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难民涌入欧洲,当地华人怎么看?

难民涌入欧洲,当地华人怎么看?

  • 来源:新华国际客户端
  • 发布日期:2015-09-18
  • 浏览数:1023


克服万难、漂洋过海,带着对新生活的憧憬,来到欧洲大陆,这是从中东、北非战乱国家涌入欧洲的难民们的经历。面对这次难民潮,欧洲的华侨华人如何看待?新华国际记者采访了欧洲多个国家的华侨华人,不妨听听亲历这个重大事件的同胞们的看法。


【入口:西班牙、希腊】


上图为9月13日,难民滞留在希腊雅典街头


“战火摧残栖失所,流离颠沛涌欧洲。命随大海波涛滚,诅咒苍天灾祸投。垢首抢滩多悲剧,巨魁束手乏良谋。烽烟亲点灰燻面,苦酒自尝愁未休。”这是西班牙华侨诗人詹强的新作《欧洲难民潮》。

虽然欧盟委员会日前开会分摊给西班牙的难民尚未蜂拥而至,但诗中描述的难民逃离家园的惨状,以及这“苦酒”将带来的后患已经摆在人们面前。

在难民登陆欧洲的桥头堡——希腊,雅典市中心欧摩尼亚附近广场,尤其是胜利广场,已经成为难民的“聚居点”。


上图为9月13日,难民滞留在希腊雅典街头


《中希时报》副总编辑梁曼瑜告诉新华国际驻雅典记者陈占杰,大批难民露宿街头令附近的居民怨声载道,在广播电视新闻上可以看到当地市民指责难民聚集令他们生活环境、日常出行受到严重影响。希腊朋友和侨胞朋友都有些担心事态的发展。“我个人对难民有同情,但更多是担心。因为在无法确认难民实际身份的情况下,对他们难以信任。”

相对于担忧难民给欧洲社会造成的巨大压力,希腊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兰孝程更多表达了对战争的痛恨,强调和平的重要,并希望当地政府重视给予难民人道关怀,提供生活保障和教育,让他们能够融入欧洲社会。


上图为9月12日,难民在布达佩斯东火车站等待火车。新华社记者杨永前摄。


【阻碍和帮助:匈牙利、荷兰】


对很多难民而言,希腊只是欧洲大门,他们从那里经过,稍作停留,继续北上。可是到了匈牙利,大批难民被阻止入境。

旅居匈牙利20余年的中医大夫于福年(下图)说:“我的诊所就在布达佩斯东火车站附近,8月底以来一开窗户,就能看见难民的身影。我周边的朋友也经常谈起难民问题。有人同情难民,有人考虑到国家经济状况,认为接纳难民是政府的沉重负担,因为不少匈牙利人还生活在贫困线下。”



他告诉新华国际驻布达佩斯记者杨永前:“我作为医生,是同情难民的。造成难民潮的根本原因,是美国鼓捣战争,发战争财发石油财,反‘恐’却没有建立新秩序,这是不人道的也是不义的。欧洲应该帮助叙利亚、利比亚等重建秩序,老百姓安居乐业了,他们就不出来了。”

匈牙利明溪商会常务副会长冯德其(下图)则对匈牙利政府对待难民的态度保持中立。他说,“匈牙利确实国家小,一下子进来那么多难民,接受起来确实也有困难,有自己的苦衷。”



冯德其已经见过很多难民,几个华人社团还通过红十字会向难民捐了价值约2万欧元的毛毯和雨衣等物资。他的个人看法是,“难民的产生与美国推行自己的民主模式有关。从普通人看来,难民是美国造成的,美国应该从良心上、道义上负起责任”

黄钺是荷兰最大的中餐馆——大众美食城的老板。他在荷兰生活了近二十年,现在还没有直接接触到政府答应接受的第一批难民,但他在生意上已经感受到了事件的影响。

他告诉新华国际驻海牙记者刘芳,已经有些运输公司、货运司机跟他抱怨,不愿意承运那些难民选中的路线,比如“比利时-法国-英国”,因为中途停车休息的时候,曾有难民偷爬上车,有的甚至挂在车架上,企图偷渡过关。这样不仅危险,而且违法。


上图为8月30日,难民从匈塞边境勒斯凯附近连接匈牙利和塞尔维亚的铁道走进匈牙利。新华社弗尔季·奥蒂洛摄。


黄钺说,帮助难民,拿衣服、食物出来,捐点钱,这种慷慨解囊很容易;但长期应对大规模的难民,荷兰社会还没有准备好。欧洲国家的激烈分歧已经显示出,难民危机处理不当,可能导致严重的社会撕裂。


【大国责任:法国、德国】


难民行进路线中,法国是重要一站。在这次难民潮之前,因为其高举的“自由平等博爱”大旗,法国曾经连续多年都是最受青睐的中东北非移民目的地。

法国欧华历史学会会长、欧洲龙吟诗社主编叶星球对新华国际驻巴黎记者郑斌说,上世纪80年代初,法国以开阔的胸怀,接纳了10多万逃离战乱的东南亚亚裔难民。现在中东难民逃离家园,受尽磨难,有的是九死一生,法国政府接收难民义不容辞。不过,近年来法国经济不景气,经济状况和政治环境与过去不同,所以我们对难民问题也非常忧虑。


上图为9月13日法国街头的难民。新华社夏威尔·德·托雷斯摄。


他认为,现在最重要的是回顾难民潮的原因。他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认定伊拉克和利比亚两国是专制政权,西方国家因此出兵干涉,推翻了这两个政权,许诺给两国人民“民主”,但是直到今天这两国人民依然享受不到“民主”的幸福。战乱、苦难有增无减。西方国家应该反思中东政策。

法国东北部的邻居——德国,这次成为难民潮主力奔赴的方向。从媒体报道上看,德国总理默克尔和人民都对难民敞开了国土和家门,是希望之地和仁爱之所。现在哥根廷大学任教的于晓华教授告诉新华国际记者,自己生活的社区和孩子的幼儿园附近都在修建收容难民的房舍(下图)。



他说,德国媒体现在基本上是一边倒地欢迎难民,出于人道主义的原因,必须要接收他们,因为他们的生活很困苦。我个人并不反对接收难民,因为欧洲作为发达国家联合体,有责任去帮忙这些受到迫害和灾难、战乱的人民。但是德国此举破坏了欧盟原有的都柏林协议,放开自己国界,没有背景审查,大量接收难民,德国能否承受成为一个大问题,现在德国媒体也开始转向,出现一些理性的声音。

于晓华说,难民大都来自中东,他们进入德国后难免与当地的生活习惯发生冲突,例如现在巴伐利亚州很多学校已经发出通知,要求女学生不能穿暴露胳膊和大腿的服装。以后这类问题还会变得更多。“我并不是害怕接收难民,问题是这种无组织、无计划地接收难民会对欧盟产生长久的伤害,对欧盟制度的破坏也会很严重,对默克尔而言,已经成为一个烫手的山芋,我认为德国后期的政策应该会有所调整。”


上图为正在修建中的德国哥根廷市的难民营。于晓华摄。


日前,由于入境难民人数过多,德国政府已经启动临时边境检查,以限制难民的大批涌入。


【北欧之国:瑞典、芬兰】


曾经有媒体报道,进入欧洲的难民很多人一路北上,不畏路途遥远,甚至选择瑞典和芬兰作为目的地。但新华国际驻斯德哥尔摩记者和苗介绍,据瑞典《每日新闻》14日报道,近几周从丹麦北上陆续抵达瑞典的难民中,大部分人在到达斯德哥尔摩中心火车站后并未在瑞典登记注册,而是选择继续前往芬兰,这一情况已经获得瑞典移民局证实。


上图为西方媒体报道德国难民营被纵火的报纸版面。


芬兰又是什么情况?新华国际驻赫尔辛基记者李骥志说,多数芬兰人不愿意接受难民,现在排外情绪很严重。

没有了国,何处是家?离开家园的难民希望在富裕发达的欧洲找到一席之地,这会有多难?如果没有德国发生难民营被纵火事件,没有难民中潜伏极端分子的新闻等负面消息,或许答案要简单得多。(执笔记者张欣,参与记者杨永前、刘芳、郑斌、陈占杰、冯俊伟、和苗、李骥志,编辑李大伟,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