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时评:2015希腊大选 一场没有输赢的较量

时评:2015希腊大选 一场没有输赢的较量

  • 作者:汪鹏 梁曼瑜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5-09-17
  • 浏览数:3912


         如今提到希腊,很多人都唏嘘不已。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一个魅力无穷的浪漫国度,“沦落”到近六年来的债务缠身无法自拔。民众勒紧裤腰带的同时,整个国家还要备受外界指责,“赖账”、“不要脸”、“拖后腿”等难听的字眼不断地出现在全球媒体的报道中。 

        诚然,在债务危机爆发之前,贪污腐败、逃税漏税、工作效率低,公务员队伍庞大以及政党内斗激烈等问题确实困扰希腊多年,而近几年的希腊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政治上均可谓几经波折,由于庞大债务所衍生的紧缩救助协议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的搅动着欧盟乃至整个世界的神经。 

        希腊民众“累觉不爱” 觉得毫无悬念

        希腊债务危机的真正缘由和痛苦过程不消多说,《中希时报》以及很多负责任的媒体已多次作出客观真实报道。而最近一个月备受关注的还是该国2015年的第二次国会大选。 

        距离9月20日(周日)举行的希腊大选还有不到3天,与以往投票前的紧张气氛相比,此次选战显得较为沉寂和低调。除了各政党“阵地型”宣传演讲,总理候选人电视辩论等必备的形式和环节外,希腊国内难见剑拔弩张的大选气氛。 

        很多希腊人对于该国目前的政治和经济局势都不看好,在《中希时报》、【希中网】记者街头采访中,不少民众表示这场选举将毫无悬念,因为无论谁上台,与生活最关切的紧缩政策还是会照样执行。

        虽然前总理齐普拉斯在位时间不长,但却已针对纾困方案举行过全民公投。加上本次大选在内,已经是希腊陷入债务危机6年来的第5次选举,也是希腊人在8个月内第3度被要求到投票站投票,至此,希腊民众不可避免地出现选举疲劳症状。无论是激进左翼联盟、新民主党或者其他主流政党,都已经表明了支持第三轮援助协议的立场,加上现时希腊政坛缺乏有吸引力的强人领袖,因此希腊民众对本次选举反应普遍冷淡。

        两党民调旗鼓相当 可能重蹈2012年覆辙

        在希腊最近的几次民调中,前总理齐普拉斯所领导的左翼激进联盟,和米马拉基斯领导的新民主党的支持率几乎不相上下,所以两党间的竞争激烈程度也将会白热化。

        据分析,希腊本次大选将可能无法产生过半支持率的党派独立执政,而齐普拉斯又多次对外界表示,他不愿意和其他政党联合执政,再加上在上个月,左联党四分之一的成员因为反对齐普拉斯所签署的第三轮紧缩协议而另起门户,进一步分裂了该党的支持率。直到两天前,齐普拉斯才表示并不排除与中立的河流党以及泛希社运建立联合,或者恢复与右翼的独立希腊人党建立联盟。 

        与齐普拉斯态度不同的是,其最大对手新民主党领袖米马拉基斯表示,该党需要的是议会的多数,但是也将尊重最后的结果。只要有决定,新民主党会寻求可能最广泛的共识,以组建政府。不管选举结果如何,都希望建立联合政府。他还表示,包括激进左翼联盟党在内,所有亲欧盟的党现在都应该开始实施齐普拉斯签署的那份紧急救助协议。 

        米马拉基斯还欢迎左翼激进联盟和自己联合,但他表示不可能共同掌权。“我不认为你有能力做总理,做副总理,我更不愿让你再做总理。你正走在邪路上,已经(为希腊)带来巨大灾难。”据路透社报道,米马拉基斯对他的对手齐普拉斯如是说。 

        由此看来,希腊有可能将不得不重蹈2012年的覆辙,在极短时间内再度重新大选。希腊曾在2012年5月6日和6月17日连续举行两次大选,当时最终是由中间偏右的新民主党获胜,而该党当时领导人萨马拉斯出任总理两年半之后,在今年1月被左翼激进联盟的齐普拉斯所取代。

        希腊执行援助协议前景稳定 金融市场反应淡定

        与此同时,对希腊政局最为敏感的国际金融市场似乎也很淡定。有业内人士表示,希腊债券指数的收益率在近日下滑,而债券市场并未真正地将反救助政党胜选计入价格。

        在希腊大选临近之际,投资这一负债累累国家的债券的投资人愿意为承担风险接受越来越低的收益,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国际市场对希腊大选,对希腊政府的更迭,以及对该国执行第三轮援助协议的前景并没有过多担心,因此市场反应平淡也在情理之中。

        最终结果没有输赢 联合执政势在必行

        齐普拉斯今年1月才以反紧缩的姿态赢取民心,但其后却在长达5个月的“马拉松式”债务谈判中“败退”,最后不得不在7月接受国际债权人提出的带严苛条件的第三轮经济援助,并造成激进左翼联盟党内严重分裂,倒戈议员越来越多。为了重新获得较为稳定的议会多数,为落实第三轮救助协议提供政治保障,齐普拉斯在8月20日宣布辞职,提前举行大选。

        据近期多份民意调查显示,希腊两大党激进左翼联盟与新民主党的民意支持度差距甚微,均没有取胜的绝对优势,能够单独组阁的可能性也比较小。综合看来,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仍有机会保持希腊第一大党的地位,中间派的河流党、左翼的泛希社运以及民族主义色彩浓厚的独立希腊人党可能被争取一起联合执政。

        总而言之,对于很多希腊老百姓来说,这是一场没有输赢的选举,无论哪个党上台,谁当总理对他们来说基本都一样,尽快带领希腊走出泥沼,摆脱这场反复数年的债务枷锁才是民望所归的硬道理。(汪鹏 梁曼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