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马拉松上的特殊跑者:她是四十多个孩子的妈妈

希腊马拉松上的特殊跑者:她是四十多个孩子的妈妈

  • 来源:云中漫步media
  • 发布日期:2015-11-09
  • 浏览数:821

       此次希腊马拉松,创中国历年参赛人数最多。有这样一个跑者,她身穿印有许多孩子头像的白色T恤,在身旁围观群众的加油呐喊中,奋力向前。很多人不知道,T恤上印制的头像都是这位女跑者的“孩子”……

  

  希腊马拉松,全民的盛事

  11月8日,计算雅典“睡醒”的时间调到了清晨6时,这对于一个上班悠闲、注重享受的城市甚至国家而言,的确有些不可思议。走进地铁站,放眼望去都是穿着各式各样运动服的跑者,置身其中,早起慵懒的感觉一下子不翼而飞。

  随着人流前行,便是第33届雅典国际马拉松的集合地点。作为跑道的马路两侧封闭,旁边有几名嘻哈打扮的打碟人扭动身子,按动按钮,控制着整条街道的音乐和节奏,跑者们不约而同舞动起来,热身,亢奋,随时出发。

  清晨7时45分,发令枪响,5公里率先出发,之后十公里和全马依次启程。为了消除跑者的疲惫,沿途有不少艺人助阵:打鼓、跳舞、习俗表演。除了起点之外,整条赛道没有严格的警戒线,有的跑者前一分钟还在路边等车,后一分钟便加入跑步大军中。

  在跑步过程中,你能看到怀孕五个月的孕妇,也能看到推着婴儿车和家里娃娃一起跑的父母,有自己推着轮椅跑步的,还有一头白发速度不减的年轻人。

  和其他马拉松相比,雅典马拉松最经典的地方便是整条线路是沿着最原始马拉松线路全程设置的,即使是5公里和10公里的短中途赛,终点也都是雅典古运动场遗址。当选手们冲进赛场时,看台的观众会全体起立,向跑者致敬。在这里没有距离之分,对观众而言,跑者皆为英雄,都同样值得尊重。

  整个赛事中最引人关注的便是全程马拉松,上午9时正式开赛,中午11时20分,第一名选手跑进赛场,看台两侧观众全体起立,报以雷鸣般的掌声,随后跑者们陆续抵达,每个人抵达的“姿势 ”也各不相同。有穿着古希腊服装的,有肩上扛着两个孩子的,有两名跑者一起携手前行的,也有临近终点,却放慢脚步,用相机记录现场每一瞬间的……抵达终点的每个姿势,都让人心怀暖意。

  据了解,第33届雅典国际马拉松赛事赛事共有43000名参赛选手,其中550名来自中国,创中国历年参赛人数新高。

  

  苏宁跑团,马拉松上绽光芒

  在前来参赛的选手中,不乏中国跑者,其中国内首个众筹跑团也亮相雅典赛场。据了解,这些跑者是通过苏宁25周年“青春旅行计划”来参赛的。他们中有普通的白领,有平时爱好跑步的跑者,同样也有来自东北乡村照顾留守儿童的爱心妈妈。比赛之前,大家通过各种方式也了解了雅典马拉松的相关情况。“和其他马拉松相比,雅典国际马拉松赛程起伏较大,有很多上下坡, 因此难度也很大。”胡明沛是一名自媒体人,平时一直系统训练跑步,之前也参加过北京马拉松。这次雅典国际马拉松他报名参加全马。当地时间11月8日清晨9时,胡明沛和其他全马的选手们一起,踏上征途。虽然之前参加过很多跑步赛事,但这次雅典马拉松给胡明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沿途有不少乡村的居民全家五六口人一起到赛道旁给你加油助威,还有的人带着宠物狗 、矮马,站在路旁,加油鼓劲,实在太有趣了。”胡明沛说,“另外,沿途有很多表演、音乐,让人在跑步时内心充满喜悦,你能感受到这个国家对跑步和跑者充满尊重和爱意。”最终胡明沛取得了4小时20分的成绩,这也是他跑马以来的最好成绩。

  

  除了胡明沛之外,参加10公里的刘颖也取得了个人最好成绩。“以前跑十公里都会超过1小时,今天只跑了58分钟,这也是我的最好成绩。”说起速度变快的秘诀,刘颖也提到了愉悦的心情。“赛道两边有很多人给你加油,还有住在楼上的居民,也在阳台给你摇旗呐喊,感觉特别棒。”

  这次跑道上还出现了一名特殊的跑者——“爱心妈妈”徐曼。徐曼是牡丹江宁安市江南乡人,从2010年起至今,一共照顾了村里的50多名留守儿童。这次通过苏宁众筹来参加比赛,徐曼十分开心,为此她还特别准备了一件带有孩子们头像的服装。“孩子们虽然不能来,但这些照片代表着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奔跑。”

  这次徐曼报名参加了5公里,第一次参赛成绩为34分50秒。“跑到一半的时候,感觉很累,当时特别想放弃,但想到孩子们,还有其他跑友的鼓励,终于坚持了下来。”徐曼说,晚上回去休息 时,她准备把自己获得的奖牌和孩子们一起分享。“现在每天他们都会给我发微信,问妈妈老师什么时间回来。其实离家这几天,我也一直挂念孩子们。”

  一波三折的希腊之行,一切为了孩子

  徐曼为了参加这次希腊马拉松,可谓一波三折。在办理希腊签证时,因为徐曼没有固定收入,希腊驻北京大使馆曾对她拒签。

  徐曼家经济不宽裕,家里唯一的十垧地全靠爱人和母亲打理。农忙时回家种地,农闲时他带着徐曼的母亲一起回到留守儿童之家,陪徐曼一起照顾孩子。每年挣的3万余元全部投入到孩子们身上。有好吃的首先想到孩子,他们都在长身体阶段,将近五十张嘴,徐曼和爱人还有妈妈能省则省,就是为了让孩子们能够多吃点。

  可以说,徐曼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了留守儿童之家,以至于她十岁的儿子常常吃醋,怀疑自己是不是她亲生的。这也是徐曼心里的结,因为常年待在留守之家,照顾孩子们,导致在儿子的照顾上疏忽大意,可是徐曼却无法割舍掉其他四十八个“孩子”。

  “尽管说觉得很亏欠儿子,但其他这四十多个也都是我的孩子。当他们喊我妈妈老师的时候,我就真的割舍不了,也放不下了。”

  2010年留守儿童之家创建至今,五年来,她都是这样,对每个孩子尽职尽责,在他们没有父母陪伴身边的情况下,充当他们的家人,老师,孜孜不倦架起彼此心灵的桥梁,找到每个孩子的闪光点,让他们在这个“家”里健康快乐成长。

  因为徐曼的善良朴实,当地政府和苏宁相关负责人都积极帮她和大使馆进行沟通交流,才换来这次的希腊之行。最后只用了半天就完成了申根签办理流程,当地政府为她印制了带有孩子们头像的T恤,希望她一个人在希腊的时候也不会感到孤单,因为在遥远的家乡还有四十八个孩子在为她加油鼓劲。

  徐曼说,她就是想给孩子们树立一个榜样。让他们坚信未来,相信自己。等她回去了,她一定会把自己的这趟旅程讲给他们听,她希望所有孩子都能到外面的世界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