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难民之岛”:希望破碎的围城

希腊“难民之岛”:希望破碎的围城

  • 作者:沈晓倩
  • 来源:中国网
  • 发布日期:2016-01-26
  • 浏览数:413


2015年12月11日,希腊北部边境的难民营帐篷上写着,“摩洛哥、伊朗、巴基斯坦、索马里…请让他们过境吧”。许多难民因无法提供国籍证明材料而无法通过希腊边境。

      莱斯博斯岛已成为“难民之岛”

      莱斯博斯岛距离希腊陆地边境首都雅典足有400公里,但距离土耳其西部海岸线却仅有10余公里,因此常被误会为土耳其领土。

      大部分从中东和非洲离开的难民在去欧洲的路上都要经过土耳其到达希腊岛屿。难民们称土耳其至莱斯博斯岛之间的十几公里为“死亡之旅”。因为他们要乘坐超载的橡皮艇穿越大海。相反,从莱斯博斯岛至雅典的400公里却被称为“希望之旅”。因为那里是通往欧洲大陆的起点。在大型客轮上,难民们梦想着定居欧洲。

      然而,这个梦想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实现。对一些难民来说,雅典是一座巨大的壁垒,也是挫折的土地。如果不是来自典型冲突地区或无法出示国籍证明,越过希腊北部的大门是不会向他们打开的。


2015年12月10日,雅典跆拳道比赛场成为了难民营。(网页截图)


      难民们乘船从莱斯博斯岛出发,到达希腊南段的雅典港口,再支付45欧元乘坐巴士,经过7小时550公里的跋涉,到达希腊北部边境。经过希腊北部边境就能到达马其顿共和国,接下来是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和奥地利,再往前便是难民们渴望定居的德国。

      去年9月中旬,为阻止匈牙利难民去往欧洲,全面封锁边境后,这条路线成了难民们移动的主要路线。然而去年11月中旬,斯洛文尼亚开始禁止非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出身的难民过境。随后,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和马其顿共和国也发布了同样的消息。

      因此通往德国的道路大部分被阻挡,只剩下这一条路线。要想通过此路,就必须证明自己来自冲突剧烈的叙利亚、伊拉克或阿富汗。

      11月,无法通过边境的难民们举行了示威。6名伊朗人用线缝住自己的嘴,一名坐在铁轨上的摩洛哥人触电而死。

      最终还是希腊政府出面,用巴士把他们遣返至南部而不是北部,安置在雅典难民营里。

      可以容纳4000名观众的比赛场成为了难民营。楼前只有一片运动场空地。空地周围围起了2.5米高的铁网篱笆。12月10日下午,一名正要进入铁网篱笆的摩洛哥难民说,“这里真是太糟了。我们活的像猪一样,根本就无法睡觉。”他站在肩扛照相机的记者面前发泄自己的不满。



2015年12月10日,巴勒斯坦叙利亚家庭因无法提供国籍证明材料,被禁止离开雅典难民营。(网页截图)


      穆罕穆德(33岁,化名)一家三代均是难民。一家人昨晚睡在草地上。他们于两天前来到这里,难民营一片狼藉,地上到处是丢弃的食物,帐篷里人们紧紧地挤在一起睡觉。难民营还弥漫着吸烟的烟气,被强制运往此地的难民们情绪异常敏感。由于昨天难民营有人打架,妻子就带着孩子从帐篷里出来。

      他们和其他难民一样,也是从土耳其穿过地中海来到这里。一家5口在土耳其乘船时,向中介人支付了6500美金。尽管为了儿子们的安全花了大价钱,但他们乘坐的船却是“呼呼吹起来”的橡皮艇。

      搭船时警察突然跑来,船即刻就要开走。穆罕穆德情急之下把包扔在地上,扶着妻子上了船。而包里则装着叙利亚临时身份证等国籍证明。

      穆罕穆德一家是叙利亚人。即便如此,他们也无法越过希腊北部边境。到达莱斯博斯岛时他的国籍被登记为黎巴嫩。现在穆罕穆德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开始不停地自责。



2015年12月5日,一群从土耳其出发的难民到达了希腊莱斯博斯岛东部海边。(网页截图)


      穆罕穆德父母的故乡是巴勒斯坦。20世纪30年代前后,犹太人为逃离纳粹和欧洲基督教的迫害逃到此地,并相信耶路撒冷所在的地方便是祖国,要在此建立独立国家。1948年以色列建国,穆罕穆德的父母被赶走,定居黎巴嫩。

      1982年,穆罕穆德于黎巴嫩出生。17岁时去朋友家玩时,他对14岁的妻子一见钟情。20岁时他们生下第一个孩子。孩子4岁时,他们居住的黎巴嫩东部巴勒贝克发生战争。

      他离开黎巴嫩去了叙利亚,并取得了叙利亚国籍。然而2011年,大儿子9岁时,由于叙利亚国内的冲突,他们不得不再次回到战势渐弱的黎巴嫩。在黎巴嫩,他辛苦工作赚了不少钱。但却要时常忍受黎巴嫩人对巴勒斯坦人的嘲讽,他们称巴勒斯坦人是没有祖国的人,不请自来的客人,让他们滚回去。为了生计和工作,穆罕穆德忍下了一切不公平。就在他备受煎熬之时,德国宣布接收叙利亚难民,于是他带着全部的钱和家人来到此地。



2015年12月5日,一群从土耳其出发的难民到达了希腊莱斯博斯岛东部海边。(网页截图)


      穆罕穆德父母的故乡是巴勒斯坦。20世纪30年代前后,犹太人为逃离纳粹和欧洲基督教的迫害逃到此地,并相信耶路撒冷所在的地方便是祖国,要在此建立独立国家。1948年以色列建国,穆罕穆德的父母被赶走,定居黎巴嫩。

      1982年,穆罕穆德于黎巴嫩出生。17岁时去朋友家玩时,他对14岁的妻子一见钟情。20岁时他们生下第一个孩子。孩子4岁时,他们居住的黎巴嫩东部巴勒贝克发生战争。

      他离开黎巴嫩去了叙利亚,并取得了叙利亚国籍。然而2011年,大儿子9岁时,由于叙利亚国内的冲突,他们不得不再次回到战势渐弱的黎巴嫩。在黎巴嫩,他辛苦工作赚了不少钱。但却要时常忍受黎巴嫩人对巴勒斯坦人的嘲讽,他们称巴勒斯坦人是没有祖国的人,不请自来的客人,让他们滚回去。为了生计和工作,穆罕穆德忍下了一切不公平。就在他备受煎熬之时,德国宣布接收叙利亚难民,于是他带着全部的钱和家人来到此地。



2015年12月5日,希腊莱斯博斯岛难民营中,一名叙利亚难民正在休息。(网页截图)


      为难民饱腹的两块面包而哭


      下午3点,雅典难民营开始提供午餐,一个小时就排起了500米的长队。穆罕穆德认为这里的午餐并不那么好,不值得孩子们和生病的妻子排队一小时,吃点饼干就好。突然他像想起了什么一样,拿出两块面包给记者。再三推辞下,记者收下了一块面包。拿到难民们用来饱腹的半块面包的翻译大哭起来,穆罕穆德和妻子则带着可怜的眼光安慰她。

      无法提供叙利亚国籍证明的穆罕穆德打算带着家人去马其顿共和国,他正在打听橡皮艇的消息。后来记者通过网上聊天软件与他取得了联系。他说尽管到达了希腊北部边境,但他们却再次被马其顿警察送回了雅典,连妻子口袋里的证明材料也在路上丢失。如今他们没有任何材料了。



2015年12月11日,在希腊北部边境,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难民们正在越过边境,去往马其顿共和国。(网页截图)


      一对索马里黑人夫妇带着一个儿子和三个女儿,他们已经以难民的身份生活了8年。他们不是叙利亚、伊拉克或阿富汗人,因此5日前被从希腊边境遣返至此地。

      2006年,伊斯兰武装势力崛起,开始与政府军展开战争。他们杀戮女性,强行与女性结婚并施行性侵。妻子阿玛(38岁,化名)的姐妹也遭到侵害,她们在父亲的面前遭受性侵,父亲后来陷入全身瘫痪。此后夫妇逃往叙利亚,定居5年后叙利亚爆发内战。2013年,他们离开土耳其来到希腊。

      他们说,“我们离开故乡去往叙利亚,为了未来又来到希腊,但是现在我们又要离开。我们在祖国遭到不公平待遇,去了其它国家也还是一样,感到很委屈。”



2015年12月11日,巴勒斯坦叙利亚人扎哈拉(38岁,化名)因被警察阻止越过希腊北部边境而流下眼泪。(网页截图)


      第二天,“不符资格”的难民都被送往雅典,因此希腊北部边境的大门再次打开。人们在铁网前排起长队,等待过境。扎哈拉(38岁,化名)抓着6岁孩子的手排队,她的表情与其他难民有些不同。“不相信我来到了这”,她反复说着“这简直太棒了!”

      她是巴勒斯坦叙利亚人,丈夫和女儿还在故乡。16岁的女儿患有血管疾病,丈夫为赚钱给女儿治病打算带女儿去德国。扎哈拉计划在德国与他们相见。

      下午1点,准备过境的扎哈拉被警察拦下,因为她的国籍被登记为巴勒斯坦。她一边哭泣一边不知像谁倾诉似的,“谁能带我过境?希望之火再次灭掉了。”



2015年10月2日,希腊莱斯博斯岛Pantaleon公墓里,一名三岁的叙利亚难民被埋葬于此。(网页截图)


      他们穿过地中海,向欧洲前进,却迎来了死亡


      在希腊莱斯博斯岛上有难民墓地。墓地位于一个小山坡上。这里本来是当地居民的墓地,但是后来也成为了埋葬发现于海边的难民遗体的墓地。

      其中两块墓地上摆放着粉红色和黄色的玩偶。“那是一个3岁和5岁孩子的墓地”,墓地管理人说,“全世界的记者来到这里,曾有一个德国人把玩偶放在了孩子手的位置。”

      这里墓地的大理石上大多雕刻着“无名”。



希腊莱斯博斯岛难民营的模样。(网页截图)


      岛上有两个难民营,一个是收容叙利亚难民的Kara Tepe营,还有一个是收容非叙利亚难民的Moria营,这里也就是难民村。在这里,大人们点火,孩子们玩耍,商人们赚钱。换钱商们叫唤着“土耳其里拉换欧元”“欧元换土耳其里拉”,以低廉的价格买入难民们手中无处使用的土耳其里拉。志愿者们则吹着泡泡和孩子们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