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通讯:叙利亚难民过境希腊渴望新生活

通讯:叙利亚难民过境希腊渴望新生活

  • 作者:刘咏秋 陈占杰
  • 来源:新华网
  • 发布日期:2015-09-02
  • 浏览数:620

      50岁的叙利亚妇女玛玛蒂(化名)与女儿、两岁的外孙女暂时栖身于雅典市中心科洛诺斯区一套约50平方米的公寓里。玛玛蒂不会说希腊语和英语,只能坐在客厅破旧的沙发上,观看阿语电视节目;晚上她们睡在床垫上。尽管这里是雅典最贫困的街区,但玛玛蒂并不抱怨。“总比露宿街头要好得多,”她说。

      玛玛蒂是3个月前历尽千辛万苦到达希腊的。她们祖孙三代人的经历,只是千万个亡命奔赴欧洲、求一条生路的叙利亚难民的一个缩影。

      艰险逃难路

      玛玛蒂原来家住叙利亚杜马。战争爆发前,她与丈夫经营着一家果蔬小超市,他们育有一女二子。女儿雅玛纳(化名)已出嫁,职业是护士;两个儿子已成年,成为家庭生意帮手,她与现年55岁的丈夫本到了可颐养天年的时候。

      但是,4年前爆发的内战改变了一切。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的激烈交火,导致大量平民伤亡,玛玛蒂曾亲眼目睹邻居被炸弹击中心脏,在她面前死亡。女婿也被炸死,而女儿刚怀孕,再加上在医院里接触太多伤残平民,女儿出现心理问题。玛玛蒂不得不举家迁往另一个城市,投奔亲戚家。后来战火又蔓延到那里,数月前,他们一家决定逃离叙利亚。

      一家人先奔赴土耳其。但在叙土边境一个检查站,他们被告知只允许妇女和幼小的孩子出境,玛玛蒂的丈夫和两个儿子被迫留在境内,从此骨肉分离。

      在土耳其短暂停留后,玛玛蒂决定跟随难民潮进入欧洲。她们辗转到达难民偷渡的主要海岸城镇博德鲁姆,将身上仅有的美元交给蛇头后,被领到一艘橡皮船上。但限载10人的橡皮船,硬生生装了45人。当人们提出抗议时,蛇头轻蔑地回答:“别以为你们是人类,你们只是货物。”

      在海边,蛇头临时训练一个16岁的少年难民开船和掌舵,一船人就这样在6月下旬到达希腊岛屿科斯。为获取为期半年的居留许可,玛玛蒂一家在科斯呆了5天,5天里祖孙三代露宿街头,偶尔有志愿者提供少量的食物和水。

      之后,玛玛蒂她们乘渡轮前往雅典。在希腊籍的叙利亚社区义工帮助下,住进这套属于一个叙利亚裔希腊人的公寓里。

      初至希腊

      从玛玛蒂的经历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希腊萨摩斯岛开往比雷埃夫斯港的渡轮上,大批聚集在甲板上的难民,脸上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尽管前途未卜,他们却愉快地互打招呼,用手机自拍或给他人拍照。

      “现在我们是人类了!”这是他们对记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出乎意料的是,不少难民大方地让记者拍照。42岁的哈里来自叙利亚中部城市霍姆斯。哈里本在家乡开着一家电信器材公司,妻子在家照料两个不到10岁的女儿。随着形势恶化,哈里一家不得不开始逃亡。他们计划前往荷兰,因为那里有哈里的一个兄弟。

      不过,让拍照的多为全家逃出的难民,比如哈里一家;假如还有家人或亲戚留在叙利亚,他们就会因担心亲人的安危而拒绝拍照,比如玛玛蒂一家。自从在检查站离散之后,玛玛蒂再也没有丈夫和儿子的消息。她试图通过警察局及其他熟人朋友打探他们的消息,但一无所获。

      缓慢的难民安置进程

      萨摩斯的港口、公园及超市附近,到处可见难民身影,他们在公共水龙头下洗漱,衣物晾晒在树丛或路边的护栏上。难民人数激增导致法律程序缓慢,难民们需要等待更多的时间,而非过去通常的两天,才能拿到为期半年的居留证(仅针对叙利亚难民,其他国家难民的居留证通常为一个月)。

      临时安置点早已人满为患,难民们只能冒着3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坐、卧在能找到的任何一块阴凉处。

      此外,随着大量难民涌入,需要更多懂英语甚至懂阿语的人进行沟通协调,但处于债务危机中的希腊,要分心应对难民危机,委实力不从心。比如,记者在一艘渡轮餐厅里看到这样一幕: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叙利亚青年购买饮料,排到前面,售卖餐饮的船员不断用希腊语让他“排队,站后面”,少年面带谦逊、友好而羞涩的微笑,但就是不理解。

      由于在难民方面处置不当,希腊上个月遭到联合国难民署公开批评,被指对难民的安置甚至不如非洲国家喀麦隆。

      来自民间的帮助

      但希腊民间帮助难民的力量一直令人称道,得到联合国难民署的肯定。

      超市每周都会定期清理接近过期的食物,由慈善组织收集并送往市中心难民集中地,免费发放;志愿者们到各个学校高年级进行演讲,鼓励临近毕业的高中生到市中心去,跟难民们接触、谈心。更有志愿者分批去港口,给下船的难民们指路,让他们能够在设计复杂的港口尽快疏散,搭乘公交和地铁,去往雅典市中心。

      叙利亚裔希腊人是帮助叙利亚难民的主要力量。记者的阿拉伯语翻译、年近50的牙医马哈茂德(化名)便是其中一位。由于难民越来越多,他需要时时停下牙医诊所的工作,往来穿梭于市中心、港口及难民安置点,向难民伸出援助之手。

      虽然民间救助不断,但由于自身的债务困境,希腊仅成为难民的过境之地。马哈茂德他们所能做的,也只是帮助玛玛蒂们完成相关法律手续,然后筹集路费,让他们尽早离开希腊,前往德国、法国、英国、荷兰等国家,获得更多人道援助。

      “我想尽快到德国去,让女儿得到医疗救助,”玛玛蒂流下眼泪。她不认为叙利亚战事能够很快结束,不指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和平,只希望女儿和孙女将来能够重返她们所热爱的故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