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后又一块骨牌 法国生变危及欧盟根基

希腊后又一块骨牌 法国生变危及欧盟根基

  • 作者:子衿
  • 来源:新浪财经
  • 发布日期:2015-07-29
  • 浏览数:567

      MarketWatch专栏作家德拉梅德(DARRELL DELAMAIDE)指出,法国极右翼的国民阵线和其领导人勒庞在希腊危机期间势力大张,一旦他们如民调所预测的最终上台,其与欧盟和欧元区背道而驰的价值观和政策将彻底动摇法国作为欧盟和一体化核心之一的地位,让欧洲面对难以估量的后果。

      以下即德拉梅德的评论文章全文:

      近期以来,关于欧盟处理希腊危机过程中的德法不睦,我们已经了解了很多,简而言之,柏林坚持在债务和紧缩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而巴黎则希望有一个更为灵活的安排。

      MarketWatch专栏作家马什(David Marsh)认为,两大国不和已经对未来的欧洲一体化进程形成了挑战,因为欧洲一体化原本就是这两国携手推动的历史进程。

      只是,法国近年来已经陷入了持续的政治萎靡,先后主政的都是一些无力的角色,国民更是对全体本国政治家们都不再有任何幻想。

      这种萎靡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由于法国努力想要迎合德国狭隘的经济观,满足那些已经被写入货币联盟条约的要求,以免于来自柏林的苛责,国家陷入了绵延日久的经济停滞——增长止步不前,失业率居高不下。

      法国现任总统奥朗德和他的总理瓦尔斯在选举时曾经保证,要重振经济增长,让法国再现大国风采,但他们现在却食言而肥,在行动当中试图要让法国变得更像德国。法国人对此的反应,用“失望”来形容都远远不够。

      有政治上的这种挫折感作为土壤,勒庞领导下反欧元、反欧盟的国民阵线兴起也就顺理成章了。2017年,法国将举行总统选举,而勒庞在各种民调中都以明显优势领先于其他总统大位的竞争者,地位如日中天。

      勒庞是国民阵线创始人的女儿,她本月宣布要利用12月的地方选举来测试一下自己未来当选总统的可能性,她将亲自指挥国民阵线在法国北方备受萧条折磨的北部-皮卡第大区的选战。

      这一次,法国重组之后的十三个大区的议会选举当将为外间提供更多的线索,来判断勒庞让国民阵线形象温和化,让其更容易被主流选民接受的努力取得了多大的成果。

      民调显示,她将在两轮投票当中赢得选举,而这显然将使得她将来角逐总统位置时获得非常可观的帮助。

      此外,勒庞的一个二十五岁的侄女目前是一名国民阵线的议员,在南方更加繁荣的普罗旺斯大区民调中也获得了优势。

      上个月的另外一次民调发现,每十名法国选民当中,就有九人对所有政党都印象糟糕(其中每三人有一人是“非常糟糕”)。法国人认为,这些政党都不诚实、不可靠,不能想公众之所想,既拿不出有效的解决方案,也拿不出新的理念,总之已经彻底落伍了。

      Odaxa为《巴黎人报》进行的一次调查发现,在很多人看来,国民阵线正是一个最能够急选民之所急,最能够拿出解决方案的党派。

      国民阵线过去从来不曾有机会染指政权,他们被视为政坛贱民,也正因为如此,那些落到主流政党身上的指责和羞辱也从来与他们无缘。现在,无论是现总统奥朗德中左翼的社会党,还是前总统萨科齐中右翼的共和党(不久前更名,原名人民运动联盟),都是名声扫地。

      奥朗德已经表示想要争取连任,但是他的支持率只有20%出头,这就使得他甚至都无法拿到党内提名。

      相比之下更加年轻也更有魅力的瓦尔斯在社会党的政治家当中排名也更靠前,近期一次民调更有惊人发现,卡恩居然也有不低的支持率——这位前国际货币基金总裁因为性丑闻而不得不离职,也因此断送了自己2012年参选总统的梦想。

      在中右翼,萨科齐也希望能够卷土重来,但是他首先还得过初选关。

      在关于希腊问题的马拉松峰会上,奥朗德终于姗姗来迟地对德国的强硬路线采取了对抗姿态,这或许会使得他再度成为欧洲内部制衡默克尔的因素,但是面对着他的手腕,法国选民不会再上第二次当了。

      最值得注意的是,勒庞是主张一种高度中央集权的经济政策的,具体说来就是公用事业和其他重要服务业国有化,为工业提供补贴,扩大政府规模,这些方法符合法国喜欢干预经济的传统,也使得她获得了更多人的支持,但这与欧盟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显然南辕北辙。

      这一由国民阵线策略大师菲利波特设计的,被某些人称为“国家社会主义”的政策其实也客观体现了当前很多国家的政治思潮。伴随民粹主义不满情绪的全面抬头,希腊的Syriza和西班牙的Podemos等极端政党都从中获得了好处,而法国的受益者则是国民阵线。

      事实上,《巴黎人报》的民调还发现,极左翼政党左翼阵线获得的支持也明显增加,使得这个曾经被认为已经泥足深陷的政党重新焕发出活力。

      在眼下这个时间节点,要说清楚希腊危机到底给整个欧盟造成了怎样的影响,还是极端困难的,但是无论如何,在法国这个欧盟的绝对核心,冲击已经明显地体现出来,而这对于整个大陆前途和命运的意义,要远远超过希腊本国发生的任何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