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前财长:欧元集团是德国财长操纵下的傀儡

希腊前财长:欧元集团是德国财长操纵下的傀儡

  • 来源:金融界
  • 发布日期:2015-12-28
  • 浏览数:387

       永不浪费任何一个机会来反击。这可能是经济学家出身的希腊前财长瓦鲁法基斯(
Varoufakis)在接受任何一次采访时的宗旨。

  2015年岁末(12月24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瓦鲁法基斯在接受荷兰《人民报》(de Volkskrant)采访时,瓦鲁法基斯再次盘点了他在希腊危机时期所遭遇的种种不堪,并称:欧元集是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操纵下的傀儡,欧元集团主席戴塞尔布洛姆只是德国人的工具。


  与以往所不同的是,瓦鲁法基斯不再坚持他同希腊首相齐普拉斯之间的情谊,而是改口称他最大的遗憾是错误地盲目信任了齐普拉斯。


  
欧元集团是德国财长操纵下的傀儡


  在2015年炎热的夏天中,欧盟同刚刚上台的希腊激进左翼联盟政府就第三次对希腊救助计划进行谈判,而在事后,各方均指责瓦鲁法基斯是其间双方谈判几近崩溃的罪魁祸首。


  此次在接受采访时,瓦鲁法基斯表示:“他们只是想摆脱我,因为我知道我在说什么。”


  瓦鲁法基斯表示,在彼时,他的讲话是温和的,计划是平衡的,他做出的建议甚至都不是左翼式的,“如果我真的是一个疯狂的左派,他们是不会怕我的。他们把我描述为一个危险的极端分子,但实际上我当时在内阁里面是最右倾的。”


  在接受荷兰媒体采访时,戴塞尔布洛姆证实,是他敦促齐普拉斯撤换瓦鲁法基斯的。迪塞尔布洛姆表示,他不认为瓦罗法基斯有授权可以谈判,因而“我去直接和希腊总理谈了。”


  对此,瓦鲁法基斯反击道,戴塞尔布洛姆就是一个傀儡,朔伊布勒是他的主人。瓦鲁法基斯表示,朔伊布勒主导了欧元集团会议。“他是木偶大师,牵着所有的木偶线。其他所有部长都是提线木偶。”


  “朔伊布勒是欧元集团的特级大师:他决定谁当选主席,会议议程,他控制了一切。”瓦鲁法基斯说道,“而迪塞尔布洛姆不过是一台机器的一个齿轮。”


  瓦鲁法基斯表示:“我没有理由和他讲话,他也没意愿或兴趣开展一个真正讨论。”


  瓦鲁法基斯还表示,欧元集团本身是一个非常不令人愉快的地方,即便是对于朔伊布勒而言,“如果一个人是精神病患者,而且对冲突特别有兴趣,那么欧元集团是个必去的地方”。


  不过瓦鲁法基斯罕见地赞扬了欧洲
央行行长德拉吉,称他为“一个强大的经济学家”。


  瓦鲁法基斯还称:“欧洲央行的授权令人窒息的局限,这让德拉吉非常沮丧。”


  
遗憾错误盲目相信希腊首相


  瓦鲁法基斯称,在他就任财政部长的第一天,他就被被告知,希腊将在11天内破产。


  在他上任第三天,戴塞尔布洛姆就来访,并威胁,如果不在紧缩方案上签字,就要关闭所有的希腊
银行


  “我在72个小时时间内所经历的,比大多数财政部长在他们的整个职业生涯中经历的都要多。”瓦鲁法基斯表示。


  当下的瓦鲁法基斯对一件事最有遗憾,那就是“相信了希腊政府的团结,或者说希腊内阁包括齐普拉斯和我自己的7人团队的团结”。


  “我盲目的相信了齐普拉斯,这是错误的。”瓦鲁法基斯表示,“在没有同我商谈的情况下,齐普拉斯就向欧元集团的要求投降了。”


  不过瓦鲁法基斯还是把责任怪到了欧元区首脑的身上:“他们对齐普拉斯说,如果你想要一个协议,你必须让瓦鲁法基斯走人。”


  “欧元集团通过政治方式淘汰了我。”瓦鲁法基斯表示,“在里加欧盟峰会上(2015年5月),他们成功的离间了我和齐普拉斯。”


  目前,希腊与欧盟之间已经修补裂痕。希腊议会在12月15日批准一项包含国际债权人要求的改革举措的议案,用以获得10亿欧元纾困资金。得以喘息的齐普拉斯在12月21日则再次将矛头对准国际
货币基金组织,表示IMF不应插手第三次860亿美元的纾困行动,而应该让欧元区自主监管希腊的经济改革。


  希腊经济复苏之路任重道远。根据希腊统计局
数据,今年1到10月,撤离希腊的投资达到3.716亿欧元,去年同期希腊吸引的外资达到9.76亿欧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