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人并不欣赏民主制?

希腊人并不欣赏民主制?

  • 作者:崔倩
  • 来源:腾讯文化
  • 发布日期:2015-09-24
  • 浏览数:425

左起,罗锦鳞、郭小凌、张弘

      9月20日,2015文景艺文季在北京77剧场举办,著名戏剧导演罗锦鳞、古希腊史专家郭小凌、建筑设计师张弘以《缪斯的现代回响》为题,分别从古希腊戏剧、制度以及建筑等方面深入探讨了古希腊文明在当今社会的价值和意义。

      “古希腊文化是欧洲文化的源泉,文艺复兴也是由古希腊、古罗马精神而来。中国正在文艺复兴的时代,追溯古典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罗锦鳞肯定了古希腊文化的现代意义,认为“古希腊戏剧里所表现的民族精神、人性、对社会问题的披露,在今天看来都是有指导意义的。”郭小凌也对古希腊的戏剧、建筑等在今天的意义做了独到的分析,尤其在谈到古希腊的民主制度时,他说,“民主可以是善政,但也会变成恶政,变成多数人的暴政。”张弘则与读者分享了很多那个灿烂文明留下的建筑奇迹,并详细解释了建筑中各个细节的学问。

      以下为嘉宾发言精选:

      古希腊很多戏剧理论今天仍然适用

      罗锦鳞:从现在看来,戏剧是最好和观众交流的一种艺术。戏剧反映了人生。人生从戏剧中得到洗涤,得到“卡塔西斯”。“卡塔西斯”这个词,有的翻译成进化,有的翻译成宣泄,我父亲(古希腊文学翻译家罗念生)翻译的时候用了一个词,叫陶冶。我以为,任何一个词都不足以表达“卡塔西斯”。我的意思是把这三个意思搁置在一起。通过戏剧,宣泄了情感;跟戏中的人物学习,戏剧讽刺的对象太糟糕了,我们不要像他一样,这就得到了思想的进化。情感宣泄了,思想进化了,就能够陶冶每个人的情操。所以,宣泄、进化、陶冶,就是戏剧的作用。这一点,古希腊戏剧给我们做了很好的典范。

      而且古希腊很多的戏剧理论,经过2500年,直到今天仍然是有意义和有作用的。比如说戏剧的行动,戏剧的冲突,戏剧的人物,戏剧的语言,也就是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总结的戏剧理论,仍然在指导着我们今天的戏剧活动。我觉得戏剧对人有一种潜移默化的作用,通过看戏,可以达到“卡塔西斯”。

      在解放战争中的时候,演《白毛女》、《血泪愁》,战士们看了以后都喊“为喜儿报仇”,这都是戏剧的力量。

      现在值得我们总结的东西有很多。我们应该从古希腊戏剧中吸收营养,把中国的戏剧搞的更好。这方面我也做了一些尝试。我用中国的戏曲表演古希腊戏剧,搞了三出戏剧,受到了中外观众的称赞。比如说用河北梆子的形式来演《美狄亚》等剧目。

      中国的戏剧是东方的古老戏剧,古希腊戏剧是西方的古老戏剧,两个古老戏剧中有许多是相通的,我们把它们融合在一起,就像“牛奶+咖啡”一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同时,通过这个形式宣传了中国戏剧的美。

      有好的民主,也有坏的民主

      希腊人并不欣赏民主制?


      郭小凌:
戏剧是希腊人在人类的艺术上做出的最突出的,或者说最独到的贡献,没有之一。希腊的舞台剧是希腊人独创的,在同时期,甚至相当长一个时期都是独有的。中国也是到元代才有了舞台剧。他们创造了这样一种艺术表现形式,这是古希腊人在文化方面、艺术方面对世界文明的伟大贡献。

      剧场、广场这样的公共文化设施都是希腊人创造的,而且希腊的每一个城镇一定都有这样的建筑,成了希腊城市建设规划当中必要的组成部分,这在其他古老文明的国家中是完全没有的。比方说中国古代的城市,在明代和元代、清代的老北京平面图上,你找不到广场,有戏楼、戏台,但是没有体育馆、体育场。古希腊因为有公民社会的缘故,所以有这样的公共文化空间。这是我们能够看到的古希腊对当代的最明显的影响。

      还有一些政治上的影响。比如说民主制。各国都认为,政府假如是民主制的,这个政治就是正确的。全球有190多个国家,无论实际上实行的是什么政体,但是几乎都叫民主,或者叫共和国。这些完全是古希腊人的创造。但是古希腊人实践的时间并不长,从公元前6世纪末到公元前2世纪,也就是300多年的时间。

      古希腊人是唯一一个经历了世界上所有政体的小民族,他们经历过君主制、寡头制。寡头制是说,这个政府由很少数的富有的人把持着,这些人变成了财富寡头,或者是血缘寡头,这种寡头制是集体领导的政治形式之一。贵族共和制,由贵族群体推出代表来管理这个国家。贵族共和制的权力下移,希腊人发明了民主制,政权下移到了普通的平民手里,不问出身,不问财富的多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票。最后要靠票选来决定。希腊人还经历过僭主制,这是君主制的变体,希腊人也经历过君主专制。

     他们总结了各种政体的好坏优劣。这些对我们看待今天的政体,仍然有非常好的参考价值。比如说大家都关心民主制,可是希腊人并不欣赏民主制,希腊的思想家大多数是批判民主的。为什么?在他们眼里,各种政体都有好的一面,都有差的一面。而且,每一种政体,如果好的话就是良政。但这种良政不能持久,几代人下去逐渐就腐败了。比方说寡头制、贵族制都可能是良政,只要政府的这些官员们是贤明的人,他们就可以管好国家。

      同样,民主制也是这样,它很容易沦为多数人的暴政。多数人的统治,多数人的意志就是正义的?比如说,希腊今天遇到的经济危机、财务危机,其实就是民主制的结果。古希腊人早就看到了,因为他们经历过。古希腊人认为,民主制会造成派系竞争,你死我活的斗,你得想法儿讨好选民,说假话蛊惑人民,还有就是给人民发红包。古代的政治家在雅典城请客,一请就是几千桌,贿赂选民。现在也是这样。希腊一代一代的政治家给希腊的选民们发红包,各种福利,从生到死,从小孩儿生下来到进入棺材,全管。动了心脏病手术,一分钱可以不花,学生上学也是全管,读到大学不用交学费不说,你收入在一个水平线之下国家给你提供免费的午餐。这是多好的制度呀,但是政府是负担不起的,把人养懒了。本来就慵散,但是法规又不执行。

      古希腊的思想家都看到了这一点,说民主也可以是善政,但是过一段时间,也和其他政体一样,也会变成恶政,变成多数人的暴政。最后维持不下去了,靠一个强人把局面收拾起来,又回到了君主制,于是政体是这样循环的。这是对我们今天其实有参考价值的。不要对民主制多么崇拜。全世界190多个国家,实行民主制的有130多个国家,好民主有多少个?好民主有20、30个,主要集中在人均GDP都在2万美元以上的那些发达国家,而且基本都是小国。剩下的包括巴西、印度、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都是坏民主,最差的是索马里、海地。

      古希腊的建筑艺术讲究“简约”

      罗锦鳞:
古希腊的哲学、美学,或者说古希腊艺术的精髓是两个字:“简洁”。除了简洁以外,庄严、肃穆,具有震撼力。建筑、雕塑都体现了这样的风格。古希腊的美学中很讲究分寸,任何事情多一点儿不行,少一点儿不足,要恰到好处。另外,在美学上来讲,他们有一句话,这句话我的印象很深,“艺术要用最经济的手段表现最丰富的内容”,其实还是简洁。这一点恰恰和中国的艺术很像。我们有以一当十,我们有留白,要给观众留下想象的余地。

      张弘:
我觉得建筑的形式跟当时当地人的生活相关联,希腊能出现那样伟大的建筑,是跟当时的政治、生活、经济、艺术各方面综合的成果的体现。

      中国的建筑应该按照中国人自己的生活方式,抽象的方式进行。今天我们的生活实际上不断地跟整个世界潮流进行融合的过程当中发展。比如说今天这样一个剧场,可能从希腊就开始起源了,今天我们还在用。我们要把柱式雕刻在柱头上吗?我觉得已经没必要了。而且希腊的精神,罗先生总结的特别好,精确、简约,用最少的消耗表达最丰富的意思。现代建筑意思一样,有可能大家觉得现在是钢筋混凝土的丛林,实际上这也是建筑师另一方面艺术的表达能力,或者对于现代文化的贫弱的表现。一种是直接的抄过来,另外一种是什么都没有,不知道表达什么东西。

      今天中国的建筑师应该深入到真实的普通人的生活当中去,看他们喜闻乐见的东西,把中华民族有传统精神的东西能够发扬光大。这样的房子已经开始有一些了,虽然还不是太多,大家都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但是也不是简单的再盖一个中式大屋顶。比如说宁波的博物馆,其实就是搜集了几万块传统民居的砖瓦,用现在的功能重新使用起这些材料,没有用简单的传统的大屋顶的形式,但是也有现在的浪漫的色彩在里面。这可能只是一个方向,别的建筑师也可以有自己的诠释,这个时代是伟大的话,这样的形式可能上升到一定的高度。

      嘉宾简介:

      郭小凌,首都博物馆馆长,知名古希腊史专家。曾在首都博物馆成功举办《公平的竞争--古希腊竞技精神》《卢浮宫珍藏展》等多次引起强烈反响的展览。著有《西方史学史》、《克丽奥的童年--西方古典史学》等作品。

      罗锦鳞,1937年出生,著名戏剧导演,中央戏剧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古希腊文学翻译家罗念生先生长子。导演有《俄狄浦斯王》《美狄亚》《特洛亚妇女》《晚餐》等多部古希腊戏剧作品。

      张弘,建筑设计师,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客座设计导师,研造社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北京墨盒子书店创办人;南都中国建筑传媒奖、美国建筑实录设计先锋奖等多项大奖获得者;主持设计的项目有清华大学西北校门、北京明城墙遗址公园、紫禁城太庙茶室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