家则反唇相讥,指责正是西欧、北欧一些国家“始乱终弃”“忽热忽冷”的难民政策导致了现在的难民危机。在难民危机“撕裂”东西欧的同时,几乎所有的成员国都怪罪希腊,认为希腊没有守住欧盟“南大门”,放任难民如潮涌入。希腊则批评其他欧盟国家“口惠而实不至”,没有向希腊提供应有的帮助来应对难民危机。

      “东西欧之间由于政治、经济、文化的不同,本就存在很多分歧,但在过去20年欧洲一体化的主旋律中,这种分歧被掩盖了。” 欧洲移民政策研究所所长伊丽莎白·克里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难民危机使东西欧的矛盾公开化,东西欧的裂痕加深。

      法国尼斯欧洲研究所学者乔治·佐戈普鲁斯认为,欧盟面临的最大危机是在难民潮面前,各成员国为维护自身利益或单边行动,或组成小团体。“欧盟的力量在于团结,而目前欧盟内部的单边主义和小团体主义甚嚣尘上,逐渐取代欧盟的共同决策和集体行动,这意味着欧盟遇到了生存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