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默克尔获"年度人物" 舆论两极褒贬不一

默克尔获"年度人物" 舆论两极褒贬不一

  • 作者:青木 姚蒙 李勇 魏辉 甄翔
  • 来源:环球网
  • 发布日期:2015-12-11
  • 浏览数:407


      奥巴马祝贺默克尔”,德国《明镜》周刊10日称,美国总统奥巴马周三在推特上用德语“衷心祝贺”默克尔成为《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他称赞默克尔是“道德领导和强有力的伙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也通过推特祝贺默克尔,称“德国和世界因为她的领导受益”。

      英国广播公司称,默克尔是自1986年之后,《时代》选出的首名女性年度风云人物。默克尔也是继“温莎公爵夫人”辛普森、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及已故前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夫人之后,1927年至今第四位当选《时代》周刊年度人物的女性。默克尔的发言人赛贝特说,他敢肯定,默克尔将视这个荣誉为“对其为推动德国及欧洲美好未来工作的鼓励”。

      法新社在报道中简要回顾了默克尔的生平:作为一名路德教会牧师的女儿,61岁的默克尔成长于“铁幕”之下,她从东德惊人地崛起,2005年首次当选德国总理。她被难民称为“默克尔妈妈”,但被欧元区的一些人骂为“紧缩女祭司”。她似乎无视权力荣华,不慕虚荣,与不爱抛头露面的科学家丈夫绍尔一起居住在柏林公寓内。她的演说往往单调乏味,面对镜头显得笨拙,但正是这种普通范儿让默克尔在崇尚务实与能力的德国选民中深受欢迎。

      比起国际媒体,德国国内的反应要复杂得多。《时代》周刊专门做了收集,报道称,德国人对默克尔当选2015年年度人物反应不一,有人喜悦,有人失望。一些媒体人士表示欢迎。记者兼评论员德特延在德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网站撰文称,这“不过是近来在盎格鲁-撒克逊媒体上发表的多个默克尔的赞歌之一……虽然在国内面临挑战,默克尔在国外的声誉却日益高涨”。不过并非所有反应都是这样正面。随着“《时代》年度人物”在社交网站上成为热门话题,许多评论员纷纷表达观点。一名叫乌韦·舍内贝格的默克尔批评者在推特上说:“打开大门,放进所有人,当选年度人物。这真的不难。” 德国媒体还将焦点对准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特朗普的反应,特别是他嘲笑默克尔是“正在毁掉德国的人”。有趣的是,特朗普也是7名年度人物入围者之一,最终排名第三,落后于默克尔和排名第二的“伊斯兰国”(IS)领导人巴格达迪。

      “默克尔获奖分裂德国”,德国新闻电视台称,《时代》周刊颁发给默克尔年度人物奖并不合时宜,这会加深那些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持否定态度的民众对她的反感,引发德国社会的矛盾。德国《南德意志报》称,默克尔可以展示胜利姿势吗?那可能只会带来问题。应该清楚,《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并不一定是一种认可,它通常授予最强大的力量,无论好还是坏。事实上,希特勒也曾榜上有名。

      “‘左派的精神失常!’德国人抨击将默克尔评为年度人物”,英国《快报》以此为题称,《时代》周刊主编吉布斯称默克尔是“自由世界的总理”,赞扬她在难民和希腊债务危机上的作用。但美国杂志褒奖默克尔的决定在德国人中却不太受欢迎,德国目前每天都有大量中东移民蜂拥而入。社交媒体的反应也不正面,有人说该决定是“十足的玩笑”。戴维·万斯称:“IS头目巴格达迪在年度人物排名上仅次于默克尔,这说明了一切,真的。”约瑟夫·罗格斯称:“我想《时代》像他们的年度人物默克尔一样仇恨德国。”

      看不惯默克尔当选的还有希腊人,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称,默克尔一直因为过度苛责希腊而备受批评。在希腊公共服务部门工作的玛利亚说,默克尔或许是欧洲以及世界的年度风云人物,但对希腊来说,她是“年度灾难,也是过去几年来的不幸”。《快报》称,默克尔在希腊成为被仇视的目标,因为希腊人认为德国在让希腊陷入经济衰退的金融条款上发挥了主导作用。

      多年来,默克尔在德国人气高涨,如今却引发巨大争议,主要原因就是一个——她的移民政策。默克尔当选年度人物之际,德国政府公布的数字显示,该国今年接收的难民已达100万人。该国总人口不过8000多万。“德国之声”援引巴伐利亚州社会福利部部长米勒的话说,截至12月8日,已有100万首次庇护申请者注册登记。仅11月份,新注册登记的庇护申请者就超过20万,人数之多超乎预料。接纳一个移民的程序需要几个星期,一些专家认为,实际数字可能比难民信息记录中心系统提供的数字高得多。

      “默克尔成为年度人物,但她在德国却变得越来越不受欢迎。”美国《国际商业时报》9日称,默克尔或许在国际舞台上赢得不少赞誉,但在执政的第10个年头她在国内面临着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差支持率。德国《图片报》称,民调机构Emnid调查结果显示,48%的德国公民不希望在2017年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后看到默克尔继续担任德国总理职务。44%的受访者希望她再次连任总理。47%的受访者不满意默克尔的难民政策,满意的为40%。

      移民危机爆发之初,默克尔曾因决定向叙利亚难民敞开大门备受称赞,《法兰克福汇报》当时将她称做“欧洲母亲”,英国《经济学家》称她是“不可或缺的欧洲人”。然而,兴奋是短暂的。默克尔的信号不仅传到叙利亚,而且传遍从尼日利亚到孟加拉国、从阿尔巴尼亚到阿富汗的第三世界。数百万人踏上赴德之路,不仅是难民,还有经济移民。

      党内对默克尔的批评声也越来越高。萨克森州司法部长不久前因为不认同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而辞职。英国《每日电讯报》称,任职10年,德国的首位女总理正在民调中拖本党后腿。她最强大的对手、财政部长朔伊布勒批评她是引发雪崩的“粗心滑雪者”,导致难民雪崩般地涌入德国。《快报》10日称,明年涌入德国的难民可能更多。德国接收难民之举一定程度上源于该国对二战期间行为的悔罪感,最开始也确实是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行为,但现在则演变为默克尔的政治自杀,让其个人未来陷入巨大危险之中。10年以来,全球最有权力的女性现在第一次感到自己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如果现在收紧德国对移民的开放政策,那就意味着承认失败。

      法新社10日引述慕尼黑大学应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威登费尔德的话说,多数德国人认可默克尔采取人道主义立场对待难民问题,但她没有向选民表明自己的长期路线图,默克尔过去在民众中建立的“有魔力的安全感”消失了。德国《明镜》周刊表示,默克尔所领导的基民盟将于14日举行全国代表大会,会上将就目前备受争议的难民政策表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