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聚焦:希腊银行虽重开 债务危机仍难解

聚焦:希腊银行虽重开 债务危机仍难解

  • 作者:陈占杰 刘咏秋
  • 来源:新华网
  • 发布日期:2015-07-22
  • 浏览数:759


   停业三周后,希腊银行业20日重新开门营业,但资本管制依然继续。此前一周,欧元区领导人就希腊债务问题达成协议,随后希腊及多个欧元区国家议会批准了该协议,为向希腊发放第三轮约860亿欧元救助贷款创造了条件。尽管如此,无论对希腊还是对债权人来说,解决此轮危机都仅是刚刚破题,未来一段时间面临的挑战相当艰巨。

  首先,希腊银行业自身功能并未完全恢复。这次银行重新开业,得益于欧洲央行给希腊增加9亿欧元紧急流动性援助。银行界人士承认,开业最主要的目的是提高希腊民众的士气。欧洲央行的援助资金,即使在继续实行资本管制情况下,也只够维持几个星期。

  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银行虽然开业,资本管制并未取消,作为实体经济心脏的银行业大部分功能并未恢复。即使欧洲央行继续给希腊提供紧急流动性支持,要希腊民众重拾对银行业的信心,把留存在家里的现金存回银行,也需要时间。

  在这方面,紧邻希腊并与希腊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地中海岛国塞浦路斯或可为希腊提供镜鉴。2013年3月,塞浦路斯爆发金融危机,随后成为欧元区第一个实施资本管制的国家。从实施管制到完全取消管制,塞浦路斯用了两年时间。

  其次,希腊政治和经济不确定性的阴云没有消散。在债权人的强大压力下,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接受了第三轮救助协议附加的苛刻条件。随后,希腊议会对该协议及第一批“以改革换救助”法案进行表决时,约四分之一的执政党议员拒绝支持新协议,迫使齐普拉斯进行内阁改组。

  纵览新内阁名单,入围的多是俯首帖耳的“家臣”,鲜有大刀阔斧的改革猛将。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新内阁看守色彩非常明显,很可能是齐普拉斯着眼于今年9、10月份大选的一次临时布局。这意味着,希腊很可能会在通过获取第三轮救助所需的一系列法案后再次举行大选,与之相伴的不确定性可能使希腊今年之内落实改革措施、恢复经济增长的希望化为泡影。

  第三,新救助协议难以治愈希腊几十年畸形发展落下的顽疾。在前两轮耗资2000多亿欧元的救助失败后,债权人期望第三轮救助取得成功。但希腊债务危机是几十年政治庇护主义盛行、经济结构脆弱、逃税和腐败成风等一系列复杂因素作用的结果,靠外部强加的紧缩和改革措施很难收到立竿见影的成效。

  在经济连续6年衰退、失业率逼近30%情况下,新协议规定的增加税收、削减政府开支等措施毫无疑问会受到各种形式的抵制,况且目前执政的齐普拉斯总理本人就是这些政策的坚定反对者。

  第四,债权人之间的分歧增加了第三轮救助协议的谈判难度。根据欧元区领导人13日达成的协议,希腊议会已经批准的若干改革法案只是重建债权人对希腊信任、开始第三轮救助协议谈判的先决条件,实质性谈判可能耗时数月。而在应对此轮债务危机的过程中,欧元区国家分成了以德国为首的对希强硬派和以法国为首的对希妥协派两大阵营,强硬派主张把重点放在希腊的紧缩和改革措施上,妥协派则希望更加关注希腊的经济发展。

  除此之外,欧元区国家还和作为主要债权人之一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产生分歧:前者总体上不赞成对希腊债务进行减记,后者则认为如果不进行债务重组或减记,希腊债务就无法达到可持续水平。可以想见,第三轮救助协议的谈判过程不会一帆风顺,而这种马拉松谈判每拖延一天,希腊经济就会在不确定性泥潭里多深陷一分。

  如果说此轮希腊债务危机有何积极影响,那就是希腊人彻底放弃了既留在欧元区又不进行改革的幻想,债权人则明白过去两轮救助存在重大缺陷。假如双方都从现实出发,并付出真诚的改革努力,这一轮危机对希腊和欧元区来说都可能成为重塑良性社会形态、增加竞争力的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