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现代伦敦继承古希腊精髓

现代伦敦继承古希腊精髓

  • 来源:新华网
  • 发布日期:2015-11-03
  • 浏览数:296

       英国金融时报网11月2日发表作家哈里·芒特为该报撰些的题为《现代伦敦继承古希腊精髓》的文章。文章说,古希腊人从未到过大不列颠,不像罗马人,后者在这里统治了近400年。然而,如今古希腊人的声音在英国首都激起最大的回响。雅典不再是古希腊奇迹的真正继承者——伦敦这个“城邦”才是。

  古代雅典的奇迹在其衰落2000多年后仍是一个谜。地中海沿岸这片崎岖而日照充足的狭长区域(面积仅为伦敦的2倍、人口是伦敦的二十分之一)为何能孕育出世界上最高度发达的文明呢?

  有人将希腊奇迹归功于城邦间的竞争驱使它们都走向艺术上的巅峰。在公元前5世纪的希腊,这种竞争催生了阿里斯托的《利西翠妲——女权主义作家杰梅茵·格里尔据此翻译的话剧最近在伦敦开演——以及欧里庇得斯的《美狄亚》和埃斯库罗斯的《奥瑞斯提亚》。《利西翠妲》讲述了古希腊女性为了迫使丈夫结束伯罗奔尼撒战争而发起首例“性罢工”的故事。该剧以和谈成功以及性罢工的结束收尾。这一策略远不只是古代喜剧中的幻想:从哥伦比亚到多哥,性罢工都曾被使用过,在《利西翠妲》创作近2500年后的今天,这一策略仍在被运用。

  伦敦也擅长与自己的兄弟“城邦”——纽约、巴黎和柏林是其中几个——进行竞争。像雅典一样,伦敦在经济成功的基础上打造了艺术成就。古希腊依靠邻近的劳里厄姆——雅典控制的阿提卡地区的一部分——的银矿富裕起来。伦敦则依靠吸引世界各地的财富(以及亿万富翁)来运行自己的经济,与英国其他地区处于半分离状态。

  民主(希腊对人类文明的伟大贡献)是古代雅典奇迹的另一个关键,免于压迫的自由使得人类思想蓬勃发展。民选产生的博学多才的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将埃尔金大理石雕塑(古希腊作品,现收藏于大英博物馆——译者注)的美轮美奂与民主体制下的自由直接联系起来:“上面没有国王,没有法老,没有巴赛勒斯让阿谀奉承的侍臣跪舔自己的靴子。只有一种绝对明确的意识形态发挥作用——对人民力量的颂扬。”

  作为古代雅典在21世纪的继承者,伦敦同样受益于法治和民主。哲学家、现代自由概念的倡导者约翰·斯图尔特·密尔说,比起黑斯廷斯战役,19世纪的英国更多地获益于公元前490年马拉松战役(古希腊城邦联军对抗波斯帝国,以希腊联军获胜告终——译者注)中赢得的民主自由。在高水平市长的领导下,21世纪的伦敦比英国其他城市更积极地拥抱地方城邦民主。与他心目中的英雄、帕特农神庙的主要支持者伯里克利一样,约翰逊鼓励在伦敦全城修建高耸的“庙宇”——即便他支持的“庙宇”供奉的是财神,而非雅典娜。

  无论其起源多么模糊,古希腊奇迹为其衍生的罗马文化奠定了基础。罗马雄辩家昆提利安勇敢地承认罗马文化大量盗用希腊文学形式。他在自己的演讲术教科书中写道:“至少讽刺完全是我们自己的东西。”当年的罗马领导人说希腊语;古罗马历史学家苏维托尼乌斯(Suetonius)认为,朱利乌斯·凯撒对布鲁图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并非还有你吗,布鲁图?”,而是“你也有份吗,我的孩子?”

  在东地中海地区,从公元前4世纪被亚历山大大帝征服直至公元600年左右,古希腊语一直是通用语言。这就是为什么《新约全书》是用希腊文写成。如今,英语成为全球通用语言的现实——尤其是译自希腊语的绝妙的《新约全书》形式(如“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有助于伦敦保持世界商业中心的地位。

  希腊处于不列颠文明两大根源——《圣经和正典圣经——的核心。而古希腊人的发明——民主、悲剧、喜剧和历史——仍保留于英国生活的核心。古代雅典与现代伦敦或许相隔2000多年,但它们拥有同一条有力跳动的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