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感悟 | 带着信仰去一个梦幻国

感悟 | 带着信仰去一个梦幻国

  • 作者:洪书瑶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5-11-21
  • 浏览数:859

希腊,在这样神话孕育的世界里,在神明每日驾车奔跑的蓝天下,每个人都有了变美变纯粹的权利。不仅是你的色彩会和当地不搀杂色的色彩相融,就连你的心都开始和这个不搀虚假的梦幻国度紧贴。


三个月后的冬季我还能清晰记起这个场景:

船在蔚蓝的海上颠簸,小小的荒岛和露出海面的礁石不时在视野中出现,又从窗前缓慢退去。我坐在船舱里,正掰开一个清晨从米克诺斯岛海边小贩手上买到的无花果往嘴里塞,对面金发的小男孩一字一顿地读着旅游手册,从一堆听不太懂的长句子里冒出来的那个地名就是我们此次旅程的目的地。半小时后船靠岸,我在呼啸的海风里朝前看去,这个古老年代里曾繁荣了好几个世纪的宗教圣地提洛岛如今一片荒芜,但遥远山头上那些林立的石柱和残破的石墙都在向我们诉说——这里有太多不得不说的故事。


很小的时候,希腊瑰丽奇妙的神话传说就在我心里种下了去这个国家的梦想,在没有任何地理概念的情况下,我就知道这是个靠海而生的国度——因为伊阿宋曾乘着阿尔戈号带领众英雄出海求取金羊毛。我也知道这是个倚山而建的国度——因为珀耳修斯要穿飞鞋才能越过千山万岭去斩杀美杜莎。我知道这里有一个因阿波罗的神谕灵验而出名的圣地德尔斐,知道有一个雅典娜和波塞冬曾争夺过守护权的城邦雅典后来变得尤为强大。是的,对希腊的最初印象就是这样一个有山有海,模糊了神话和现实界限的地方。在这里,众神庇佑着每一个爱他们的子民,蓝天碧海之下,人们过得自由而满足。

带着这样一颗满怀憧憬的心,我在今年八月踏上了梦中的国土。


初到雅典的那天正是周日,即使经济危机也不能阻止希腊人休假。所有的商店都休息打烊了,只有咖啡店还兢兢业业地亮着装饰灯招待着不多的客人。直到黄昏降临,一直空寂的马路上才多了几盏移动的明灯。


坐在凉风习习的街边,点一个甜到发腻的小糕点配一杯微苦的冰咖啡,望着空旷的街道和一辆辆从眼前飞驰而过的小车,突然觉得自己原来那种忙碌生活实际上很空洞。有多久没有走出永恒26的房间在树底下乘凉了?有多久没有吃着喜爱的点心听来往的人说说他们的故事了?北京时间凌晨一点发张朋友圈感叹,却依然有很多心事重重的朋友辗转未眠,表示羡慕和赞同的留言在底下排成一片。


与雅典慵懒惬意的夜晚相比,米克诺斯岛上的夜代表的就是纵情和狂欢。当地人的用餐时间是晚上九点,他们会用一个半小时来消耗一块羊排和一杯美酒,接着轻车熟路地在迷宫般的米岛小镇里穿梭,在多如牛毛的酒吧里找到最合适自己的那一家。听说过凌晨的酒吧又是一个和零点以前完全不一样的花花世界,很想见识一番,可惜第二天的行程表又满又紧,只好在十二点前离开。回酒店的路很长,走在只有一辆车能通过的道路上朝后望去,蜿蜒小径的尽头就是那一座座白壁蓝顶的房屋,恍恍惚惚像是一个美好的童话。记得它白天静谧温柔,但是过了夜晚也不会像水晶鞋一样幻灭,而是一直歌唱、歌唱,再在旭日初升的时候变成小姑娘那样天真又浪漫的样子。


在短短十天时间里,我曾站在阿提卡半岛最顶端的苏尼翁海角上,虔心对着波塞冬神庙许愿;曾坐在伊亚小镇的悬崖边,欣赏全世界最美的日落;曾在雅典卫城上小心又虔诚地数台阶和留下来的石柱;也曾在荒芜又神秘的提洛岛上,向忠心耿耿守护阿波罗的石狮群问好。


回到家后我再翻看那些珍贵的相片,发现每一张的自己都笑得真心又灿烂。蓝的像是要滴下水的天和与那天一样湛蓝的海之前,一袭红裙的自己就站在那些从小就向往的景色之中,不用“后期”就是一幅画。


后来我才想明白,因为在这样神话孕育的世界里,在神明每日驾车奔跑的蓝天下,每个人都有了变美变纯粹的权利。不仅是你的色彩会和当地不搀杂色的色彩相融,就连你的心都开始和这个不搀虚假的梦幻国度紧贴。有人说希腊作为欧洲文明的发源地如今成了欧洲人的后花园,我却不这么想。希腊依靠着她独有的民族文化和令人称奇的美景吸引了全世界的人,并让全世界的人都赞叹她的浪漫,可见这本就是一个奇迹。


提洛斯,传说中波塞冬为勒托生子而托起的岛屿,从神话里诞生,如今其繁华也好似一个流传的神话——就像是希腊在我心中的那样,虽然不再如古典时代那样光辉,但仍是我心中一个永远的圣地。

作者系浙江大学艺术学系2014级本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