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齐普拉斯选举胜利 “激进左翼联盟执政对当地中企是好事”

齐普拉斯选举胜利 “激进左翼联盟执政对当地中企是好事”

  • 作者:梁曼瑜 青木 孙微 陈一 柳玉鹏
  • 来源:环球时报
  • 发布日期:2015-09-22
  • 浏览数:560


      针对希腊选举的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21日表示,希腊议会大选顺利举行,齐普拉斯先生领导激进左翼联盟再次获胜,中方对此表示祝贺。中方始终高度重视发展同希腊的关系,愿与希腊新政府携手努力,持续推进双方各领域交流与合作,推动中希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不断向前发展。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齐普拉斯在今年1月底执掌希腊政府之初,曾一度停止比雷埃夫斯港务局的私有化进程,中国中远集团是该项目的最有力竞争者。此后在国际债权人的压力之下希腊政府重启了一系列私有化项目。希腊当局最近公布了一份私有化项目规划,虽然当中只包括9个项目,而不是此前所说的23个项目,但比雷埃夫斯港务局仍在其中。

      一名来自中资企业驻雅典分公司的高管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激进左翼联盟能继续执政对当地中企来说是好事,因为该党支持落实第三轮援助协议,齐普拉斯也是这份协议的签署人,现在的大选结果有利于860亿欧元希腊援助的顺利执行,也有利于资本管制尽快结束。

      世界都在盯着希腊选举的影响。“齐普拉斯当选,对德国意味着什么?”德国《图片报》21日称,这个破产的国家现在终于可以照常运转了。对欧盟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至少,希腊可以履行之前与欧盟国家签订的债务协议,进行改革,以获得860亿欧元的第三次援助资金。不过,欧盟别高兴得太早,希腊政府可能会在债务上再次与欧盟谈判。同时,在难民问题上,欧盟可能会因此再次受到雅典的敲诈!

      俄罗斯向齐普拉斯表示了祝贺。俄罗斯《观点报》21日称,希腊议会提前选举结果表明,该国人民并没有改变自己的立场:支持齐普拉斯领导的政党。齐普拉斯将重新成为总理。虽然他已计划赴美访问,但发展与俄合作立场并没有改变。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专家科瓦什宁表示,激进左翼联盟党和独立希腊人党组建执政联盟将一直是亲俄的政治力量。俄罗斯国际研究所所长马尔特诺夫表示,俄希关系不会发生任何变化。欧盟试图通过此次选举让齐普拉斯失败,但其目的并没有达到。相反,齐普拉斯的政治影响力大增,在一年内,他不仅成为了欧洲,而且成为国际上关注的政治家。

      齐普拉斯今年1月才以反紧缩的姿态赢取民心,但其后却在长达5个月的“马拉松式”债务谈判中“败退”,最后不得不在7月接受国际债权人提出的带严苛条件的第三轮经济援助,并造成激进左翼联盟党内严重分裂,倒戈议员越来越多。为了重新获得较为稳定的议会多数,给落实第三轮救助协议提供政治保障,齐普拉斯在8月20日宣布辞职,提前举行大选。

      本次希腊大选符合投票资格的选民约有980万,但选举投票率大约为56%,创希腊近年来议会选举投票率新低。加上本次大选在内,已经是希腊陷入债务危机6年来的第五次选举,也是希腊人在8个月内第三次被要求到投票站投票,频密程度令希腊民众不可避免地出现厌倦情绪。

      齐普拉斯在这场“豪赌”中大获全胜令外界大呼意外,但事实上,希腊民众对多年来传统政党的执政模式已经感到非常厌恶,并不愿意重新回到旧政治系统中,加上现时希腊政坛缺乏有吸引力的强人领袖,希腊民众对国家“领军人物”的选择并不多。

      48岁的林业护卫员萨亚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希腊债务危机是过去40年来新民主党和泛希社运党轮流执政期间所积聚的,齐普拉斯在半年里无法解决也属正常,应该给予他足够的时间和机会扭转局面。对于新一届政府上台后要执行财政紧缩措施,萨亚斯表示很无奈,“如果这就是留在欧元区的‘游戏规则’,那我们也只能接受,紧缩很痛苦,但退出欧元区更痛苦。”

      “希腊人累了”,德国新闻电视台21日评论说,大选前后,希腊安静得令人吃惊,愤怒消失,抗议消失,令人怀疑这还是不是处于危机中的希腊。是的,希腊人累了。对希腊人来说,无论谁赢得胜利,结果几乎没什么两样。选择齐普拉斯,并不是他令选民满意,而是,至少他的政策选民已经清楚,不会再折腾。

      “美国之音”报道称,选举结果出来之后,希腊并没有大肆庆祝。这个国家未来会面临更多的苦日子:增税,工资和福利进一步削减。重新当选的新总理,似乎没有人羡慕。

      《卫报》报道称,8个月的时间带来诸多改变,激进左翼联盟1月在热情的选民欢呼声中当选。当时盛传紧缩党派将打破后“大衰退”时代的政治格局。欧洲的政客们惊恐地看着这一切,金融市场随之打战。然而所有兴奋和担忧今天都烟消云散。齐普拉斯在1月大胜之后很快发现,他无法兑现竞选时的3个承诺:结束紧缩政策、经济走向复苏、留在欧元区。他实现的目标只有一个——留在欧元区,但却付出很高的代价才做到这一点。希腊的选举已经结束,但经济危机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