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历史与现实的双重窘境—欧洲非法移民问题扫描

历史与现实的双重窘境—欧洲非法移民问题扫描

  • 作者:任彦 管克江 韩秉宸
  •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 发布日期:2015-08-17
  • 浏览数:783

8月6日,马其顿与希腊边境的盖夫盖利亚,
移民试图登上前往塞尔维亚边境的列车,由此进入其他欧洲国家。
(图:人民视觉)

      数字攀升 非法移民问题已成欧洲人最大困扰

      一栋红色两层楼前,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各种肤色的人。一会儿楼里走出一个保安,在空地架起一块白板,人群立刻骚动起来。保安在白板上贴了一张纸条,念了一串数字。人群中有人兴奋地高呼一声,挤了过去,扬起一身灰尘。这是本报记者8月6日在柏林移民和难民办公室外见到的场景。

      “你们在干什么?”记者问。一个胡子拉碴的男子看了眼记者,扬了扬手中的一张小票:“等号啊,你还没拿?快到那个房子里去领。”记者急忙解释自己的身份,一个头戴棒球帽的孩子回答说,他们在等叫号,被叫到的人可以分到住房,不用再挤帐篷。孩子名叫阿里,一周前和母亲刚从叙利亚逃难而来。他的父亲已经战死,一个哥哥去了瑞典寻求避难。“每天我和妈妈都来这里等。今天已经等了5个小时。”阿里指着远处树荫底下喝水的一个妇女说道。移民和难民办公室外的绿地上、马路边,人们或坐或站,面无表情。地上散落着各色纸片、旧报纸、食品袋、包装盒。一些灌木上还晾晒着一些衬衫短裤,空气中弥漫着汗酸味。这里是他们抵达柏林的第一站。

      作为和非洲隔海相望的欧洲“南大门”,意大利一直是救助非洲难民的主力。意大利全国都设有难民救助中心,为偷渡而来的难民就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但由于大量难民滞留,远远超过救助中心的设计容量,各地的救助中心均不堪重负。据统计,目前滞留在意大利的66462名非法移民中,只有9246人能够得到救助中心收容援助,居住在临时性收容建筑内的人数则高达36241人,而20975名向意大利申请庇护的难民,还难以得到妥善安置。

      欧盟权威民调机构“欧洲晴雨表”最近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欧洲人最担忧的问题清单中,非法移民位居榜首。去年11月,该机构进行的一项同类民调显示,经济形势、就业和公共赤字当时是欧洲民众最担忧的问题,非法移民问题排在第四位。如今,非法移民风暴愈演愈烈,已成为欧洲人最大的担忧。

      “民调结果是可信的,今年一再上演的非法移民悲剧极大吸引了欧洲乃至全球媒体的关注,非法移民成为欧洲民众普遍关注的热点话题。”欧洲移民政策研究所所长伊丽莎白·克里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媒体高度关注,大量难民的不断涌入让许多欧洲民众切身感受到问题的严重性。“可以说,非法移民是当前欧盟最头疼的问题,也是欧洲民众最揪心的问题。”

      根据国际移民组织的最新统计数字,今年以来,已有15万非法移民横渡地中海,抵达欧洲海岸,其中约有2000人死于偷渡途中。又据欧洲边境管理局资料显示,最近几年涌向欧洲的非法移民主要是中东和北非等战乱地区的难民,其中来自叙利亚的难民最多,其他主要难民输出国分别为利比亚、伊拉克、阿富汗等。去年有22万难民通过海路偷渡到欧盟国家,是2013年的4倍。有分析估计,随着中东和北非局势持续恶化,今年横渡地中海的难民可能会激增至50万,在海上死亡可能会达数千人。

      据估计,德国去年接纳了20万难民,比2013年翻了一番,预计今年将收到45万份难民申请。在整个欧盟范围内,德国是接收难民人数最多的国家。难民增多让政府预算捉襟见肘。今年政府用于难民住房的支出将达55亿欧元,是去年的两倍。废旧学校、旅馆、兵营被改造成难民营,有的地方搭建了“集装箱村”来收容难民。但针对难民的排外暴力事件也呈上升趋势。

      在意大利,2015年上半年已有51405名非法移民偷渡意大利,这一数字远远超过了2014年同期水平。去年,在约1.6万名偷渡者中有1/3目前仍滞留在意大利境内。大量难民偷渡并滞留,成为意大利近年来最大的社会问题之一。兰佩杜萨居民比安奇曾向本报记者介绍说,在兰佩杜萨接纳非法移民的最高峰2011年,由于救助中心不堪重负,导致难民们露宿街头,有些甚至栖身于当地居民的院落中,“虽然他们并未对我们造成伤害,但我们还是不禁担心,毕竟这些人连身份都没有。”

      本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大部分由海路抵达意大利的北非难民,其最终目的地其实另有他国,这是造成大量难民滞留无法疏散的主要原因。兰佩杜萨救助中心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欧盟现行移民政策规定,难民只能在首次登记国申请庇护,不愿留在意大利的难民们为了躲过登记,早在偷渡前就已将护照销毁,甚至有人用强酸将自己的指纹腐蚀掉,使救助中心无法追溯其身份信息,从而暂时滞留下来寻找机会前往目的地国家。

      根据美国智库皮尤研究中心发布的一份民调报告,欧洲民众的反移民情绪大增。报告显示,69%的意大利民众认为移民是意大利社会的一大负担,因为他们抢走了当地人的工作机会,占用了社会福利。就连一向对移民持友好和欢迎态度的英国与荷兰民众,也对移民增加了厌恶情绪。他们认为,移民涌入拉低了他们的生活水平,给社会带来很多不安定因素。去年欧洲议会选举中,极右翼党派崛起的主要原因就是其主张政策迎合了很多欧洲民众的反移民思潮。

      幕后推手 西方国家肩负卸不掉的历史包袱

      据欧盟主流媒体之一《欧盟观察家》报道,日前美国纽约市长白思豪在梵蒂冈对欧盟的移民政策大肆抨击。他在发言中称,欧盟在应对非法移民问题上表现不力,欧盟各成员国应该团结起来,共同应对非法移民问题,不应该像现在这样把包袱丢给意大利一个国家。“如果欧盟不能拿出一个行之有效的泛欧盟统一的移民政策,欧盟就不要再假装是一个共同体。”

      对于白思豪的此番指责,很多欧洲人认为这是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言论,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更有人认为美国官员没资格说这种风凉话,因为难民危机的始作俑者就是美国。捷克总统泽曼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就直言不讳地指出,现今欧洲出现的难民潮,根源来自美国军事干预伊拉克的疯狂想法,美国发动战争的理由是伊拉克存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最后美国并没有找到。美国恢复利比亚及叙利亚秩序的企图,只会导致这两个国家的冲突升级、恐怖主义泛滥,民众被迫离乡逃往国外。

      有专家指出,欧洲非法移民问题有其历史根源,欧美国家是非洲难民流离失所的幕后推手。欧洲殖民非洲的结果,就是在非洲大陆培养了大批讲欧洲语言的非洲人。会讲法语的非洲人发现巴黎比家乡生活好得多,偷渡去欧洲是他们过上好日子的最佳捷径。前往德国的难民中有一半是来自巴尔干半岛的“经济难民”,在家乡他们根本找不到工作,生活极度贫困,年轻人没有前途,希望到德国改变命运。

      来自苏丹的亚当·巴哈尔在柏林成立了一个难民运动组织,要求欧洲国家接纳更多非洲难民,并给予他们更好的生活与教育条件。非洲今天的动乱和欧洲当年推行的殖民主义和民族分裂主义政策是分不开的。1884年欧洲列强瓜分非洲的会议就在柏林召开。

      另一方面,上世纪80年代,西方国家开始对非洲推行“民主化”政策,即要求非洲国家照搬西方民主制度,否则将拒绝对其提供经济援助。但令西方没想到的是,在民主化后的非洲,贫穷迫使更多人奔向欧洲。最近10年,打着反恐的旗号,美国及其欧洲盟友对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等国进行军事打击,结果造成大量战争难民逃往欧洲。

      体制短板 超国家政体对成员国缺少约束力

      欧洲改革中心的移民问题专家戛米诺·马丁内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最近发生在英吉利海峡海底隧道内的偷渡悲剧再次彰显了欧盟应对非法移民的失败,也充分展示了欧盟成员国在移民问题上相互推诿。首先,英国指责法国没有负起监管非法移民的责任,随后法国指责意大利和希腊放任难民在欧洲流窜,接着地中海沿岸国家,如意大利和希腊等,指责欧洲北部国家不为它们分忧解难。

      “欧盟成员国在很多泛欧洲问题上都难以团结,此次非法移民问题更是把欧盟生生撕裂。在各国相互指责之时,不知还有多少难民在茫茫地中海上垂死挣扎。地中海曾经是欧洲文明的发源地,现在却沦为非法移民的‘死亡之海’。”马丁内兹慨叹道,这些难民大都是西亚北非局势动荡的副产品,面对愈演愈烈的人道主义危机,欧洲国家还在推卸责任,美国还在袖手旁观,这对于以民主和人权卫士自称的西方国家来说无疑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英国《金融时报》评论称,地中海难民事件应该激起一场有关良心和记忆的危机。如果欧洲人不能宽宏大量地回应那些到欧洲大陆寻求救助的人们,欧洲人就不能自称为文明人。

      根据欧盟现行有关难民管理的《都柏林协定》相关规定,非法移民事务应由非法移民的第一入境国负责处理。为了改变这种不合时宜的难民政策,欧盟今年多次召开会议,协调内外政策,呼吁成员国团结一心,共同分担在解决非法移民问题上的责任。

      欧盟目前采取的对策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加强边境管控。增加境外合作行动局的预算资金,加大海上巡查力度。二是打击人口走私。动用军事力量,打击地中海的人口走私及贩运活动。三是配额安置。按成员国的人口、国内生产总值、失业率等指标确定转移安置难民配额,每接收一名难民可获得6000欧元资助。

      “上述第一项对策可称之为‘堵’,第二项称为‘推’,这都与国际人道主义原则相违背,不符合西方社会所倡导的扶危救难价值观,在落实中会遇到很大阻力。至于第三项对策,至今仍在搁浅。事实上,欧盟许多国家都需要劳动力,而且外国移民为欧洲的繁荣作出了贡献,但接纳什么样的移民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考虑,不愿承担更大责任。”马丁内兹无奈地说,随着各国政府对移民由宽容转为严控,老百姓对移民由欢迎转为排斥,非法移民问题似乎将成为欧盟无法解开的一个死结。

      为缓解难民压力的地域不平衡性,意大利内政部近日制定了各大区配额安置非法移民的政策,计划将其疏散到各地无人使用的建筑或宾馆中。此举引发意大利多地示威抗议活动,首都罗马北部示威活动引发暴力事件,导致14名警察受伤、2名示威者被逮捕。而北部城市特雷维索的示威活动,也使得百余名偷渡者被转移出城区。可是在欧盟内部难以达成一致、德法等国仍不配合难民安置的情况下,意大利也实在找不到更好的办法。

      “非法移民问题凸显了欧盟体制的短板,那就是一个超国家政体对成员国缺少约束力。”《欧盟观察家》发表评论称,“欧盟在涉及泛欧盟的议题上只是一个协调员,还不是指挥员。如果不能改变这种角色定位,在很多事务上欧盟都难有大作为。”有分析称,由于历史和地缘因素,地中海对岸大量难民涌入欧洲的脚步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但不会停止,反而有加快势头。鉴于移民问题具有长期性,欧盟的挑战并非在于边境管控,而是要以一个全面的移民政策,来应对地中海地区安全形势的变化。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跨大西洋中心”执行主任莱塞则对本报记者表示,欧盟无力独自应对非法移民,需要在应对移民问题上获得美国的协助。美国与地中海地区安全利益相关。移民危机事关欧洲的安全,作为跨大西洋合作伙伴,美国可以参与地中海上巡查搜救和打击人口走私。欧洲需要在美国的帮助下长期应对移民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