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大众丑闻比希腊债务危机还严重 市值2天蒸发1/3

大众丑闻比希腊债务危机还严重 市值2天蒸发1/3

  • 来源:杭州网
  • 发布日期:2015-09-26
  • 浏览数:527


      “排放门”丑闻可能重创整个欧洲的汽车制造业

      自上周末以来,德国大众公司深陷“排放门”丑闻——大众公司在部分销售的柴油车上,安装了专门应付尾气排放检测的软件。这种软件,能够让汽车在实验室受检时高标准过关,平时行驶时大排污染物。光在美国,就有1100万辆这样的柴油车。

      丑闻曝光后,9月21日至22日两天时间,大众公司市值蒸发了三分之一,约合200多亿美元,损失惨重。大众CEO马丁·温特科恩23日辞职。此外,大众公司还面临高达180亿美元的巨额罚款,78年悠久历史的品牌形象受损。

      让大众公司遭受重创的,不是什么大人物,而是一帮小角色。

      揭露 这五个美国人实验中发现大众车有问题

      现年45岁的丹尼尔·卡德头发灰白,穿着蓝色牛仔裤。在丑闻曝光前,他几乎没什么名气。然而,正是他所在的5人研究团队,证实大众汽车在废气排放检测中作弊。

      卡德是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可替代燃料研究中心的临时主任。该中心专门研究节能减排技术,每年能得到美国能源部、交通部、美国环保署(EPA)的政府拨款,吸引到400万美元的企业赞助。

      2012年底,卡德带领一名教授、一名教员和两个研究生,测试几种汽车的尾气排放量。他们从加州洛杉矶附近开到西雅图,实验经费为5万美元。但实验结果让大家震惊不已,用卡德的话说,就像“打开了大众的蠕虫罐子”——大众柴油车在高速公路上的污染物排放量,远超美国监管机构的规定。

      起初,卡德以为自己弄错了,因为实验里的捷达柴油车,超过排放标准15倍到35倍,帕萨特柴油车则超标10倍到20倍。反复实验后,卡德和他的小组成员都认为,大众公司在燃料系统中做了什么“手脚”。

      2013年5月,卡德等人将实验结果通过公共论坛发表。但结果遭到大众公司质疑,美国政府部门也没有介入,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这两个德国人起初想证明大众车是“干净”的

     彼得·默克和约翰·杰曼,两人同隶属于国际清洁运输协会(ICCT) 。该协会总部位于德国柏林,是一家非营利组织,致力于研究运输用途的清洁能源。

     默克和杰曼曾在欧洲,测试过与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实验中,相同型号的大众车。结果证实,几辆大众车确实排放污染物超标。

      2014年初,两人萌生了去美国做实验的想法。起初,两人的想法是,欧洲对于汽车排放的标准,要比美国松得多。虽然那些欧洲大众车很脏,但达到美国标准的大众车一定是干净的。

      为了证明这种观点,他们特地挑选了西弗吉尼亚大学的团队,并且在排放标准最严格的美国加州做道路测试。美国加州专门设立空气资源委员会,对汽车排放标准单独立法,比美国环保署要求还要严格。在其他49个州,车辆获得环保署许可后即可销售,而在加州,还必须同时获得空气资源委员会的许可。

      研究团队从圣地亚哥一路开车到西雅图,得到的数据与此前类似——捷达最多超标35倍,帕萨特最多超标20倍。默克和杰曼在惊讶之余,联系了美国环保署与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美国政府部门介入调查,才发现西弗吉尼亚大学当年的研究结果是靠谱的。

      去年12月,大众召回了近50万辆汽车,但这些汽车的尾气排放依旧未能达标,美国政府随后扩大调查。当时,监管部门警告大众,如果不能给出“充分解释”,并确保2016年款大众汽车没有类似问题,美国将不允许2016年款大众汽车上市。

      历史 汽车厂商“作弊”背后的历史问题

      “拖了这么久的事情,为什么现在才爆发?”最早证实大众排放超标的卡德对此不解。他说,当时举办公共论坛时,美国环保署职员就站在观众里,而他当时就已明确说出实验结果。

      1998年,卡德曾参与一支15人的研究团队,检测出多家柴油机制造商,运用“作弊装置”避开美国环保署检查。当年,美国司法部门胜诉。多家制造商最后为此支付8340万美元的民事赔偿。当年的“作弊装置”,和大众的这款软件很像。它让汽车受检时达标,平时行驶时达到用户的动力需求。

      美国《纽约时报》也认为,“作弊”已经是汽车行业的惯用手段。

      自1970年美国政府开始监管汽车排放以来,汽车厂商的作弊问题就开始了。

      1972年,福特汽车被发现对测试车持续保养,以降低排放量,被罚700万美元;1973年,大众公司被发现在测试车上加装专用装置,故意关掉污染控制系统,被罚12万美元;1974年,克莱斯勒公司召回80万辆汽车,因为它在汽车的散热器上也装了“作弊装置”。此后,“作弊装置”越变越复杂。

      除了不在乎尾气排放,福特公司曾对安全气囊不屑一顾,通用公司曾对政府要求提高燃油效率大为光火。通用副总裁罗伯特·卢兹的原话是,就像“想靠制衣厂生产小号衣服来治愈肥胖一样”。

      2011年,美国汽车安全中心负责人丹·贝克曾去德国交流。他说,宝马和戴姆勒(奔驰的东家)认真听取了该组织的意见,但大众公司的负责人没有。“他们驳斥了我们,”贝克说,“他们扮演的坏蛋形象绝对能拿下奥斯卡奖。而且,大众公司是极力劝说美国人购买柴油车的公司之一。我觉得他们这次搞砸了。”

      解释 欧洲人为什么爱用柴油车?

      除了动力足,欧洲人爱用柴油车的理由与环保政策有关。科学家认为,柴油的燃烧效率比较高。相比汽油,柴油的碳排放要低13%到17%(尽管学界有质疑说这个数字太乐观)。欧洲各国政府相信,使用柴油,将大大降低温室气体排放。

      1997年京都协定书签署后,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就曾在英国推动过鼓励柴油车的政策。2001年起,英国实施新政策:汽车碳排放越多,交的钱也越多。在这种背景下,汽车厂商宣传的柴油车获得优势。英国政府曾给予柴油车一定免税措施,鼓励发展。

      10多年下来,英国柴油车发展迅速。目前,三分之一的英国国内车辆是柴油车。欧洲的情况也大致相同。

      相比汽油,柴油更环保吗?

      学术界的答案,越来越倾向于“不”。一些专家怀疑柴油的碳排放是不是真的比汽油低。另一些专家质疑,就算柴油真的让温室气体降下来了,排放的也是有毒气体。根据英国政府部门统计,每年英国有7000人,直接死于柴油排放出的有毒物质。

      据英国《每日邮报》整理,柴油燃烧可排放40种有毒物质,包含致癌物苯、三氧化二硫等。最令人担心的是,柴油燃烧会释放氮氧化物。柴油燃烧排放出的氮氧化物,是汽油燃烧排放出的22倍。氮氧化物可能导致心脏疾病、中风、糖尿病等。

      柴油燃烧释放的细小颗粒(包括PM2.5),通过呼吸道进入人体肺部,会导致肺气肿、支气管炎等呼吸系统疾病。世界卫生组织认为,细小颗粒可能对儿童大脑造成损伤。美国科学家则直接把细小颗粒,与自闭症联系起来。

      为什么说大众丑闻比希腊还不出钱还严重?

      一向被认为“严谨”的德国制造跌下神坛,面临信任危机。路透社认为,大众丑闻比希腊债务危机严重,更拖德国经济后腿。

      市值蒸发三分之一后,昨天,大众公司股价有所回升。但美国环保署极有可能对其开出高达180亿美元的罚单。即使在业绩最好的2014年,大众取得的经营利润不过127亿欧元(约合142亿美元)。

      尽管大众付得起罚金(其现金储备约为240亿美元),但巨额罚单很可能导致裁员。大众公司目前在德国雇用27万职工,与之相关企业雇用更多员工。

      大众公司还可能面临刑事指控,调查内容可能不仅限于确定大众是否违反美国《清洁空气法》,还包括是否涉嫌电信欺诈、向监管者造假等“更广泛”的犯罪行为。英国媒体则报道,已经有民众试图通过集体诉讼的方式,向大众索赔。

      大众丑闻危及欧洲汽车制造业?

      大众柴油车碳排放作假,很可能危及欧洲汽车制造业。

      目前,欧洲出售的新车,53%是柴油车。由于同为德国车商,昨天,宝马股价受影响,一度下跌10%。宝马在欧洲新出售的汽车,81%是柴油车。戴勒姆(奔驰)出售的新车,71%是柴油车。出售新车是柴油车,在其他欧洲大公司里,占到如下比例:瑞典沃尔沃90%,法国雷诺和标致都超过50%。

      受到市场刺激,过去15年里,欧洲车商对柴油车研发投资巨大,高达数十亿甚至百亿欧元。如果欧洲消费者因为丑闻,改买美国车或是日本车,欧洲车商将损失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