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流浪儿童的奥德赛之路:从战争到希腊牢狱

流浪儿童的奥德赛之路:从战争到希腊牢狱

  • 作者:任婕
  • 来源:中国网
  • 发布日期:2015-10-12
  • 浏览数:854


据西班牙媒体10月11日报道,穿着周日的礼服到达欧洲,卡玛尔和萨马尔眼中带有叙利亚战争的悲伤,以及从阿勒颇开始八天旅行留下的黑眼圈。她们不抱怨。一个希腊巡逻船在深夜救下了她们,和另外30人一起,在他们与大海斗争了四个小时毫无方向后。她们的褐色大衣,小姐pepis鞋和头上的发带是唯一她们从前生活中保留的东西,她们最好的装饰品。她们家为每个人在像棺材形状的黑船上买了票,一人1200欧元。没有选择。欧洲或者死亡。

卡玛尔和萨马尔已经很幸运。她们的父母和他们一起穿过六千米像墨水一样的黑海。为什么你们来到希腊?父亲不会说英语,但能说五个词:Bashar Asad. House bombing. Nothing.(房子轰炸。一无所有)。这时他打开手掌。“Nothing”(一无所有),他重复。女孩儿们向旁边看但不说话。她们已经被饥饿、恐惧和寒冷所麻痹。刚刚经历了人生的一次长路。

能在卡玛尔和萨马尔这样的女孩身上发生的最糟糕的事,就是溺水,像小Aylan Kurdi,这次难民危机的标志。也许次糟糕的就是发生在15岁Abdel身上的了。刚踏上欧洲的土地什么都还没做就被警察逮捕抓进了岛上的监狱。他的罪名?这么说,一个独自出行的小孩,没有家。这就是当地领导找到的解决方法,依法看守七个到岛上没有家人的小孩,但无法给他们除与12名成人共用的牢房外更合适的地方。人们认为超过1000个跟他们一样无人陪伴的小孩通过这个路线穿越到达了欧洲。理由是?很多人成为了孤儿或家里一部分人几月前被送到了德国。见到他们在欧洲之路上成功,现在其余的家庭成员和朋友或邻居也被送来。

“因为科斯岛上没有一处儿童中心,人们决定将儿童放进监狱好控制他们。他们的生存条件是令人惋惜的”,Elisa Galli说道,她是岛上无国界医生的负责人。

戴手铐的儿童

“我一天都在给政府、给希腊警察、给欧盟写信,为了改变现状。没有人对此有任何理睬”。联合国难民署在为与当地领导达成协议做努力,将这些儿童送到一个更合适的地方去。其中一个工作人员透露,当局将儿童带着手铐转移,都不知道拿他们怎么办好。“他们在等待着把儿童转移到雅典,但官僚活动很慢”。上周,这些儿童从科斯岛的警察局转移到20千米外的地方,仍旧身陷囹圄。

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的战争总是由士兵讲述,从卫星影像和炮弹落到地面的视频看出。这个讲述从不涉及儿童,他们的故事在数据下被遗忘。在这个移民危机中有40%的这40万难民已经穿越爱琴海。大部分由父母陪同,但有些儿童没有。就像14岁的Ahmed,他和他22岁的哥哥从Lakatia一起跋涉。“哪个国家好些?德国还是比利时?欧洲生存好吗?”,在登上前往雅典的船前他问记者。比叙利亚好的任何地方都行。

所有人在路途的不同海滩下船并因劳顿筋疲力尽,但叙利亚人更惨。在四年激烈冲突后,到达希腊的人也做到了极限,很多人营养不良或带着紧急外科的封闭伤口,没有修复术。

木拐棍在成年人中有很多。科斯岛现在是世界许多战争的人类下水道。当有人给你看他的腿的时候,所有人都说的一样:“战争。炸弹。”

脸颊中的弹片

Zayd是个伊拉克儿童,和他父亲一同住在奥斯卡酒店,一家向难民提供经济房间的酒店。他脖子一部分是烧红的,脸上有弹片的痕迹,就像一个女友的唇膏印。和所有的一样:“战争。炸弹”。他的同胞Abubakar带着他的两个儿子远离提克里特,在那里恐怖主义分子出价买他的命:

“我逃出伊拉克是因为萨达姆追踪像我一样的库尔德人。我去伦敦作为难民学了英语又回到伊拉克,在2003年做美国军队的翻译”。Abubakar尝试了15次从如而起穿越都无果。“现在伊斯兰国知道我曾和美国人合作,就像杀了我和我的孩子。我已经在伊拉克躲藏过两次,换了电话。一样。他们总能找到我然后跟我说要杀了我”。

——但是你会死在这里,在爱琴海。

——这里我们搏命,但在伊拉克100%我们会丧命。

警察没有检查有多少儿童是独自穿越,因为他们仍然没有记录在联合国难民署。Amelie,一个14岁的喀麦隆小女孩,在港口等着日出时,她的一组祖国同胞们穿越土耳其和希腊间6千米。她妈妈在蒙皮利埃等她。“他们8个人乘小船来。在四点给我电话说已经出发”。Amelie问时间。是早上的七点。她一遍遍的给她朋友打电话。她朋友在海中央,没有遮蔽。

在我们的世界人们让婴儿睡下的同时,来自被伊斯兰国控制的城市的Deir Ezzor夫妻,将Fatima,六个月大的婴儿,放进一个小玩具船。她和八个巴基斯坦人在一个靠近博得鲁姆的海岸区。

儿童半价,婴儿免费

自从Aylan在土耳其海滩遇难后,经销商做了一个诱人的减价:儿童半价。婴儿免费。本周在科斯岛的psalidi海滩上,就已经发现两具婴儿遗体,因溺水漂浮在海滩上。新闻里找不到。因为没有照片描述他的遗体在沙滩上,所以被忽略。

就在这个沙滩上,今早七点Fatima和她父母筋疲力尽的到达了。

——你们花了多少钱和婴儿一起坐这小船?

——所需要的离开叙利亚的钱。如果你死了船票会一文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