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危机刚过 移民危机又来

希腊危机刚过 移民危机又来

  • 作者:陶凤/文 贾丛丛/制表
  • 来源:北京商报
  • 发布日期:2015-07-23
  • 浏览数:1269


    即便冒着生命危险远渡重洋,非法移民的欧洲梦仍遥不可及。债务危机阴霾未散,移民危机却更深了。近日,在布鲁塞尔召开的欧盟部长会议上,各国最终未能就如何分配意大利与希腊境内涌入的难民达成协议。此前各国同意接收的4万难民变成了3.2万,本在承诺数额之内的8000人惨遭“抛弃”,除此之外,今年以来15万非法移民的涌入已成为欧洲不可承受之重。


    地中海“重灾区”

    今年4月,地中海发生难民船沉没惨剧,近800人葬身大海。欧盟委员会过后同意,在意大利和希腊的难民中,把其中4万人转移至其他欧盟国家。欧盟领袖虽在6月峰会上同意这么做,但对如何达到这个目标存在分歧。

    “欧盟内部多国需要相互协调,这本身就是一个挑战。对于责任和义务的分配,欧洲各国相互指责。”英国政府发言人表示,他们不相信“配额制”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匈牙利、斯洛伐克等国也都称这是一个“疯狂的想法”。

    非法移民偷渡欧洲并不是一个新现象,但由于西亚、北非乱局日益恶化,这一问题显得愈发突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扈大威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外部发展差距造成的经济难民外,利比亚局势动荡、'伊斯兰国'崛起再度增加了大量战争难民的涌入。”

    欧盟边防局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全年,有超过23万非法移民偷渡至欧洲,比前一年上涨了153%。而2015年一季度,非法进入欧洲的人数与2011年西亚、北非动荡初始之年的一季度相比,更是增加了3倍之多。法国媒体今年3月初就曾警告称,新一轮的非法移民潮“恐将欧洲大陆带入'灾难性'的时期”。

    国际移民组织本月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已有大约15万非法移民和难民经由地中海进入欧洲,超过1900人命丧偷渡途中。而在一个月之前,偷渡者数量刚刚突破10万人。


    移民潮的溢出效应

    作为非法移民进入欧洲的主要“跳板”,意大利早已不堪重负。今年以来,已有5万名非法移民落脚意大利,这个数字比去年同期上升了10%。按照意大利政府的政策,这些非法移民将滞留意大利直至遣返或被安置到他国。大量非法移民滞留和涌入,这份沉重的负担不仅表现在经济和财政支出上,也体现在社会治安的隐忧和社会资源的紧张上。

    同时,自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发生后,财政疲弱的欧盟国家均面对着日益强大的排外情绪,不少国家的极右民粹主义力量纷纷崛起,反移民情绪高涨。在“欧盟国家自身面临经济低迷和高失业压力的背景下,任何政客都不会冒着失去选民支持的危险来倡议放弃移民接纳条件。” 扈大威说。

    事实上,移民的大量涌入已经在欧洲国家产生蝴蝶效应。扈大威称,欧洲向来有向外输出的传统而极其抵制外来者的进入,除了德国由于二战劳动力减损具有一定吸引外来移民的传统,其他国家均相对比较排斥,外来移民也给欧洲社会带来文化、历史、宗教、安全等领域的冲击。

    自去年以来,一些国际犯罪组织利用地区形势靠偷渡移民谋利。欧盟边防局报告显示,犯罪集团每偷渡一人收取的费用为1500欧元,偷渡者不惜以出卖劳动力甚至器官的方式获取偷渡名额。

    扈大威认为,在卡扎菲政权被打掉的同时,欧洲也丧失了挡住非法移民的“最后一道围墙”,美国和法国当初军事介入利比亚、叙利亚和伊拉克等国政局时,就应该考虑到将带来人道主义悲剧并为此准备应对之策。


    管控难题待解

    非法移民“救”与“不救”、“收”与“不收”,对欧洲来说仍是难题。有一种声音甚至认为,“更多的非法移民被救,只会让更多的人铤而走险。”这种说法被媒体指责为有悖欧盟的价值观。

    扈大威分析指出,由于申根国只可在内部实现人员自由流通,大量非法移民只能借由意大利等边境国家涌入,借道进入意大利后申请难民身份、随后转至法国、德国及北欧等国是非法移民的“最佳”选择。因此意大利一直呼吁解决移民问题是欧盟的整体问题。

    实际上,欧盟一些国家过去也采取过一些应对措施。法国和西班牙2006年与撒哈拉南部的几个西非国家签署了打击偷渡协议,希望通过跨国警方合作打击偷渡组织,从源头上遏制非法移民偷渡,在一段时期内有效降低了相关地区的非法移民数量。但这些协议重在警方合作,对海上救援并无涉及,因此在当前形势下远远不够。

    欧盟国家加大力度搜救并拦截非法移民偷渡船的行动只能是杯水车薪。从更长远来看,欧盟需要采取外交方面的努力来促进移民来源地国家的稳定和繁荣,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困扰已久的难民潮问题。

    法国移民问题专家帕特里克·魏尔说,非法移民不仅仅只是控制和管理边境这么简单,后续的经济、社会乃至反恐问题也让欧洲国家无法从容面对。非法移民涌入问题已经超越了欧洲范围,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