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债务危机,船企影响几何?

希腊债务危机,船企影响几何?

  • 来源:中国港口网
  • 发布日期:2015-08-31
  • 浏览数:612



  “希腊人自古以来就是勇敢的水手,从不惧怕驶向未知的水域。”面对不断恶化的国内经济和政治形势,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今年年初上台时的这句话似乎正在变成“咒语”。


  6月29日,希腊宣布实行资本管制,本国银行关闭,市民每天仅能从ATM机上取款60欧元;6月30日,希腊宣布无力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6亿欧元的债务,成为IMF历史上首个债务违约的发达国家;7月6日,希腊公投结果揭晓,债权人提出的援助计划遭到否决;7月13日,欧元区领导人经过17小时磋商,要求希腊议会在本周三之前批准最新的改革方案以换取一份中长期援助计划;7月20日,希腊还将面临35亿欧元债务到期,到了8月,这一数字将上升为68亿欧元。希腊在“未知水域”正越行越远、越陷越深。


  值得注意的是,被拖进“未知水域”的并非只有希腊。在业界看来,不论希腊最终是否退出欧元区,希腊问题已经成为欧盟成立以来面临的最严峻挑战,而持续发酵的希腊债务危机,也是影响全球金融、航运和海工市场的X因素。



  A  欧元波动 无碍欧洲复苏?


  尽管希腊公投否决了债权人提出的救援方案,但欧元区领导人会议要求希腊议会批准的方案与被否决的方案差异并不大,甚至还对希腊政府的改革提出了更为严格的要求。市场分析认为,希腊议会通过这一新方案的阻力不小,希腊留在欧元区的前景依然扑朔迷离,即便当前有民调显示,70%以上的希腊民众希望留在欧元区。


  “希腊人现在处在矛盾焦虑中,一方面他们希望债权人继续借款让其维持现有生活水平、渡过难关;另一方面又不愿接受债权人提出的改革方案。”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分析指出。目前,希腊债务总额达到3127亿欧元。按照债权人此前提出的方案,在2022年之前希腊不用偿还本金,但希腊每年需要偿还的利息费用也将占到该国财政收入的3%~4%。“从经济意义上而言,希腊已经退出欧元区。现在欧元区各国主要是出于政治原因,考量留下希腊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向松祚认为。


  希腊的去留主宰着欧元的进退。过去三周,欧元兑美元汇率连续出现低开走势,并一度在7月7日触及1.0915,创五周以来的新低。虽然随后出现了回调,但总体来看,欧元兑美元汇率的波动率已攀升至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时的水平。根据摩根士丹利的分析报告,如果近期有关各方就希腊问题达成协议,欧元将短线反弹;而希腊一旦退出欧元区,欧元汇率将面临长期走低的趋势,欧元兑美元将逐步接近平价。


  “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将对欧元汇率产生阶段性影响,导致欧元汇率走低,一定程度上可能降低中国企业发行欧元债券的成本。”中国船舶工业经济与市场研究中心主任助理郭文杰表示。其实,自从去年6月欧元区进入“负利率”时代以来,发行欧元债券就成为不少有条件的中国企业拓展海外融资的重要选择。尤其是今年1月,欧洲央行宣布将启动每月600亿欧元的债券购买计划之后,包括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中国国家电网公司、中国建设银行(亚洲)股份有限公司等在内的中国企业相继成功发行了欧元债券。今年上半年,中资企业的欧元债券发行量达到70亿欧元,超过了去年全年中资企业欧元债券的发行规模。


  “不过,短期来看,欧元将继续呈现震荡格局,中国船企如何把握发行欧债的时机将是一大挑战。”中船集团财务金融部相关人士指出。与发行美元债券相比,欧元债券在发行结构、发行期限、发行额度等方面都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要求中国船企具有极强的市场敏感度以及对欧洲资本市场变动的准确预判。


  而现实是,准确的预判几乎很难做到。在7月11日举行的“希腊主权债务危机发展趋势研讨会”上,来自国际评级机构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的代表认为,不论希腊是否退欧,短期内对欧洲资本市场的冲击不可避免;而长期来看,也将拖慢美国、欧洲、日本等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脚步,加深这些国家对宽松货币政策的依赖,加剧全球信用风险演化的复杂性。


  当然,也有研究机构认为,从2011年开始,欧洲央行推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通过直接货币交易机制购买欧元区国家的国债,使欧洲国家主要银行所持有的希腊债务已经从2009年的3000亿欧元降低到460亿欧元,希腊对欧元区经济的破坏力正在降低。


  “从长期看,随着欧洲经济持续复苏,欧元汇率将回归理性,非常事件引起的波动将随着时间推移而得到平抑。”郭文杰表示。7月9日,尽管IMF再次提醒希腊危机将是影响欧元区经济复苏的潜在威胁,但其对欧元区2015年经济增长的预期仍然维持在1.5%。而欧盟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6月欧元区通胀率为0.2%,继续处在正区间;德国、法国、英国和西班牙等国经济持续复苏。


  “希腊债务危机对欧洲经济肯定存在不利影响,但这种不利应该是可控的。今年3月,欧洲央行启动债券购买计划的效果虽然没有完全显现,但一定程度上,已经稳住了欧洲经济。”上述中船集团财金部人士表示,通过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复苏将是欧元区的一项长期政策选择,这对造船企业、海工装备制造企业都是利好。目前,我国船企主要从欧洲进口船用设备或支付相关专利费用,欧元贬值将有利于降低中国船企的成本。


  但与美元走势不同,欧元汇率极少出现长期单边升值或贬值的行情,而是多呈现不具规律性的双向波动。因此,如何锁定欧元汇率风险难度不小,船企必须通过远期、掉期、期权等专业工具来避险,这对其汇率风险防范能力的要求会更高。



  B  市场低迷,谁有能力抄底?


  对海事界来说,更为关心的是希腊债务危机将对航运业造成怎样的影响,毕竟希腊是一个航运大国。不过,希腊GDP仅占欧元区的1.8%,占全球的0.3%。由于经济体量小,希腊经济濒临崩溃并不会对欧洲进出口贸易带来较大影响。目前,承担亚欧航线运输任务的集装箱船主要目的地是欧洲地中海沿岸的意大利、法国、德国以及波罗的海地区的英国、挪威等国。而干散货船承运的铁矿石和煤炭等货物,其需求主要集中于中国、日本和印度等国。


  但一个不容忽视的群体是,在全球海事界声名显赫的希腊船东。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由于受本国资本管制影响,主要依赖本国银行的希腊中小型航运公司已难以维持正常运营,甚至连采购燃油都成了奢望。目前,这些企业有20%左右的货船滞留希腊各港口。


  更令希腊船东担心的是希腊议会迫于压力接受欧元区国家提出的“改革换资金”等紧缩政策,削减希腊船东享有的税收特权,提高希腊航运业的税负。业界分析认为,希腊民众一直反对加税,公投结果也说明这一点。如果希腊政府和议会最后选择妥协,无疑将造成该国航运业信心受挫,投资外流,对希腊船东下单订船和履约接船产生影响。


  不过,经过多年的发展,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希腊船东早已实现了全球化运营,许多船东都将母公司和单船公司注册在北欧、巴拿马、维尔京群岛等地。“较大的希腊船东多是家族式企业、股份制企业,国企几乎没有。这些船东几乎只有注册法人的国籍属于希腊。因此,希腊本国的航运税收政策以及希腊经济的波动对这类船东的直接影响十分有限。”上述中船集团财金部人士指出。


  而要分析间接影响,则必须进一步了解希腊船东的国际化特点。目前,在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希腊航运公司共计38家。其中,在美国上市32家,英国上市2家,而在希腊国内上市的仅有4家。除通过资本市场首次公开募股(IPO)融资外,欧洲船舶融资银行、造船国的政策性金融机构,甚至美国华尔街的私募基金都成为希腊船东背后的资本力量。据了解,自2012~2014年,私募基金在全球海运行业投资额达到320亿美元,占全球商船总投资额的22%。其中,三分之二的资金投向了希腊船东拥有的散货船船队。


  然而,一枚硬币有两面。正是因为希腊船东具有全球融资能力,导致全球性金融波动直接左右着希腊船东的命运。从目前的情况看,前述38家希腊上市航运公司的股价均低于去年同期,加之希腊债务危机引发欧美多国股市出现震荡,这些公司正面临前所未有的融资压力。就在希腊宣布资本管制的当天,道琼斯指数跌至近五个月新低,标普500指数也创下2014年4月10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受此影响,部分欧美银行和私募基金正在撤离航运业,不少希腊船东的资金链已变得相当紧张。根据研究机构Petrofin发布的报告,2015年以来,希腊船东70%的订单尚未获得成功融资;而在“斯佩克会议”最近发布的一份高风险船东通报名单时发现,79家榜上有名的船东中,希腊船东占比超过一半,其整体信用面临极大挑战。


  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至今,希腊船东早已成为抄底的代名词。“他们不是在抄底就是在前往抄底的路上,重要的是,只要他们想抄底,每一次都能成功。”上述中船集团财金部人士表示。2009年秋季,希腊船东借低价之机在韩国和中国的新兴造船企业大量订造新船;2010年散货船市场迅速反弹时,希腊船东也订购了大量散货船;从2013年9月~2014年3月,他们又在液化气船、化学品船等领域加快布局。


  据统计,目前,希腊船东拥有的超过1000总吨的船舶数量已经突破4000艘,船队的吨位数占到全球份额的18.6%,高居世界第一。在散货船、油船、液化气船、化学品船等细分市场,希腊船东均具有市场主导地位,尤其是油船和散货船市场,运力占比分别超过26%和17%。伴随着不断抄底扩张,2014年希腊大型航运公司的数量由35家增加为40家,扩充船队规模接近3000万载重吨,并掌控了希腊全部船队运力的55%。


  然而,今年年初以来,低迷的航运市场以及持续发酵的希腊债务危机,使得“抄底专家”也对新造船市场失去了信心。据克拉克松研究公司的最新统计数据,今年1~6月,希腊船东仅下单订造38艘船舶,投资金额为25亿美元,以金额计,同比下降51%。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经济研究中心有关人士分析,目前,希腊船东对散货船市场相当悲观,已经明显放缓了投资造船的脚步。



  C  产能合作,跳板成了漩涡?


  深受影响的还有早已“惨不忍睹”的全球海工装备市场。希腊退欧的不确定性在利空欧元、助推美元进一
步走高的同时,也导致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继续承压。7月6日,纽约原油期货价格一度暴跌7.7%,创今年4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布伦特原油价格跌至每桶约55美元,逼近两个月以来新低。


  “油价持续震荡无疑将延缓海工市场的复苏,使得海工市场的调整进一步复杂化。”郭文杰表示,如果国际油价长期低迷,石油公司将继续削减油气勘探开发投资,海工装备运营市场也面临进一步恶化的风险,老旧装备的拆解速度将会进一步加快。这将对海工装备建造市场造成极大的影响,海工装备建造企业面临的市场风险还会加大。今年前4个月,全球累计成交海工装备64艘(座),成交金额35.4亿美元,同比分别大跌66.5%和84.3%,海工市场已“苦不堪言”。


  为了应对危机,不少中国的海工装备制造企业开始积极“走出去”,寻求产业链上下游的合作。一方面,通过与欧洲优秀海工研发设计企业的合作,在关键技术、设备选型等方面提升话语权,增强自身的协同创新能力;另一方面,寻求与钻井装备承包商、石油公司的合作,竞标一些区域性开发项目,通过创新商业模式,打造全产业链利益共同体。


  “如果希腊债务危机引发欧元长期走低,则有利于中国船企开展对外直接投资,实施兼并重组。”上述中船集团财金部人士表示。但不容忽视的是,欧元的震荡加大了项目收购完成之后实现资产保值增值的难度。因为,一旦欧元继续贬值,相关项目的前景也不容乐观。对此,业界人士建议,中国船企要加强与政策性金融机构的合作,利用其全球网络,选择适合自身投资的项目,不应盲目求大、求全。


  机遇出现的同时,希腊债务危机也给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带来了政治风险。今年1月,希腊新政府单方面宣布暂停比雷埃夫斯港的出售计划,一度引发强烈关注。虽然该项目目前已经重启,但不少企业仍然对赴欧投资表示疑虑。“‘走出去’最大的风险就是政治风险,中国企业‘走出去’投资的环境其实相当复杂。”上述中船集团财金部人士表示。


  单从规模来看,希腊并非中国企业对欧直接投资的热点区域。据商务部的数据,今年前5个月,中国对希腊投资仅80万美元。相比之下,中国同期对欧洲的直接投资则高达42.1亿美元。然而,从所处的地理位置来看,希腊是中国推进“一带一路”战略和中欧产能合作的重要“跳板”。2014年,《中国和希腊关于深化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明确提出,中国高度重视希腊作为进入欧洲门户的独特区位优势,愿与希腊扩大在港口、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务实合作。


  比雷埃夫斯港以及希腊的欧洲中部铁路正是丝绸之路经济带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在欧洲的重要交汇点。未来,中国将与欧盟共同推动“一带一路”战略与3150亿欧元战略投资计划的对接,加快中欧产能合作,必然需要依靠希腊的基础设施和地理位置优势。尤其是在“德国工业4.0”“新工业法国”“英国制造2050”“中国制造2025”等战略相继问世之后,中欧在装备制造业领域的合作空间正变得更为广阔。而这恰是中远集团加快布局比雷埃夫斯港的真正动因。


  只不过,债务危机似乎正在将希腊从“跳板”变成“漩涡”。“希腊政府不断根据债务状况和欧盟态度,调整政策,使自身的经济和政治形势持续动荡,这无疑将影响外国企业在希腊投资的信心,并带来投资风险。”郭文杰认为。


  当然,一切还存有转机。6月29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第17次中欧领导人会晤期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强调,在希腊债务问题处于关键时期,中国将一如既往做欧债长期、负责任的持有者;中国愿意看到希腊留在欧元区,并呼吁国际债权人和希腊方面尽快达成一致,中国愿为此发挥建设性作用。


  而从外媒对这一表态的反应和预测来看,如果希腊议会否决最新的救助计划,或许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将成为帮助希腊走出“未知水域”的最后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