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言传身教:当中国孩子遇上希腊老师

言传身教:当中国孩子遇上希腊老师

  • 作者:刘咏秋
  • 来源:新华国际客户端
  • 发布日期:2015-09-11
  • 浏览数:764


    刚结束的这个假期是儿子在希腊坎普国际学校的最后一个暑假了,明年他即升入大学。而让我产生这种“划时代”感觉的,是儿子拿回来的第一份暑假作业。“老师说这注定是一个‘没有’的假期,”儿子居然撅嘴抱怨,我忍不住斜眼看他。


    “得了吧,要是在中国……”不待我回答,儿子拖长声音,模仿我的语调说,自用功去了。

    我笑而不语,拿起儿子扔在桌上的暑假作业端详:两页用订书钉订在一起的A4纸,涉及儿子的科目不到半页,一点也不高大上。想当年,在中国,儿子从幼儿园大班起就有了假期作业;上小学的第一个寒假,语文、数学各一本,需另付钱购买,我们小心背到了国外完成,但再没机会交给学校。自那以后,儿子开始了没有假期作业的国外求学生涯。

    不仅如此。自从选了IB课程(国际文凭课程)之后,儿子一直感到数学吃力。其他科目儿子都能拿满分7,唯有数学是6甚至5。上学期末,就到了老师们给出预测分的时候,学生将以此为基础,下半年开始申请大学。儿子喜欢的专业是航空航天,相关理工大学对数学要求比较高,儿子焦虑万分,我们于是约见数学老师。

    数学老师是英国人,名叫威廉姆斯,学生们管他叫Mathman,勉强译为“数学侠”,但缺少原文的恐怖语气。我们跟威廉姆斯的会见不超过5分钟,他说儿子的数学没问题,所有的知识点都掌握,多做题、更细心即可。当我们请教需不需要给儿子补课时,被断然否定。“补课?完全没必要。”威廉姆斯抬眼,眉毛高扬,直刺云霄。

    最后一次数学测验,儿子如愿拿到了7。威廉姆斯走向教室宣布成绩时,儿子和那帮调皮同学放起了挪威死亡重金属音乐。据说威廉姆斯称赞了他们的音乐品位。不过,威廉姆斯并未因儿子是本年级成绩最优异的学生而网开一面,最后的预测分还是6。“下学期我一定要拿7,”对威廉姆斯心服口服的儿子自己嘀咕。


    儿子唯一的补课经历是钢琴。他对钢琴的兴趣时断时续。有兴趣的时候我们找老师、出钱,没兴趣拉倒。到希腊后,儿子钢琴兴趣大增且决定考级。去年,儿子要在中学毕业之前考过八级。八级是业余级别里的最高段位,这就意味着他需要在一年里连考两级。这一想法竟然受到音乐老师赫尔斯比的反对,这一位嫁到希腊的英国女士劝告说,按照正常程序考级,儿子更能享受钢琴学习的乐趣。

    但儿子心意已决,钢琴老师费只得给他补课。费是典型的希腊美男子,身高一米九,有着大卫那样的卷曲头发和挺直鼻梁。毕业于英国伦敦音乐学院钢琴系,费经常参加雅典很多专业音乐演出。费最大的业余爱好是游泳,热心于各种为公益募捐的游泳活动。这个暑假,他告诉学生们,某一天他在海里游了11公里。

    费上门给儿子的钢琴补课费是每节课40欧元,一个课时50分钟,一般一周一节课,他跟儿子短信约时间。我们在家的时候,礼貌性地跟他打个招呼,端上一杯冰水。假如我们有事外出,我家粗枝大叶的儿子是否记得这杯水,实在难说。费讲课声如洪钟,我在楼上,隔了两道门,仍然字字入耳。

    钢琴课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替儿子挑选二手钢琴,筛选后请费出马为我们定夺。那一天我们穿过整个雅典,跑了两个地方,耗费了大半天时间。晚上我们想请费共进晚餐以示感谢,但费说他晚上还有钢琴课,婉拒了。

    儿子是学校交响乐团的贝斯手,我们因此有机会观看学校一年两次的音乐会演出:新春音乐会和圣诞音乐会。在这两场音乐会上,费的主要工作是给赫尔斯比和学生们翻乐谱,掀、放钢琴盖。

    音乐会的整个形式,跟交响乐团的正式演出相似。观看的家长通常需要买票,6-8欧元一张。有设计大方美观的节目单。有中场休息,学校提供免费的水、咖啡,葡萄酒需另付费。音乐会的编排主要由赫尔斯比负责。有一次我们有幸听到了费的伴奏,水平之高,令人咂舌。

    据儿子叙述,费有一次曾经跟校长阿瑟顿表演过钢琴合奏,镇住全校师生。校长阿瑟顿,一位小个子英国人,弹一手好钢琴。但阿瑟顿从不在学校音乐会上抛头露面,既不发表讲话,也不指手划脚。偶尔看到他,是跟自己的夫人一起,坐在最后一排,静静做听众。副校长斯嘉则通常拖着打棒球受过伤的左腿,微瘸着,推一辆小车给家长送水。有一次我试图用手机抓拍,他笑说:“看,我找到了一份新工作!”

    斯嘉是我们在坎普学校遇到的第一位老师。当初带儿子面试时,斯嘉这样解说校服的意义:“学生来自不同社会阶层、不同家庭,有的学生父母很富,有的比较贫穷,而多数学生来自普通家庭,学校应尽量避免家庭、社会差异在校园里体现出来。而校服能够消除这种差异,让学生感受到平等。”之前我们已走访过多所国际学校,唯有斯嘉对校服的解释令儿子信服。那时他正处于最激烈的反叛期,对每一个接待我们的校方代表都要表达他对校服的反感。

    当时斯嘉还说:“幸运的是,到了12年级就不需要穿校服了。我们相信,经过在校的教育,12年级时学生已形成了正确的人生观和平等观念,并知道怎么适当地表达自己的主张了。”

    一转眼,儿子就到了自己选择服装的时候,举止言谈已非当初处处给斯嘉挑战的13岁男孩。在这所他自己选择、深深喜爱的学校里,老师的言传身教,显然正铸成他的性格,并将永远影响他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