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危机促政治类图书销售:前财长旧作卖疯

希腊危机促政治类图书销售:前财长旧作卖疯

  • 来源:澎湃新闻
  • 发布日期:2015-07-15
  • 浏览数:681

       拥有以激进著称的英国Zed Books出版公司的Zed经济共同体最近宣称,希腊的抵制紧缩政策让读者们再次对原先处于边缘的激进政治类书籍感兴趣。希腊前财政部长雅尼斯·瓦鲁法克斯的旧作《全球弥诺陶洛斯》(The Global Minotaur)最近再版,就卖疯了。

  Zed共同体解释说,德新社7月6日刊发题为《希腊说“不”是对欧洲民粹主义势力的肯定》的文章,称希腊就债权人要求的救援条件举行公投,结果约61%的选票否决了欧盟的援助方案。欧洲的精英阶层对此嗤之以鼻,他们造成的这次债务危机对希腊的影响可以用布莱希特讽刺斯大林主义者的一首诗《方法》来形容:

  在6月17日的起义之后,

  作协的秘书在斯大林街道分发传单,

  声称:人民已经失去了对政府的信任,

  如果想要赢回信任,

  那么需要双倍的努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重新选举难道不是更简单的方式?

  Zed Books出版社早在雅尼斯·瓦鲁法克斯今年1月被任命为希腊财政部长后,就计划再版他的《全球弥诺陶洛斯》。欧盟的领导人称他的政策是“财政水刑”。但是出版社也不知道是在希腊民众对他的“财政水刑”的历史性反对之后发布此书,还是在他充满戏剧性的辞职之后发布。

  

  瓦鲁法克斯的旧作《全球弥诺陶洛斯》最近再版。

  希腊左翼激进联盟Syriza在今年1月胜选以后,人们见证了瓦鲁法克斯从一名经济学家变成国际学术会议明星的过程,《每日电讯报》把他称为“欧洲反经济紧缩政策的摇滚明星”。这个我们熟悉和钦佩的人是一个十分犀利的经济评论者,关于他和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的会晤如今也引起了争议。据媒体报道,在这次会晤中他外穿一件皮衣,内搭休闲蓝色衬衫,连领带都没有系,颇有点雅痞风格。就像保罗·马森(Paul Mason)在《全球弥诺陶洛斯》新版前言中所说的:“瓦鲁法克斯直率的谈话方式已经改变了欧元区峰会的运作方式,这种改变或许是永久性的。”

  除了本周令人不安的戏剧性转变外,最近人们对瓦鲁法克斯的旧作《全球弥诺陶洛斯》的兴趣越来越大。这本书最近的畅销给其他激进图书如何从边缘类书籍变为主流书籍提供了一个成功范例,因为关于事件的声音都是由激进左翼发出的。所以在希腊债务危机峰会前夕,雅典爆发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对紧缩性经济政策的游行示威活动,同时他们拒绝非左翼激进联盟Syriza的“圈外人”掌握政权。

  而在英文出版方面,同样激进的Pluto和Verso两家出版社,出版了这场运动的其他主要人物的书籍,比如取代瓦鲁法克斯成为希腊新任财长的欧几里德·察卡洛托斯与克里斯托斯·拉斯科斯(Christos Laskos)合著的《磨练抵抗力:希腊、欧元区和世界经济危机》(Crucible of Resistance)。这位彬彬有礼的新财长在他的这部著作中说希腊远非经济落后,而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经历了20年的新自由主义现代化。希腊总理阿莱克斯·齐普拉斯对这本书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说:“这本书对于希腊和欧元区如何能遇到债务危机进行了清晰的分析,很明白地指出危机不仅仅是因为经济方面的原因,还由于长期的地区性和社会性不公平,以及民主的缺席。更重要的是作者认为激进的左派在希腊和其他国家都可以带领大家走出危机,并告诉我们还可以为此做些什么。”

  

  希腊新任财长欧几里德·察卡洛托斯与人合著的《磨练抵抗力:希腊、欧元区和世界经济危机》。

  巴勃罗·伊格莱西亚斯(Pablo Iglesias)作为西班牙新兴左翼政党Podemos的领导人而被人们熟知,他本人寻求在11月的西班牙普选中获胜,而届时他的书的英文版将会由Verso出版社出版。他因为在电视辩论中对西班牙现状进行抨击而成为了西班牙的著名人物。在谈及他的书《应对危机的政治》(Politics in a Time of Crisis)时,他说:“我对建立一个社会公正、经济公平、新民主化的欧洲的方案给了‘三驾马车’、大公司和‘华尔街政党’狠狠一鞭,他们控制着经济,作出各种决策,还不让生活受到这些决策影响的民众参与。”

  这是被危机推到主流的新政治。拥护紧缩经济政策的政客和媒体界的捍卫者对此都感到震惊和迷惑。迅速崛起的欧洲新民粹主义者和激进的政治角色在现在的欧洲大行其道,比如苏格兰的民族党、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西班牙的Podemos、意大利的五星运动。与此同时,激进左派感兴趣的书籍和新创作也突然崛起。

  政治类书籍的出版商在网上宣传他们的书籍和作者时有一个优势,就是他们有着一个真诚的、相互支持的读者群,以及书商和作者共同组成的在线社区。他们都关心社会变革,把对这类书籍的阅读看成是推进社会变革的一个承诺。

  如果说一个光明的未来在欧洲是有可能的,那么就要感谢那些在希腊公投中投票的普通民众的勇气。而作为激进的图书出版商,他们对形势的分析、预测都可以帮助维持和发展这些变革。