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当希腊浪漫遇上德国强硬毅力

当希腊浪漫遇上德国强硬毅力

  • 来源:中新社
  • 发布日期:2015-07-16
  • 浏览数:1139

台湾《中国时报》16日刊文称,在全球金融市场连映多年的希腊危机,出现重大转折。曾经坚持尊严、拒绝屈辱的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忍痛接受国际纾困的条件,避免国家资产外移与银行体系瓦解。面对这样积习已久的国家,国际债主束手无策。连IMF都拿它没辙,最多只能让步、宽限。最后,希腊却被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坚持所折服,也更对照出这两个国家的对比。

文章摘编如下:

希腊从一开始的拒绝,全民的同仇敌忾,到碍于现实不得不接受、甚至比原先的条件更严苛的方案。这出戏虽然还没全剧终,且马上就要面临希腊国会的续集演出,但开播至此,与其说是一个国家对抗一个欧洲的故事,不如说,我们见识到了两种领导人的能耐,两种国家的文化。

先从希腊说起。希腊人民的浪漫,我是亲身体悟。商家的生活与行程,跟观光客非常相近,每天午后,跟着游客一样午休许久。我曾质疑,如此悠闲的国家,怎么支应没有阳光与观光客的日子或地方。

最近出版的一本书,提供了些答案。治理不彰与文化、价值观,深深影响了它的命运,即使有这么优越的先天之赐,也无法浪掷虚日。曾是《华尔街日报》记者的James Angelos的《全面大灾祸:走过希腊新废墟》指出,在某个小岛,官方数据显示有680名盲人,但他实际查访后,却发现其中有498人视力健全。

同样的,在雅典,至少有5000名豪宅的主人,假造自己是贫民的身份。政府的支出难以控制,收入也难以掌握。希腊曾被土耳其占领,当时被视为爱国表现之一的不缴税,也沿袭成为文化之一。更糟的是,政府难以对此执行公权力。有希腊官员告诉James Angelos,如果要抓逃税或诈领福利金等行为,将有一半希腊人要入狱。

因此,在这个国家面临难关时,许多有实力的人,反而选择将资产移出,危及银行体系。爱国与团结成为有钱人的口号与弱势者的精神凭借,虽面临“羞辱”与“尊严”之战,却只能束手无策,提不出切合实际、值得信赖的解方。

面对这样积习已久的国家,国际债主束手无策。连IMF都拿它没辙,最多只能让步、宽限。最后,希腊却被德国总理梅克尔的坚持所折服,也更对照出这两个国家的对比。

德国在东西德统一后,也曾有过苦日子。他们痛定思痛,从根改革。甚至,在从前年起绵延的欧洲危机中,默克尔也比别的国家先进行了内部的撙节政策,同步发展经济,担起领头羊的角色,稳定欧洲的情势。

我在最近参访德国,发现他们的企业对于时下流行的云端、大数据、行动化以及物联网等趋势,无论是基础设施、实务运用或是趋势研发,完全不逊于美国先进业者,并且也领军了跨产业、工业端的延伸运用。

这些转变,让人看到默克尔对于正直诚信的要求与信念,面对短期表面的震荡,以及不理性的诉求时,不为所动的毅力。可以想见,她在面对希腊危机时的铿锵有力,不仅是个性与口才等个人特质使然,而是有备受认可的政治、经济实力,以及成功的经验、自信,乃至全民的支持,作为坚实的后盾。(杜英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