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德国前总理科尔“忧心欧洲”:切勿对欧洲一体化产生怀疑

德国前总理科尔“忧心欧洲”:切勿对欧洲一体化产生怀疑

  • 作者:潘寅茹
  • 来源:一财网
  • 发布日期:2015-12-23
  • 浏览数:351
 

      他是二战后任职时间最长的德国总理,也是20世纪后最具影响力的欧洲领导人之一。尽管年事已高、健康状况欠佳,但不妨碍他对德国乃至欧洲事务的洞察。他,就是德国前总理赫尔姆特·科尔(HelmutKohl)。

      1982~1998年间,科尔出任德国总理。期间,他排除各种阻碍力推东西德统一,被称为“德国统一的设计师”;同时科尔又主张推行包括货币在内的欧洲一体化进程,认为欧洲的统一涉及欧洲未来,也关于世界的和平与自由。

      近日,科尔的新书《忧心欧洲我的呼吁》中译本在同济大学进行首发。书中,科尔回顾了自己的个人经历,阐述了自己的政治信条以及对德国与欧洲未来发展的期望。据中译本作者、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郑春荣介绍,该书是科尔写于2014年,当年的11月3日,该书已在德国的法兰克福举行首发仪式。当时出席该书首发仪式包括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等重要欧洲领导人。

      虽然科尔的新书未能预见到今年下半年起肆虐欧洲的难民危机,但考虑到不断发酵的乌克兰危机、希腊主权债务危机,再加上经济危机余波未了,这些错综复杂的难题不仅考验着欧盟的凝聚力,也考验着作为欧洲领头羊的德国的应变能力。由此可见,科尔对于德国以及欧洲未来的忧虑与担心并非多余。

      科尔担忧什么?

      尽管中译本只有80页不到,但在字里行间都洋溢着科尔对欧洲的热爱。在他看来,人们必须时刻铭记,欧洲一体化是一项政治工程,决定着欧洲的未来。

      但是,令这位“统一总理”和“欧洲荣誉公民”深感忧心的是,在各种危机的挑战下,包括金融与经济危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以及乌克兰危机,欧洲各国内的疑欧情绪和民族利己主义在抬头。

      比如,德国国内出现了以弃欧元为核心的“德国选择党”(AfD)。该党要求德国退出欧元区,重启德国马克。在德国民意调查中,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受调查德国人支持这一政党及其主张。该党领导人曾表示,欧元走到了尽头,因为它威胁到欧洲统一。在法国,代表极端民族主义思潮的国民阵线(FrontNational)不断煽动排外情绪,强调“要把法国从欧洲控制和世界主义中拯救出来”。该党党主席让—玛丽·勒庞(Jean-MarieLEPEN)在2002年首轮总统选举中胜出,对法国朝野和欧洲政坛震动极大。今年12月初,在大区选举的首轮投票中,“国民阵线”再次取得历史性突破,在13个选区当中的6个选区取得领先。在英国,首相卡梅伦公然叫板欧盟,要求后者进行改革,不然就不排除英国在2017年全面公投时选择退出欧盟的可能性。

      此外,始于去年的乌克兰危机至今也没有缓和的迹象。中国前驻德国大使梅兆荣在发言中指出,乌克兰危机使得美俄、俄欧的关系再度紧绷,欧盟外部环境呈现出恶化的表现。如今,土耳其在土叙边境击落俄战机的事件又激化了俄土关系,使得欧盟外部环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梅兆荣还强调,除了欧盟在地缘政治方面遇到的危机,在经济领域也有不少棘手的问题。尽管希腊在今年7月与国际债权人达成了新的救助方案,“希腊退欧”的危险暂时解除,但是希腊偿债前景依旧不明朗,因此债务危机还远未离去。

      因此,在内外重重危机的考验下,科尔发现,个别欧盟成员国显示出的是基于本国利益考量的不合作态度。而且欧盟内部的年轻人对于自己的国家要不要留在欧盟这个大一统的框架下存在越来越多的疑惑。德国前驻沪总领事芮悟峰博士也强调,尤其是那些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年轻一代一直在质疑为何还要统一的欧洲。因此,科尔在书中感慨道,他为此奋斗的欧洲以及力推的欧洲一体化进程迄今取得的成就受到了威胁。

      欧洲该怎么办?

      面对欧洲如今碰到的种种难题,科尔的答案就是:不要对欧洲一体化产生怀疑。在科尔看来,欧洲如今面对的“危急时刻”只是个常态,因为很多欧洲当前遇到的危机都是此前未解决问题的延续。

      比如,欧洲的防务问题至今没有解决。虽然1992年颁布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提出了“共同防务”构想,但无论是从防务体系的兵力组成、装备配置还是从情报系统来看,欧洲共同防务的重点显然是并不在反恐领域,而是作为一个将俄罗斯视为最重大潜在威胁的防务共同体,更关心的是俄罗斯航空兵在叙利亚空袭中的表现而非恐怖主义因此,再加上美国在外利用北约制约欧洲各种防务发展,欧盟各成员国从未在共同防务的框架下举行过大型联合反恐演习。此次的巴黎恐袭案又一次为欧洲防务敲响警钟。

      科尔也在书中毫不避讳地直指欧洲的疮疤:人们后来在欧元中所犯的错误,比如,过快地接纳希腊进入欧元区,以及那些跨越欧洲的边界向外蔓延的畸形现象。科尔为人们在对待欧洲工程上缺乏认真而惋惜。

      科尔批驳那些对欧洲工程、跨大西洋关系以及对俄关系处理方式呈现畏惧、缺乏远见之举。“再三搬出的危机论,尤其表现出历史虚无主义和对历史知之甚少的特点,这着实令人惊讶与惶恐。”科尔在书中写道。
    
      科尔认为,欧洲目前最需要对其共同的价值和目标作一番思考,也需要更多的共同体精神。比如,他指出“对于实现稳定的欧洲安全秩序而言,把俄罗斯也包容进来是根本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