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VS意大利:政治动荡的经济代价

希腊VS意大利:政治动荡的经济代价

  • 作者:韩秉宸
  •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 发布日期:2015-07-28
  • 浏览数:570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左)意大利总理伦齐(右)

  “美国惠普集团的电脑,正装在中国中远集团的集装箱里运向(希腊)比雷埃夫斯港,使该港口再度成为东欧和地中海的货运枢纽。加拿大埃尔拉多黄金、美国华生制药、荷兰皇家菲仕兰康柏尼和中国复兴国际等国际企业,也都纷纷重回亚里士多德和帕特农的故乡。” 

  这是意大利《信使报》眼中2014年上半年的希腊。彼时,意大利刚刚从同样深陷债务危机的希腊手中接过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接力棒。而由于政治不稳 导致意大利政治经济改革始终停滞不前,而隔海相望的希腊却在坚持了4年多的改革后,不断有利好消息吸引着整个欧洲的瞩目。 

  2014年初:希腊复苏曙光闪现VS意大利仍在衰退 

  2014年初,希腊政府在支付债务利息和其他一次性开销后,较“三驾马车”(注:IMF、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设定计划提前一年实现基本预算盈余,而时任希腊总理萨马拉斯也骄傲地表示,15亿欧元的实际盈余也较3.44亿欧元的预算盈余预估 “高出了足足3倍”。自那以后,一连串希腊经济复苏的“曙光”就开始频繁闪现:工业生产持续萎缩数年后,首次实现0.5%的正增长;时隔4年重回国际金融市场融资,通过新发3年期、5年期国债募集资金45亿欧元;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纷纷上调希腊主权债务评级,第三季度取得了1.7%的同比经济增长,结束了长达6年的持续衰退……萨马拉斯当时曾自信地表态,将在年底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的救援结束的同时,提前一年结束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助,让“三驾马车”离开后的希腊实现“自给自足”。 

  反观意大利,超过2万亿欧元的公共债务总额继续攀升创历史新高,投资者信心指数持续下降,消费者信心指数创下新低,国内市场开始出现持续的通货紧缩,各机构不断下调意大利经济增长预期,就连刚刚完成的财政赤字控制目标都被认为存在“显著风险”,经合组织甚至把“G7国家中唯一衰退经济体”的帽子扣向了亚平宁半岛。媒体也在报道意大利经济继续衰退时,有意无意地加上一句“就连希腊都已经实现了经济增长”…… 

  在这样的明显的对比面前。意大利人这些一贯高傲的古罗马帝国后裔们也都发出了“向希腊学习”的口号。《信使报》就曾感叹道,“那些在希腊已经发生的(改变),恰恰是意大利也应该完成的”。而不少普通意大利人也高声呼号,意大利迫切需要像希腊一样进行进一步改革! 

  2014年底政局改朝换代,希腊、意大利剧情反转 

  但就在欧盟轮值主席国接力棒传接后不久,这两个国家的剧情就出现了大反转。
  自9月“三驾马车”对希腊银行业承压能力表示质疑,并坚决要求希腊加大养老金等公共支出的力度,终于让承受了5年紧缩之苦的希腊民众忍无可忍地“不干了”。而时任希腊议会反对派领袖的齐普拉斯更借着这阵民意的“东风”,开始不断地攻击萨马拉斯政府软弱,并给希腊人民画出一张张“大饼”,让自己的民意支持率不断飙升。对于当时的萨马拉斯而言,不期而至的希腊总统选举更好似“屋漏偏逢连夜雨”,而他选择将其提前数月进行的“豪赌”,也未能如其所愿将希腊政坛稳定下来,反倒让议会三轮投票未果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由此引发的政治动荡,不仅使 “三驾马车”和希腊政府的技术性谈判彻底陷入僵局,也让意大利人曾经羡慕不已的改革进程停滞。 

  萨马拉斯政府倒台后提前进行的希腊大选中,齐普拉斯如愿登上总理宝座。开始在众多希腊人期许的目光中,为希腊的“尊严”而与“三驾马车”开始了长达近6个月的“博弈”。在他的强烈要求下,“三驾马车”的官方称呼被“国际债权人”所取代,“希腊救援备忘录”也改名“希腊救援协议”,看似初出茅庐就打了个“漂亮的胜仗”,但这点甜头似乎也让他忘乎所以,停止私有化进程、上调最低工资标准、重新雇佣被裁公务员,这些被国际债权人视作开历史倒车的“单边行动”不断出现。但最终结果却是希腊出现债务违约,银行业因现金不足而面临崩溃,曾经拒绝紧缩的豪言,也只换回了手中更为严苛的紧缩要求。 

  而就在希腊与国际债权人不断上演这出跌宕起伏的大戏时,伦齐政府治下的意大利却不断推进着改革进程,就连最难啃的劳动法改革也顶住压力完成了,一系列改革虽未让意大利获得希腊曾经的光环,但却实实在在地让国内经济形势出现了好转,失业率持续下降、国内投资热情重燃、经济增长预期向好。无怪乎,意大利总理伦齐能扬眉吐气地说上一句:“为了对抗经济危机,我们都坚持了结构性改革,希腊为什么觉得自己可以成为例外?” 

  其实希腊刚刚发生的一切,在意大利也能找到对应版本。坚决执行紧缩改革的蒙蒂政府于2012年倒台,不愿忍受紧缩的意大利人在2013年大选里搞出的政治僵局持续数月,直到老总统纳波利塔诺“破天荒”地参选连任,指定莱塔政府组阁方才告终。而议会中各党派的博弈,又使得莱塔政府难以推进改革。伦齐突然发难让意大利总理一职在一年之内三度易手。这恰恰是导致意大利在2014年经济表现大大低于外界预期的最主要原因。但不同的是,伦齐上台后成功让意大利政坛归于稳定,并在安定的政治环境形成后不断推进改革进程。一个开倒车,一个开顺车,结果如何自然不言而喻。 

  西方人建议希腊领导人向中国取经 

  齐普拉斯自诩“欧洲秩序的改变者”,但他不断搅动的却是希腊国内的稳定和团结。到最后,他也不得不承认希腊政府过去6个月的策略是错误的,而他将对此承担一切责任。可这时的希腊,已经再没有曾经“自力更生”的底气,只能任由国际债权人牵着鼻子走。而比他更年轻的伦齐,却在不断完成自己改革计划的同时,为意大利争取到了久违的“弹性”。此间媒体分析认为,欧洲央行正在实行的量化宽松政策,其最大的受益方就是意大利和西班牙。而西班牙也在经历过紧缩后,成为欧洲经济增速的佼佼者。

  就在希腊政府同国际债权人针锋相对刚开始的时候,希腊媒体就已略带戏谑地建议左翼背景的齐普拉斯“向中国的同志们取取经”。而此时,不知他会否对中国倡导的“经济发展需要稳定政治环境”的理念有所认识,但他应该已经明白“改革是不容许开倒车的”这个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