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难民让欧洲分裂 “新铁幕”开历史倒车

难民让欧洲分裂 “新铁幕”开历史倒车

  • 作者:吴黎明
  • 来源:新华网
  • 发布日期:2015-09-25
  • 浏览数:698


       据新华社“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在欧洲6年,笔者几乎走遍了大多数欧洲国家,感觉最爽的是“无国界”——当你驱车横穿欧洲大陆,不留心还不知道已经出国:没有常规的边检查护照签证,除了路边不起眼的界碑,连“xx欢迎您”之类的标牌也不见。

      然而,当史无前例的难民潮袭来,欧洲陷入撕裂之中,另外一幅图景进入世人眼帘——建边境铁丝网、恢复边境控制,“新铁幕”出现在欧罗巴的天际。纵观战后欧洲发展历程,从墙起到墙倒再到墙又起,历史的轮回让人感概万千。

      墙起:“从波罗的海的斯德丁到亚得里亚海的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降落下来。”——69年前,丘吉尔的“铁幕”演说揭开了冷战时代。1961年8月,柏林墙开始建造,成为东西欧被分割为两大阵营对峙最生动的注脚。

      拆墙:其一、设立申根区。1985年,法国、德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等5国在卢森堡边境小村申根前河面上一艘客轮签署了开放边境的协议——《申根协定》。在全世界,过境需要查验护照和签证是主权国家一种“天经地义”的做法,而《申根协定》则是这一理所当然做法的终结者。申根区的建立,在西欧大陆形成一个无边境关卡的人员自由流动区,促进欧洲内部人员流动、推动社会融合和经济发展发挥了重大作用。

      其二、推倒柏林墙。1989年11月9日,存在了28年零3个月的柏林墙一夜之间被推倒,也为冷战的终结打上最深刻的标记。而这,也为欧洲一体化向东拓展提供了地理乃至精神的空间。

      其三、东欧诸国加入欧盟和申根区。2004年东欧诸国加入欧盟;2007年12月21日,捷克、爱沙尼亚等9个欧盟新成员国正式加入申根区。欧盟特意在二战“导火索”——德国、波兰和捷克三国交界的齐陶小城(苏台德地区)举行申根区扩大仪式,本报记者当时在现场见证了欧洲领导人“有些夸张”地联手锯断隔开两国的栏杆。

     墙又起:当难民危机袭来,最近德国、奥地利相继实施临时边界管控,匈牙利在塞匈边境上的铁丝网围墙全部建成,延绵175公里。这引发连锁反应——被堵住的难民转而改道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翻越阿尔卑斯山前往奥地利,于是巴尔干国家纷纷关闭边界。虽说此前申根区也曾有短暂恢复边境管控的先例,但不似眼下如此大规模地蔓延。欧洲舆论认为,这已经严重威胁到整个申根体系的整体运行了。

      铁丝网打造的物理“新铁幕”只是表象,从深层次说,难民问题已让欧洲分裂,一个精神上的“新铁幕”已横亘欧洲大陆。

      其一、理智与情感、道义与现实的纠结在撕裂欧洲,欧洲各国对立情绪在加深,“新铁幕”在野蛮生长。一方面,德国大规模接收难民成为欧洲的“道德超级大国”,但形单只影;另一方面,围绕欧盟委员会推出的配额制,两大阵营对立严重:德、法和奥地利支持,而东欧诸国坚决反对,形成欧洲内部东西“迷你冷战”。比如,丹麦曾临时中断与德国的铁路运输,防止难民通过其国境前往瑞典。其姿态很明显:我们不陪德国玩。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甚至公开指责默克尔给难民制造“虚假的幻想”。
 
      其二、从微观上看,难民融合问题让社会鸿沟拉大,族群之间的“新铁幕”在扩展。而这,恰恰就是欧洲这些年头疼的问题之一。在欧洲许多城市里,移民形成的社区自成体系,语言、文化、宗教与主流社会迥然不同。新难民的加入,新的移民“孤岛”会在一个个城市里形成,让融合问题更加凸显、尖锐。新世纪以来,欧洲发生了一系列社会事件与移民问题相关,如荷兰梵高侄孙被杀、法国《查理周刊》遇袭案等等。

       其三、“新铁幕”让欧洲政治重新洗牌,极端政党从难民危机中渔利,中间力量衰退。难民危机中,一线的希腊和匈牙利,一个是极左政党在台上,一个是极右,对难民的态度与德国形成鲜明对比,而且他们对难民的“铁腕”政策反而强化了其执政地位。此外,法国和奥地利的极右政党都从这次难民危机获益,甚至有利于法国的国民阵线玛丽娜·勒庞2017年入主爱丽舍宫。

      稍微梳理一下战后欧洲发展历程不难看出,从墙的变迁而知一体化的冷暖。当下的欧洲,若隐若现的“新铁幕”预示着一体化正在开历史的倒车。而这,并非自难民危机而起。自从2004年欧盟最大的扩大之后,欧盟一直面临“消化不良”问题,“双速欧洲”“多速欧洲”是冰冷的现实,全球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撕开了遮羞布,而今的难民危机更是让世人更清楚地看到这一幕而已。

      欧洲一体化走的是一个抛物线轨迹,“新铁幕”表明以一体化如今已进入下降的轨道,让人嗟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